天凉好秋

留不住岁月,就记录下岁月里的日子
给自己,也给愿与我分享的人
(欢迎来访,转载请告知)
个人资料
正文

看《壮志凌云》,走出萎靡

(2022-09-03 19:11:56) 下一个

当年的大帅哥,如今的帅大叔汤姆.克鲁斯领衔制作并主演的《壮志凌云》,各大媒体一直在宣传。我一向拒绝追星,不过看到它票房超过14亿美元,成为2022年票房最高的电影;网评高达4.8,几近满分,一向刁钻不客气的北美观众和影评人能统一给出这么高的分数,光凭阿汤大叔的帅应该是不够的;最近看菲儿和城里的好几位博主也都写文章称赞,我于是终于忍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周五下班后鼓动LG一起走路去电影院看个究竟。

电影院离家步行30分钟,正好是徒步锻炼的最佳距离,就当健身了,这是我能说服LG的一个理由。疫情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去影院看电影,卖票改成了一排机器,只有一个小姑娘在旁边帮忙。我都忘了自己还有影院的点数卡,没有带,小姑娘连说可惜。

AVX的放映厅里一共20几位观众,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族裔,都选择坐在最后几排。这部电影已经放映了好几周接近尾声,加上疫情还没有过去,又是周五工作了一星期,很多人都不愿意来电影院,能见到这么多人已经是超出我的预料了。

电影一开始就是一大段阿汤大叔耍酷的镜头,激情,速度,让人过足眼瘾,但却让我有点怀疑电影的偶像剧俗套。不过我的这个想法很快就被证明是一种无端的偏见,耍帅和质量是完全不矛盾的。电影线索清晰,节奏一环套一环,画面剪辑,技术特效,视觉冲击力都处理得恰到好处,两个小时一气呵成,让人的心脏和肾上腺素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没有一秒钟走神的机会。

看完我和LG禁不住异口同声,“应该带儿子来看就好了!“ 这绝对是一部值得到电影院观看的电影,相信它将被列为电影史的又一部经典。

从电影院出来,月亮已经升到树尖。回家的路要过好几个高速路口,车嗖嗖地飞过,我看《壮志凌云》的热血沸腾还没有过,感觉脚下生风,健步如飞。跟LG笑说这种神奇的感受,他也笑。看来人还是要定期打打鸡血的。这正是英雄偶像剧永远都有市场的原因。

回来又禁不住打开电脑做了些功课,和阿汤叔一起配戏的女演员Jennifer Connelly原来竟是当年《美国往事》里那个跳舞被男主人公Noodle偷窥后一生都难以忘怀的美丽少女Deborah。看到这些50,60岁的明星们状态还保持得这么好,对于人到中年的我总是一种莫大的激励。

说来好笑,若不是看《壮志凌云》,我这周原本是计划写写“萎靡”这个刚好相反的话题的。是因为最近刚看了一位叫做Adam Grant的美国心理学家提出的一个概念languishing,翻译成汉语就是萎靡, 描述疫情给很多人带来的心理影响,觉得非常有感触。

看看你是不是也有Adam描述的这种languishing的感觉: “这并不是倦怠——我们还有精力。这也不是抑郁——我们没有感到绝望。我们只是感到有些无趣、没有目标。这种现象有一个名字:萎靡(languishing)。萎靡是一种停滞和空虚的感觉。就像浑浑噩噩地度过每一天,透过雾蒙蒙的挡风玻璃看着自己的生活。“

当时作者把它称为是2021年的主导情绪,其实如今走到2022年,这种情绪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在越来越严重地困扰着很多人。

Adam提出对于这种萎靡的情绪,首先是要认识到它的存在,然后是找到一种叫做“心流”(flow)的解药。心流是沉浸在有意义的挑战或短暂联系中的一种难以解释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们对时间、地点和自我的感觉会消失,比如看一部吸引人的电影或电视剧,读一本好书,做一些刺激的运动,如摩托车,赛车,卡丁车也行,或者培养一种爱好,如画画,健身,弹琴,园艺,都能产生一种心流的感觉, 让你完全沉浸之中,暂时忘却了周围的一切。

突然意识到《壮志凌云》这部电影之所以如此受欢迎,不正是满足了心流所需要的所有条件,能够把观众从萎靡的状态中暂时释放出来,给他们渴盼已久的阳光和力量。

把Adam的文章和Ted Talk贴在这里给感兴趣的朋友。

过去的一年,你“萎靡”了吗?

英文版:https://www.nytimes.com/2021/04/19/well/mind/covid-mental-health-languishing.html

一开始,我没有意识到这个我们共有的症状。朋友们说自己很难集中注意力。同事们说即使疫苗即将问世,他们对2021年也没多少期待。有一位家人虽然对《国家宝藏》(National Treasure)了如指掌,但还是再次熬夜观看这部电影。我早上6点醒来,不是马上起床,而是躺在床上玩填字游戏直到7点。

这并不是倦怠——我们还有精力。这也不是抑郁——我们没有感到绝望。我们只是感到有些无趣、没有目标。这种现象有一个名字:萎靡 (languishing)。

萎靡是一种停滞和空虚的感觉。就像浑浑噩噩地度过每一天,透过雾蒙蒙的挡风玻璃看着自己的生活。这可能是2021年的主导情绪。

随着科学家和医生努力治疗和治愈新冠带来的徘徊不去的身体症状,许多人正在与疫情相关的徘徊不去的情感问题做斗争。随着去年强烈的恐惧与悲伤渐渐消退,这样的情感问题令我们当中的一些人猝不及防。

在疫情早期那些不确定的日子里,很可能你大脑的威胁检测系统——它被称为杏仁体——处于战斗或逃跑的高度戒备状态。当你了解到口罩有助于保护我们——但擦拭物品外包装并不能——你可能会养成一些习惯来缓解恐惧感。但这场疫情拖了很长时间,严重的痛苦状态让位于慢性的萎靡状态。

在心理学中,我们认为心理健康是一个从抑郁到心盛(flourishing)的光谱。心盛是幸福的顶峰:你有一种强烈的意义感和掌控感,觉得自己对他人非常重要。而抑郁是病态的谷底:你感到沮丧、精疲力竭、毫无价值。

萎靡感是心理健康中被忽视的中间地带。它介于抑郁和蓬勃之间的空隙——缺乏幸福感。你没有精神疾病的症状,但你也不是精神健康时该有的样子。你的能力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萎靡会削弱你的动力,扰乱你的注意力,并使你减少工作的可能增加两倍。它似乎比重度抑郁症更常见——在某些方面,它可能是精神疾病更大的风险因素。

这个术语是由社会学家科里·凯斯创造的,他惊讶地发现,许多没有抑郁的人也没有心盛。他的研究表明,在未来十年中,最有可能患上严重抑郁和焦虑障碍的并不是现在表现出这些症状的人,而是现在那些正在苦苦挣扎的人。来自意大利疫情卫生保健工作者的新证据表明,2020年春季处于萎靡状态的人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可能性是同龄人的三倍。

处于萎靡状态的部分危险在于,人们可能不会注意到对愉悦的迟钝或驱动力的减弱,不会发现自己正在慢慢陷入孤独;人们对自己的心灰意冷无动于衷。人们看不到自己的痛苦时,就不会寻求帮助,甚至不会采取多少自助行动。

即使你没有感到萎靡,你可能也认识有这种感觉的人。更好地了解萎靡能有助于你帮助他们。

人们正在感受的东西有个名字

心理学家发现,应对情绪问题的最佳策略之一是为其命名。2020年春,在疫情的剧烈痛苦中,《哈佛商业评论》有史以来发表的最热门文章是一篇将我们共同的不适感描述为悲伤的文章。在哀悼失去所爱之人的同时,我们也在哀悼常态的丧失。“悲伤”这个词给了我们一个熟悉的词汇,让我们理解那些不曾熟悉的经历。虽然我们以前没有经历过大流行,但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经历过失去。这个词帮助我们把自己过去快速恢复的能力凝结为经验,让我们对自己有能力面对当前的逆境获得信心。

让人萎靡的原因以及如何将其治愈,我们仍有很多要学的东西,但给它起个名字可能是第一步。起名字有助于我们消除认识上的模糊,让我们对了解一种曾经模糊的经历有一个更清晰的窗口。起名字能提醒我们,不只是你一人有这种感觉,萎靡是一种常见的、很多人都有的感觉。

这个名字还让我们对别人问起“你好吗”时,有一个可被社会接受的回答。

与其回答“很好”或“还好”,想像一下如果我们回答“老实说,我有点萎靡”会怎样吧。这会给有毒的乐观以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陪衬,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乐观是一种典型的美式压力。

词汇库里添加了“萎靡”一词后,你会开始注意到它无处不在。午后的短暂散步让你感到沮丧时,那是萎靡。在你问孩子们网课上得怎么样后,你能从他们回答的声音中听到萎靡。《辛普森一家》中的角色每次说表示没兴趣或无聊的“Meh”时,也能听到萎靡。

2020年夏,记者达芙妮·李发了一个关于“报复性熬夜”的推文,这个中文说法被翻译成revenge bedtime procrastination。李把这个说法描述为夜里不睡觉,以重获我们在白天失去的自由。我开始想,这个说法与其说是对失去控制的报复,不如说是对萎靡的无声反抗。它是在阴郁的一天寻找幸福,在孤独的一周寻找联系,或在永无休止的疫情中寻找意义。

萎靡的解药

我们对萎靡能做些什么呢?一个叫“心流”(flow)的概念可能是萎靡的解药。心流是沉浸在有意义的挑战或短暂联系中的一种难以解释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们对时间、地点和自我的感觉会消失。在新冠病毒疫情早期,对健康存在感最好的预测不是乐观或正念,而是心流。那些更多地沉浸在他们所做之事的人设法避免了萎靡,保持了他们在疫情前的快乐感。

起床后的文字游戏让我进入心流状态。把一整部电视剧在网飞上连夜看完有时也有这种效果——它把你带入一个故事,让你觉得与剧中的角色有关系,对他们的福祉感兴趣。

虽然找到新挑战、令人愉快的新经历,以及有意义的工作是治疗萎靡的可能方法,但当人无法集中注意力时,就很难找到心流状态。早在新冠病毒疫情之前,这个问题就已经存在了,那时,人们曾习惯性地每天查看74次电子邮件,每10分钟就换件事做。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中的许多人也一直受困于家里的孩子、世界各地的同事,以及老板日夜不停的打扰。对这一切也只能说Meh了。

分散的注意力是密切关系和卓越的敌人。在一百个人中,只有两三人能同时做开车和记住信息这两项任务,而不影响他们在其中一项上的表现,或让他们两项都干不好。计算机也许能做并行处理,但人类更适合于串行处理。

给自己一些不受打扰的时间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设定界限。几年前,一家位于印度的《财富》500强软件公司测试了一项简单的政策:每周二、周四和周五午前不打扰员工。工程师们自行管理这个界限时,他们中的47%有高于平均水平的生产率。公司将安静时间作为正式政策后,65%的员工实现了高于平均水平的生产率。完成更多的工作不仅有利于工作表现,我们现在知道,日常的快乐和动力中最重要的因素是进步感。

我不认为周二、周四和周五午前的时间有什么神奇之处。这个简单想法教给我们的是,要把不被打断的时间块当作财富来守护。这样做能消除没完没了的干扰,让我们有聚精会神的自由。我们能在吸引自己全部注意力的经历中找到安慰。

集中在一个小目标上

新冠病毒疫情是一个巨大损失。为了克服萎靡,人们可以试着从一些小收获开始,比如读一部侦探小说时找到凶手,或者玩七个字母单词填字游戏时的兴奋。通往心流的最清晰路径之一是一件刚好能应对的难事,一个让你伸展能力、增强决心的挑战。这意味着把每天的时间分配到集中精力解决一个对你来说重要的挑战上:一个有意思的项目,一个重要的目标,一次有意义的谈话。有时候,这只需要你向重新找回几个月来失去的精力和热情迈出一小步。

萎靡不仅是我们脑子里的问题,也是我们所处环境的问题。只治疗个体不能让病态的文化康复。我们仍生活在一个身体上的健康挑战属于正常,但心理上的健康挑战让人耻辱的世界里。随着我们进入新冠疫情后的新现实,是时候重新思考我们对心理健康和愉快存在的理解了。“不抑郁”并不意味着人们不在挣扎。“不倦怠”并不意味着人们对工作兴奋不已。通过承认我们中的许多人感到萎靡,我们可以开始让静静的绝望得以表露,为走出心理学上的空白指明道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问候老皮卡!看网上有人评论这部片子old school,但还是给了5分。看来这种传统正能量的英雄偶像剧还是不会过时的。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我和太太也是刚看完此片,尽管是在电视上看,远不如你们在电影院看那么震撼,但还是非常享受。非常赞同“把观众从萎靡的状态中暂时释放出来,给他们渴盼已久的阳光和力量。”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暖冬长周末快乐!谢谢喜欢这一篇。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沙发!好秋这篇从介绍新电影开始,接着谈各种心理上的不适,洋洋洒洒,都是现实生活中常常遇见的。谢谢介绍了这部新电影,让我们都能积极健康地生活! 好秋九月快乐!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早!我也是才知道看剧还有这个疗效。写博也可以的:)忘了加上这条。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独特视角的影评,谢谢科普languishing,学习了如何“从萎靡的状态中暂时释放出来,给他们渴盼已久的阳光和力量。”不知道看电视剧还有这个振奋的作用呢。:)谢谢好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