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erWho

生旦净丑 演绎人生戏台
正文

天空一朵不飘的云

(2020-07-22 14:02:36) 下一个

加州居家令颁布,他的公司内部发函,给愿意上班的加薪10%,不愿意上班的作无薪度假处理,暂施行两个月。他年轻,需要钱,选择上班。

他住洛杉矶郊外,公司位于西区,平时的车程至少35分钟。即便现在车流量急剧减少,堵车的概率大大下降,他决定搬到公司附近。他的一位同事住西区高端公寓,两室一厅,愿意让出一小间,租金优惠,他二话不说接受。公司给他住房补贴。左右一算,几乎不用多花钱,一举住进豪华地段,上班靠步行,个中美滋味,够他品的。

住上一段时间,他有些不适。

同事是个白人帅哥,三十出头,单身,颇受女性青睐。疫情之下,他居然带女性过夜,而且是不同女性。他们搞事不关紧门,声音传来,他听也不行不听也不行。他一热血青年,同事那么折腾,给他不小的刺激。

他强忍数天,终于跟同事挑明,他说有点担心,为他们,为他自己。同事很是理解,说早就想断,女朋友们不答应。同事说,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女性的胆子大起来吓人,当真把日子当末日过。不过,她们是老相识,彼此信任。我不爱带她们进屋,以前都在外头。现在,你知道……

作为补偿,同事表示再压低他的租金分摊。他只好说没关系,听床有助睡眠。同事出主意,要不要你自己找一个,网上交友热火得很。

他一笑了之。他自己的女朋友,交往四年,二月以分手而告终,心中的隐痛还在。

公司有个出差机会。客户在堪萨斯城,网上沟通多次,问题得不到解决,那边担心洛杉矶的疫情,公司只能派人过去。顶头上司问过一轮,谁愿意去?无人接话。上司无奈地说,如果我还单身,不会为难你们,当然我去。都不去,公司损失大,在座各位恐怕得另谋出路。

他举手说,我去吧。

一向车水马龙的洛杉矶机场变成被遗忘的遥远村落,半天才见着一辆车。上司送他。他下车后,上司说,兄弟,多保重,这边的活儿少不了你。

他搭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航班,波音机型,可载一百多号人。他从前舱登机,步入过道,一眼望去,只有一位老年乘客。舱尾站了两位空服,全套保护装置。是不是对他微笑,他看不清楚。

他的座位,就在那位老年乘客前一排。老人带了口罩,对他投以不欢迎的目光。他停住脚步。一位空服走过来,说,先生,随便坐,包括前面的商务舱。他退后几步,再退后几步,挑一个舱中间座位,将行李装好,带上耳机,不喝水不吃饭,准备熬到目的地。

飞机起飞后,他数了一下,全部乘客只有七个,恐怕少于空服加飞行员的人数。空服全程不提供水不提供食物,等同零服务,他无从近距离见识她们的尊容。

第三天下午,他返回洛杉矶,同是阿拉斯加航空,同一机型。这一程,乘客数量有所增加,不到三十人,基本上一排坐一位。

抵达洛杉矶机场,他等着上司来接。身边传来高跟鞋的笃笃笃声,两个穿深蓝制服的空服托着拉杆箱昂然行走着。其中一位戴浅蓝口罩,栗色卷发,大眼睛,冲他一笑。他报以微笑,心想,谁说空服冷若冰霜?

她说,又见到你了。

见他摸不着头脑,她说,上次去堪萨斯城,你找座位,我……

哦,哦,他说着。你们全身披挂,我认不出来。

她问,等人接?

对。你自己回去?

不,等我妈妈接。

哦,你也住洛杉矶?

她说,是。

他们保持一段距离,聊了十来分钟。他得知,她是俄国移民后代,做空服六年,在洛杉矶住了二十年。她得知,他是华裔,从小随父母移民,大学毕业后回到洛杉矶。

他的上司到了,等在马路边。他说,我先走。你多保重。

快到自动门,他折转身,小跑回来,问,我们以后可以再联系吗?

她想了想,说,可以。你的手机号码是?

他报了号码。手机响起。他看了好几眼号码,生怕一下子消失,冲她打出OK的手势,说,我会找你。

第二天,他打过去,接通手机视频,一聊就是两小时。下面一个星期,他们一共聊了三次,次次意犹未尽,期待着下次。他心里说,这不就是交友吗?我怎么这么幸运?

她当空服已经六年,妈妈做了二十年。空服们在脸书上建群,交流信息和感受,抱怨保护用品不够,分享该自带什么食物,以防哪一天空港全部关闭,找不着吃饭的地方。大家都害怕,因为全美加起来已经有一百五十多位空服感染,两位六十多岁的空叔去世。一位躺在医院的前辈呼吁:忘掉账单,忘掉房贷,呆---家---里。

很多空服用无薪假,她自觉年轻健康无拖累,顶了不少班。四月的一个晚上,她一人独住空荡荡的酒店,猛然惊醒,觉得哪天会出事,出大事,自问值不值得,该不该停止。

他说,我也有同样的惊醒。

她说,可是,我想,空服本来就是高风险。以前,每次飞机起飞,我暗自祈祷,保佑我活着降落。我还有很长的路,还有很多梦想。将来不飞了,我想开一家拍私房照结婚照的工作室。为了实现那个梦想,我需要积蓄,大量积蓄,需要上班。

他说,会有那一天,希望很快。

她说,现在飞行并不都是负面情绪。飞机升空,即使在洛杉矶,我发现,空气更清晰,海洋更蓝,草地更绿,感觉心灵被净化。大自然多么美好,没有理由不享受每一天每一刻。

他上她的网页,浏览她推出的照片,真有专业水准,将来走摄影的路不是痴想。

一次,他终于问了一个萦绕在心的问题:你左手带的戒指,是不是“承诺戒”?

她张开手掌,舒动那颗手指,说,对。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他说,第一次视频。

她笑了,说,你很有观察力。我说活很少打手势,我尽量不让人看到。

他问,为什么?

她说,怕吓退男人呗。

她笑着。迷人的笑。

她说,既然你指出来,想知道详情吗?

当然想知道。

她说,这是我向上帝和自己作的承诺:把自己身心尽可能多的部分,保留给那个珍视我,珍惜的时间长过一个晚上的人。我毫不怀疑,上帝会给我一样美好的东西,我能做的,是保持耐心,找到那个像我一样有耐心的人。

他为之深深感动。他没追问,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违背过?会不会为遇上对的人而破例?

他不能问,认为那是对她的冒犯。他说,我完全理解。这样的女人存在,欣赏的的男人也存在。

他们之间擦出火花,火花一跳一跳,火势看涨。

一段时间。她失联了。他不停发短信。一个星期后,他收到回复:我感染了,正在南加大医院住院。

他的心剧烈跳动,问,医院允许探访吗?

她说,不行。从住院那天起,我没见过我妈妈。我会好起来的。

他的眼泪夺眶而出,手哆嗦着打出:你会好起来!一定!!!!!!

他倾心等待。等待中,他习惯抬头望天。住在洛杉矶地区,不论日夜,空中总能看到几架数架飞机,起飞的,降落的,排队等候地面指令的,构成天空一道不变的风景。

这下,他极目仰望,找不着一架飞机,唯见一朵长长的白云,涂染蓝天,静静地,一动不动。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God bless them.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Just saw your short story. Wish this is a true story and that they would finally be together!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愿这位美丽的空姐康复,找到一位长长久久爱她的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