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erWho

生旦净丑 演绎人生戏台
正文

微笑归位

(2020-07-15 14:01:59) 下一个

他是办离婚的律师。

法学院毕业,他找的第一份法务工作,协助的老板经办离婚,从她那儿获益良多。律师这行业,经验值钱。他单飞时,权衡再三锁定离婚。他听过很多有关离婚律师的故事:精神压力大,患抑郁症的比例高。他的想法是,哪一个收入体面的行当压力不大?

他做得不错,助家人过上妥妥的小康日子。长期面对被负面情绪煎熬的客户,见证着昨日的恋人蜕变成今日的仇敌,深窥着人性中难以扑灭的恶意,他的个性不知不觉间发生蜕变,向他服务的对象们靠拢。回家后,沉默多了,笑容少了。他的妻子拉他的脸皮,说,你的笑纹跑哪儿去了?还给我!

他怂起眉毛,不作表态,仿佛妻子说的是别人。

这天,他呆在办公室,要接待两位客户。

疫情开始,整个办公楼空掉一大半,停车场可以随意挑选泊位。楼面的五位秘书被清退四位,留下的那位藏在高高的接待柜台下,偶尔露出被大口罩遮得严严实实的脸。

先安排的客户叫辛迪,她是提出离婚方,有关文件都做好,就等程序走完。她不必来办公室,电话沟通也就几句话的功夫。她爱来,来了就是对丈夫的攻击。

她推开门,随手关上,一屁股坐到他对面。一如往常,她穿着清凉,稍一俯身,胸前春光四射。一如往常,客套几句后,他站起来,又把门拉开。凡是见女客户,他一概敞开办公室的门。

辛迪将口罩下拉少许,老调重弹说,我们的谈话保密,开门干什么?

他说,没人听得见,放心。我能帮你做什么?

她忙着调整口罩,嘟哝道,怎么搞的,一直带得好好的,到你这儿就不行。什么口罩?哪造的?一定是大陆。

她带特制口罩,印有薄荷绿图案,跟她的裙装挺搭。她玩的是老把戏,让他的注意力放在她本人身上,案件退居次席。他昨夜没睡好,藏在口罩下的眼睛茫然无神。他压制气恼,说,我们不说口罩,说你的案件。我能为你做什么?

她说,你老这样,直奔主题。好,就说我的案件。不过,就算我说别的,你担心什么,会失去什么?听好,我,一个可怜的女人,敞开胸襟对你讲讲自己的不幸,我可是付费的,你有什么好抱怨?天下哪有这么好的工作?

他不情愿也得听,听她对丈夫(即将变成前夫)的又一波口头攻击。他只能看见她的双眼。曾经美丽过的双眼。岁月流逝,家道变故,加上疫情突袭,那双眼承载着不可承受的压迫。她是被抛弃的女人。她的丈夫外遇,外遇对象是年轻得多的秘鲁姑娘。接她的案子,他处理不慎,不适当地表示过多的同情,由此招来她不休止的述说。

越过她的头顶,他看着挂在墙上的几份证书,他的律师执照,他的法学院毕业证,他在其他法学院读专门课程的证书。那些证书,记载着他的成就,让他自豪过好一阵子。现在,他无感。那些证书,给他带来就是闷坐一头,听着一个个幽怨的篇章,在一个看不见结尾的疫情之中。

辛迪说完,不忘记说谢谢你,谢谢你的耐心。她站起身,整理好衣装,优雅转身,再次带上门,给他留下清瘦的背影和久久不散的香水气味。

他摘下口罩,按摩脸蛋,按摩眉峰,按不掉心中的郁闷。

下一位客户,瑞克,中年,也是外遇 ,妻子提出离婚。

同样是离婚案,辛迪算原告,瑞克算被告,他是两起案件的律师。套用大陆一句流行语,他吃完原告吃被告。不无道理。

瑞克新理了发,剃得不能再短。他带了起步级的口罩,鼻梁处没捏牢,给人随时要滑落的感觉。

他问,哪儿剃的头?理发店不是都关了吗?

瑞克说,我自有办法。活人哪能叫尿憋死?你要不要我介绍?

他说,目前不需要。

瑞克拉开椅子,让自己的一双长腿顺畅地抖动开来。

他不算富人,财产倒是一下讲不清楚,或者说,他不想一下讲清楚,今天想到一件,明天想到一件。中心思想,离婚分割财富,哪些可以隐瞒,哪些可以不计。他不太骂老婆,只怪她冲动,交了脑子罐水的朋友。

瑞克昨晚又想起一件财产,特来讨教。他帮瑞克分析,那是婚前财产,产生在海外,美国的家庭法鞭长莫及。瑞克来了精神,又炫耀起泡妞经。他自称老司机,阅女无数,从未翻过车,直到最近。他的理论是,男人嘛,没本钱的想也没用,有本钱的就得用足。人生一场,只跟一个女人,活什么劲?

他不想再听,严肃地说,下面还有客户,我们今天就到这儿吧。

瑞克懒得起身,抓过办公桌上的笔架,拿几只笔当道具,开讲复杂的阅女史。

他问瑞克,为什么给我讲这些?

瑞克说,TMD的瘟疫,我的损失太大了。我呢,说不上哪天死翘翘。这样下去,我空有十八般武艺,施展不开,你说可惜不可惜?

男人到瑞克这么自恋自大的份上,接近可爱,不容易,听听何妨?瑞克扯上瘟疫。谁的心里不在某个地方堵得慌?

瑞克娓娓道来,几支笔帮上了忙,移来移去,把历史和人物梳理清晰。是不是真实,是不是吹嘘,他不在意。作为听众,他听到了为色甘愿赴汤蹈火,听到了对瘟疫的恐惧而产生的求生欲望。

瑞克讲完了,收起长腿,抹几把寸头,说,感觉好多了。你是律师,我讲什么都要保密,是不是?

他点头。

瑞克说,恕我直言,你的状态不好喔,我不记得见你笑过。老哥,时局不好,不要想不开。

他摘下口罩,颓然瘫坐。

手机铃响。是一家全国口腔治疗连锁公司打来的。他的校友在那儿当律师,前后十年,因随夫迁往科罗拉多,让他试试填补,她一定从旁好话说尽。他答应下来,面试了两轮。他不相信自己会被录用,更不会在疫情期间被录用。

公司通知他,他被正式录用,下月十五号开始如何?

那是全新的领域,薪水比自己干低20% 以上。福利不坏,公司包他和家人一生的口腔护理。公司的营销口号是:给我们一次机会,就一次,我们将使你笑口常开,没有自卑。

他收起手机,倚着办公室的门,微笑着。久未微笑,那儿的肌肉不太给力,有点僵硬。所幸,他的牙口尚好,从来没有自卑。

世界就此改变了吗?没有。他自己,获得了改变的机会,够了。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原来不是系列,是一个主题,独立成篇。祝贺这位离婚律师终于脱离苦海,挽救了自己,挽救了婚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