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如海

那一刻,花开如海。
正文

你们穿越了?

(2020-08-03 12:42:31) 下一个

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

呵呵。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大师们,你们是穿越了吗??

不知道诸位读到这三句诗词,是个什么感受? 我只觉得三位大师穿越了[呲牙]

第一句来自李清照女士。无意思,没心情。这大白话,跟今天的我们说的一般无二。这首词与另一位大师欧阳修先生有关。欧阳先生的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 流传甚广,到南宋后依然有影响力。(后世很多人都喜欢这句庭院深深深几许,仿诗无数。) 清照女士于是借用了这句词。此时的清照,已经完全没有年轻时的豪情万丈,指点江山,如今女神也老了,你们年轻人去玩吧,快乐是你们的。曾经年轻时最感兴趣的试灯和踏雪,到如今也已无意思,没心情。南渡以后,清照女士的词风由原来的清新俊逸,变为苍凉沉郁,多愁善感。

第二句呵呵,来自东坡先生。如今这呵呵常年活跃于网络时代的聊天记录里。呵呵,代表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可以轻度好笑,也可以表示无奈,无聊,轻蔑,嘲讽或无所谓...我很少用呵呵,因为它可能会产生歧义而误伤朋友... 直到我发现了东坡先生,一位在诗词中多次用到呵呵,一位喜欢呵呵,一位可以在呵呵之间看透生命本质的人。

作为书法四大家之一的东坡先生,有时也很调皮。他和同时代的米芾先生惺惺相惜,当然,也常互开玩笑。

示及数诗,皆超然奇逸,笔迹称是,置之怀袖,不能释手。异日为宝,今未尔者,特以
公在尔。呵呵。

翻译过来就是说,米老弟,你的诗都写得特棒, 如果放在将来,那一定是洛阳纸贵,宝贝得很。之所以现在没人在乎,没人欣赏,没人看重,就是因为你还活着。呵呵。[呲牙]
Excuse me, 呵呵,意味深长啊。当时的米芾还没成名,东坡先生却已慧眼识珠,这句呵呵,含着赞许,米芾一定很受用。

第三句来自晚唐词人李商隐,他是我最喜欢的唐代诗人之一。义山先生不总是晦涩难懂,这句诗中的世界,微尘二词,总让我出戏,现代感太强了,有木有啊,有木有? 李先生有悲天悯人的大情怀,无论是爱与哀愁,孤独与生老病死,他都写到极致。

人生一言难尽。因为每个人都是生命的体验者,我们才有对于生命的发言权。而也正因为我们只是经历者,我们不能对人生做出公论式的认定,只能将自己生命中一时一刻的感觉拼凑起来,让人生在光阴的轴线上流淌。

古人的生命感知便是如此。他们不会去定义人生究竟是什么,而是会以绘声绘色的笔法,将个体的生命感知真真切切地呈现出来。文学与人生息息相关, 密不可分。由于人生的面向相当多元,文学所呈现的人生内涵也非常的丰富。尽管今天已经进入了以互联网为标志的高科技时代,但唐诗宋词中所蕴含的那些古老的文化信息和感情因子,却仍能在当代读者心中“复活”,它们时不时地撞击人们的心灵,涤荡人的精神。由此看来 ,唐诗宋词就像一曲清溪浅流那样,紧紧地伴随着后世读者的漫长人生,既用似水的柔情沾溉他们的心田,又在需要的时候帮我们洗涤心头的烦恼。

有一句网络流行句子: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原来是化用东坡先生的名句: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 此心安处是吾乡。

无论是无意思没心情的清照女士,还是善于呵呵的东坡先生,抑或是在世界微尘中不惧爱恨的义山先生,他们虽与我们相隔千年,却也如朋友一般,与我们歌哭在一起,笑与泪交织在一起。岁月流逝,世事变迁,人类的情怀,人性并没有变。就如他们说: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而我们说: 

从童年起,
我便独自一人,

照顾,
历代的星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