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如海

那一刻,花开如海。
正文

又是一年劳动节

(2019-09-23 12:25:16) 下一个

又是一年劳动节

一年一度的美国劳动节又来到了。每到一年的这个时候,就会想起我们一家的经历。我们这个小家庭,其实也是千千万万个从中国移民到美国,从头做起,自强不息的中国家庭的一个缩影。我们所经历的,不管是我们应该承受的,还是命运强加给我们的,都并非个例,大家都有个共同的名字: 第一代中国移民。就像BEYOND歌中唱到: 

只有你能理解我的忧,
让我紧紧握住你的手。
我们曾经一样地流浪,
一样幻想美好时光,
一样地感到,
流水年长......

写到这里,有点泪眼婆娑,我最喜爱的BEYOND乐队,也早已因为黄家驹的去世而解散多年。代表着时代的批判精神的BEYOND从此成人间绝响。

19年前的今天,先生在经历近十次的J1签证被拒签之后,终于他的加拿大老板给他改换了H1签证。在2000年的九月一日,先生告别只有两岁十个月大的大儿子点点和还在中学教书的我,先行赴美。一个多月后的十月十三日,我抱着点点,由底特律转机,飞往克利弗兰。

在夕阳的余晖中,先生由他的同事JEFF带着开车来机场接我们母子。我们的第一站是OHIO的AKRON。AKRON大学虽然名不见经传,它的polymer science and polymer engineer 这两个专业却是全美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是UMASS )。 我们在那里生活了三年多,我也在那里获得了教育学硕士学位。不幸的是我们申请绿卡的时候,经历了与众不同的不顺利,先生没有经验, 请的德国后裔的律师极不得力,结果就是我们申请被拒, APPEAL又被拒...清楚地记得收到移民局的拒绝信时,正赶上中国春节。先生没有抱怨,也没有自暴自弃,照样神情正常与往常一样去上班了。不过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MOVE ON, 再找新的机遇了。

机会终于来了,2003年的圣诞节,先生找到了EMORY大学化学系的博士后工作,于是我们全家在寒冬腊月里,开车来到亚特兰大。亚特兰大果然是个福地,我们初来乍到,许许多多的当地中国人帮助了我们,从租房子到孩子上学,善良好心的中国人时时让我们感到温暖。

弹指一挥间,19年过去了。我们一家也在亚特兰大安了家。先生历经两次改行,现在已凭自己的勤劳双手和智慧,拥有了很多房地产,保险生意也越做越好。大儿子点点顺利考入EMORY, 今年已经临近毕业。小弟弟天天茁壮成长,有了比哥哥更多的机会。我的故事一言难尽。唯一想说的是感谢。感谢生活,感谢我工作过的实验室和现在正在工作的实验室的所有中国人。谢谢陈老师,张老师,孙老师,以及那些可爱又可敬的同事们,朋友们!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们已飞过。我们用尽力气认真地飞,努力地飞,为生活,为未来而飞,不管是顺风还是逆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