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如海

那一刻,花开如海。
正文

你在风城还好吗?

(2017-02-26 08:26:53) 下一个

你在风城还好吗?
W,
你在风城还好吗?转眼间你离开E大学, 离开ATLANTA, 离开朋友们,已经三年。这三年中,我常常想起我们曾经一起工作学习的时光。

记得你曾说过:你是我到E大学来第一个对我微笑的中国人。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相信你说得是真心的。 E大学的医学院的每一间实验室,只要你敲敲门,都会看到中国人忙碌的身影。ATLANTA是大城市,可是有名的大学并不多,有生物实验室的大学就集中在E大学和G大学了。正是因为中国人太多,大家并不十分珍惜,甚至因为有竞争关系,不打招呼的中国人很多,完全可以理解。而我,因为做过10多年的教师,对人微笑,与人交谈已经成为习惯。电梯前的一次微笑和随后的交谈,使我们成了朋友。后来才知道,你的儿子和我儿子是同一年级, 而你的女儿和我的小儿子也是同龄。我因为是转行进的实验室,所以所有的生物学知识都是高中的基础,而我有什么问题,首先想到要请教的就是你。而你总是不厌其烦,帮我TROUBLE SHOOTING,把你的TIPS告诉我。真的不是每个人都会那么做的。我一直心存感激。


后来了解得多了,才知道关于你的很多事情。我得承认,你是一个传奇-至少不是普通人。你在来美国之前曾在法国两年,你的科研做得很好,曾在BLOOD上发过一作文章,你还是个出色的儿童血液病医生。可是为了家庭和孩子, 为了取得美国身份,你以40岁的高龄参加美国军队;若不是因为体检未过,那一年你就被派往IRAQ了。以你的理解和对时局的把握,RESEARCH 是做不下去了,于是你自学MT,并在短短的四个月拿到执照。当别人还在观望,还在犹豫徘徊,你已经在行动了-你自学并考过了SAS, 还是满分。在紧张的上班工作之余, 你又注册了A&M大学的生物统计课,并在两年后顺利毕业。真的很佩服你。好象感觉你一直是在路上,永远没有终点。


昨天在车站等校车,遇到了霞,经过交谈,才发现她就是三年前我们曾经共进午餐的那位女士。我几乎已经完全认不出她来了-三年的时光改变了一个人。原先的温婉和和气全然不在,代替的是泼辣和凌厉。我知道她和她的家庭经历了许多-身份,绿卡,孩子,工作,任何一样都会让人脱层皮。可我依然怀念三年前与她初见的日子。
你还记得两年前的今天,也是那一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你,我, 还有晨和霞,我们四个人在你们那个不太大的BREAK ROOM 一起共进午餐-因为临近新年,几乎所有的实验室都没有人,只有我们几个中国人还在坚守岗位。我和晨和霞其实只是第一次见面,两位女士的优雅热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们边吃边聊,记不得都聊了些什么,只依稀记得大家各自谈到了自己的家乡-你的天津,我的大连,而霞,竟然和我是同乡。两年过去了,世事几经变迁- 在你离开EMORY不久,晨也离开了。


如今你在风城,晨在雪城,霞则因为实验室经费短缺问题暂时失业......我仍然留在冬季多雨的亚城。也许今生今世我们四个都无缘再相见畅谈-但我知道作为第一代的中国人在异国他乡打拼, 工作在哪儿, 家就在哪儿, 我们其实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在穷尽了所有的理由仍然无法说服自己,我们于是相信缘分。我相信,只要偶尔想起,心中仍然温柔,那我们就还是朋友,无论我们身在何方。


祝福你们,也希望霞早日找到工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看着好想落泪,我们忍着,明天继续前行,祝福好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