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d

Life is messy, and we’re all a little screwed up in our own special snowflake kind of way
正文

三毛,和嘈杂的世界

(2020-09-01 11:11:09) 下一个

 

 

被网友们说过几次像三毛,估计是因为长的比较难看。少数几次,有说像杨二的,那英也有,爱加还说过个不知名的港姐,(爱加好久不见了),以前比较年轻的时候,被几个台湾大姐们说过像邓丽君,心花怒放之余,害得我左照右照半天,泄气地觉得,除了圆脸,其他也看不出哪儿类似了。

 

名人一般比较漂亮,所以我一直也没觉的我特别像谁。

 

至于气质洒脱啥的,那都是可以装出来的。

 

因为比较胖,如果再穿些勒紧的衣服,腰粗腿粗的,那不是影响市容嘛;所以喜欢比较宽松简约的款式,像tunic, caftan 这种,能吃又遮肉,然后还不知不觉地透出些不羁的艺术气息。

 

俗话说人美披个麻袋也好看;这不美的吧,其实麻袋也不错,藏污纳垢,不至于被人说丑人多作怪。

 

 

 

 

 

最近和老紫逛店,又看到一件类似的,特别便宜。

 

 

印象中三毛也是喜欢这类大袍子般的衣服,因为她有一阵子生活在沙漠里,又热又干的气候,比较适合这类衣服,你看阿拉伯人穿的白袍子,也是一样。

 

三毛和琼瑶一起,是高中时候的记忆。那个阶段,本来就理想主义,我女儿前阵子还去参加游行的呢,我也没有阻止。加上那个时代的一片空白,三毛的浪迹天涯,琼瑶的缠绵悱恻,让我们这些年轻女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其实是不止年轻女生了。琼瑶风刮了很多年,渐行渐远的时候,有一天,我翻我妈的工作帆布包,居然翻出一本窗外,愣住了。用了几秒钟,硬是在脑子里活生生地,把妈变成了人。

 

八十年代,外国人只在电影里看过,马路上偶尔见到,外国人,外国人,我们互相小声说,像看西洋镜一样。三毛的异国婚姻,荷西的突然遇难,都是离我们的现实遥之又遥的,因此他们的故事又被蒙上一层梦幻的色彩。

 

何曾想,n年之后,我在家里养了一群似是而非的,成品半成品的外国人。

 

去年在流坛,我发过一个帖子,提到我和某人一起在希腊驾船的事情。大家又纷纷联系到三毛与荷西,我还调侃到:我们梦中浪漫的大胡子荷西原来就是附近随处可见的Jose啊!于是乎,无数遐想顿时碎成片片。。。:)

 

 

 

诗和远方和给人的感觉一样,all can be manipulated. 本人其实是纠结的,加上身体上,心理上的极其敏感,和大大咧咧是大相径庭的。

 

我女儿说,我家所有人的感官,都被我一个人在感受。

 

家里的大门,吱吱呀呀地,以前上班不在家,没有很大困扰。如今坐在餐桌一角工作,就在大门旁边,每天无数次地听开门关门,忍耐到了极限。以前抱怨过,最近又说起来,于是某人去车库拿来一罐机油,滴了几滴,瞬间鸦雀无声!我不禁愕然,然后怒从胆边生:that’s it?! This is what it takes?? 

 

门不吱扭了,但是人进人出的,关门声音太响!我坐在旁边,耐心地提醒:爱一个人,就不要让他听到你在关门。

 

我女儿前阵子学车,最近考了驾照,我们出去她开车,开的还可以,就是刹车不温柔。我吃不消,对她说:爱一个人,就不要让他感到你在刹车。

 

楼下烧饭,气味直冲到上面,余味绕梁,久久不散。我睡不着,要开空气过滤器,但是又有嗡嗡的轰鸣,也是噪音。有时候小孩子们大半夜地炒鸡蛋,味道特别大,让我从浅睡中醒来。我真想冲下楼去,对着whoever 大声说:爱一个人,就不要让他闻到炒鸡蛋!!!

 

搬家之前,租过一会儿房,楼层间隔音差,楼上走个路,冲个厕所都听的真切,天天过日子让人发疯。

 

前阵子大火刚起,空气一片浑浊,小小的过滤器一直开着,日夜不停地两三天,还是有烟味,于是整夜地睡不好。

 

有一次偶尔看到有人说补点镁可以帮助睡眠,于是临睡前吃一粒,貌似有些用。

 

某人是个大胖子,每次翻身就如小地震一次,也被吵醒。说过目前无房分床,我想看看那种貌合神离的床,会不会有些用。然后某人对于分床分房这件事不以为然,所以也是困扰的。

 

房间里的天窗和一个六角型的小窗已经被遮起来很久了,楼下的客厅采光也不好,所以很习惯生活在见不得人的阴暗角落。外出太阳下必戴太阳镜。在家时间长了,有时候去单位上班,居然觉得办公室的灯光亮的刺眼。

 

单位的小厨房有两个灯的开关,如果我去吃饭,看到两个都开着,马上关掉一个,不管有没有人在。大家对我这种脸皮厚又自我的人也沒办法,只能等我走了,再开。

 

很小的时候在农村,生了疥疮,一头一脸的脓包。我妈不懂,拿纱布包,结果揭下来的时候,血水脓水粘着,揭下一层皮。街坊邻居看到了,对我妈说,这小娃子,你把钱包在头上,都治不好。上面有哥姐,我本来就是个多余。我妈不忍心,带着我天天去卫生院。如今除了笨点,倒也看不太出以前那快死的惨样。不仔细看的话。

 

还屁颠颠的,不知道自我珍惜,给点儿菜汤就长,成了我妈眼中烧火嫌长,顶门嫌短的傻大个子。

 

我出国之前,身上发荨麻疹,痒得跳起来,哭出来,要吃西斯敏才行。发了好几年。身上不能穿任何紧的东西,你拿指甲划我一下,马上就起一条突起,然后痒。

 

后来出国了,换了环境,才好。再后来怀孕的时候,又前后闹过一阵子。如今老了,才逐渐安稳了。

 

今天做点小针线,缝个扣子,居然视线模糊,看不清楚。某人找出一付很旧的读书镜,让我试试。我一戴,确实清楚了,但是戴上四处看看,马上头晕目眩。我以前还奇怪,店里的reading glass几付一起卖,很便宜,我心想眼镜不是需要测度数的吗?原来真不需要,这就是个放大镜。戴上的感觉,就是古稀。

 

邻居家的狗喜欢叫,有人在门前的路上走过,都会猛叫一阵,有时候很早,很晚地也不喊回去,还不时地叫。恨死他们了。发过几次短信给邻居:please control your animal!

 

邻居家的发电机,放在靠近我家的这边,每次停电,开启发动机,震天地响,夏天沒法关窗关门,十分受罪。我让某人去交涉,他也觉得邻居完全可以把发电机移至另一边,他家地很大。还自愿帮他们接电线,他们也不想动,真让人生气。要不是没钱,都想搬家了。

 

 

 

这个喧嚣嘈杂的世界,注定是让我不好过的,所以我能做的,只有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尽管有时候很难。

 

 

最适合我的是在墓园里当个守墓人。

 

去法国旅行的时候,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里,一个人去了巴黎的Père Lachaise Cemetery,十分享受,静谧平和,逛了好久。

 

 

肖邦的墓

 

 

 

Edith Piaf 

 

 

 

 

王尔德的墓怕被乱涂,四周用玻璃罩着

 

 

 

一个人的墓园

 

 

 

 

 

最近小周和我一样,比较懒散,是太热?是空气不好?总之不太想走路。

 

 

 

 

 

不会是趁俺不注意。。。怀。。怀。。上了吧

 

 

 

本来还想本着一锅乱炖的原则,放个歌的,太长了,算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