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城冬日

有缘即友,以文会友
个人资料
波城冬日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那些年,有风有雨有阳光 》二十

(2017-04-16 17:04:48) 下一个

《那些年,有风有雨有阳光 》二十

再也见不到猫奶奶了

 

吴小敏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和张兴生道别后她一直在想,刚才张兴生在听了自己的回答后脸上那复杂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因为苦尽甘来终于有了希望而高兴呢?还是因为长久以来被歧视因绝望而压抑太久的悲伤?抑或是自己给了错误的答案?

“我爸爸要我跟他去香港,他在那儿的大学里教书,他又有了两个女儿…” 张兴生语气里听不出喜和乐。

“他让我去那里上大学。你说,我要不要去啊?” 张兴生的语调充满了矛盾和踌躇。

 

冬日的阳光柔软得有如轻纱,日落前的那抹余晖轻缓地映在张兴生的脸上,吴小敏抬头望着这个高出自己一头的男生,心里怎么也不能将他和别人口中的黑道流氓联系起来。这是一个不幸的人,人生给他出了一道最荒唐和残酷的考题,让他在孤苦无依什么也给不了他的母亲和负心有财能提供他光明前程的父亲中选一。

“我不知道啊,你在这里,老有人找你麻烦,不安宁,你去香港了,好是好,可你妈怎么办?” 那时候香港的生活水平可比内陆高多了,其实吴小敏心里最好的答案是张兴生能把他妈妈带着一起走,虽然明知那是不可能的。唉,张兴生的爸爸怎么可以再结婚呢?吴小敏内心哀叹着。

“那你呢?你是希望我留下还是去香港?” 张兴生看着吴小敏的目光急切又期待。

张兴生那炙热的目光,像一块石头,猛地击打在吴小敏的心口,吴小敏只觉得有种陌生的感觉在心里流过,但却在她还没弄明白之前已然消失。她晃了晃有点恍惚的脑袋,一拳打在张兴生的手臂上:“我自然希望你有好的前途,这还用说。”

道别后,吴小敏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张兴生先走。太阳不知何时已悄然落下,只留一丝余辉映在天边,将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衬得他的背影萧瑟孤寂。吴小敏的心口忽然升起了一种莫名的痛和不忍,只觉得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热流充斥在胸口,真想赶上去走到他的身边陪他走一程。

命运有时真是神奇,你永远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往往在你没有发觉的时候,一切已经悄然改变了。很多年后,每当吴小敏回想起这一刻,都会想到一首歌中的歌词:

只是一转身的距离,

所有的结局,
就都已经改变…
 

心里闷闷地进了自家的弄堂,远远就听见安东申那讨厌的声音:“张家阿婆,你真好!这个饼干很好吃,谢谢阿婆!”

“马屁精”,吴小敏暗暗腹排。

这个张家阿婆是个宁波老太,和小敏家住一个院子,她的重男轻女在邻里是家喻户晓的,可偏偏生了两个女儿,而两个女儿又各自生了一个女儿,这可真真是天不遂人愿。不过她俩女儿对父母倒是特别孝顺,每次来探望时总是提着大包小包吃的喝的。所以他们家点心糖果总是库存满满,而这些吃食有一半是进了弄堂里男孩子们的肚子,小敏的弟弟也是其中的收益者。

“小敏啊,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呢?小申都等你很久了。”阿婆那声亲热地“小申”听得吴小敏浑身一顿,手上的汗毛全体起立。还没接口呢,安东申已经从张家阿婆家屋里串到了小敏身前。只见安东申一把抢过吴小敏手上的葱油饼纸袋,一边说着:“原来去买葱油饼了”,一边又串回了张家阿婆的屋里,只听他说:“阿婆,你吃一个,还热着呢!”

吴小敏这个气啊,碍着张家阿婆在又不能发作,差点憋出内伤。哎,难得买个葱油饼怎么就碰到那么多熟人呢,看来拍老妈马屁的计划是落空了。“阿婆,你快吃吧!”心不由衷地一边说一边扭身走到自家门前开门进了屋。耳边还不断的听见那一老一少亲热地“阿婆,小申”响个不停。

还没坐定呢,某人已跟至门前,“我可以进来吗?”

“不可以。”吴小敏话音还没落地呢,安东申已经自说自话地进门舒舒服服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坐下后狠狠地咬了口原本属于小敏爸爸的那个葱油饼,还模糊不清地评论一句:“冷了不好吃了。”

吴小敏看着这个偷她考卷又害她被老班训,现在正大言不惭地吃着她用这个月最后几毛零花钱买的葱油饼的讨厌鬼,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猛地举起手上的袋子,朝着安东申劈头盖脸地砸了下去。

“我讨厌你,讨厌你,你给我滚出去!”刚砸了两下,还没打过瘾呢,手上的武器就被安东申抢在了手里。

“不要怕,你不用在乎老班,他不会对你怎样的。” 那语气好像他还是帮忙的那方似的。

安东申一边说一边张开袋子八卦十足地打量着袋子里的东西。

吴小敏伸手去抢袋子,怎奈安东申抓得太紧,一拉一扯,那个精致却是纸糊的袋子终于做出决定保持中立,一分为二,里面的东西掉到了地上。

出乎吴小敏意料,地上除了那件粉色的棉毛衫,还有一条包装精美的薄绒围巾。

眼看着安东申一把抓过那条围巾,两手一合正准备撕塑料包装,吴小敏一声大喝:“你要再动一下,我再也不和你说一句话。”

安东申半弯着身子,两手各一边拿着那条围巾,神情复杂地侧脸看着吴小敏,只见她那透亮的眼睛里是从没有过的严肃,满脸显示着一股决绝地认真。

“我就看看,又不会抢你的东西,你也太小气了。” 安东申故作轻松地说。其实他是认出了那件棉毛衫,连带着不待见袋子里的其它东西。

吴小敏从安东申手上轻轻地拿过依旧包装完整的围巾,又将地上的棉毛衫捡了起来,抖了抖重新放回了已破了的纸袋里。

“这谁给你的啊,一点都不好看,瞧你还当宝贝似的。”其实安东申看见那件棉毛衫就知道这袋子是从谁那里来的,他心里疑惑的是另一件事。那条围巾的牌子他认识,他爸在美国给他妈妈买过一条同样牌子的,那可是价格不菲的品牌。

“你不是书香门第吗,怎么也跟里弄大妈似的,我怎么从没发现你这么爱八卦啊?” 吴小敏一脸鄙夷地看着安东申。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谁让我们是前后桌的同学呢,怕你拿了不明不白的东西误入歧途。”

“你等我干吗?” 吴小敏只想赶快让这尊瘟神离开。

“不是说好考完了就去看猫奶奶吗?难道你忘了?”

吴小敏这才想起锚奶奶的事,猛地一拍脑袋:“都是被你搅合的,你还好意思说。小俊呢?不是说带小俊一起去的吗?”

“本来想和你一起回家去领小俊的,结果你这么晚回来,要不今天就我们先去?”

吴小敏想想也是,如先去安东申家带小俊得花不少时间,她得在妈妈回来前到家,否则耳朵又要受罪了。

两个人离开的时候,安东申那斯又是一付阳光少年的样子,“阿婆谢谢,阿婆再见”喊得吴小敏阵阵发冷。看着张家阿婆那意味深长对着她的笑容,吴小敏头皮都麻了!

几分钟后,当吴小敏和安东申面对挂着大锁的门,被猫奶奶的邻居告知猫奶奶已在一周前去世的消息时,吴小敏就像受到电击一般,整个人一下子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之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