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个赖着不走的颗粒

(2021-08-11 08:51:34) 下一个

 

自2020年一月至今,一个赖着不走的小小颗粒,幽灵般地在地球村到处飘荡,散发着毒素致使一亿多人被感染,三百多万人离村。它还不断地变着花样,令那些“高手们”束手无策。多少生灵要与时间赛跑,与死神枪命。

尽管多国权威机构发出紧急使用新开发的对抗它的疫苗,它仍在肆虐。

原本不想打疫苗的,挨到最后为了对付它的再一次变种(Delta),还是硬着头皮,去挨了一针,可之后, 仍是慌慌不可终日,今天看到发表在(商业内幕)杂志 {Business Insider 是一家成立于 2007 年的美国金融和商业新闻网站。 自 2015 年以来,Business Insider 母公司 Insider Inc. 的多数股权已归德国出版社 Axel Springer 所有。 该杂志有多个国际版本,其中一家在英国}上的一篇文章,更是让我郁闷与无奈:

“ 阿斯利康疫苗的开发者(他们一天忙的脚打后脑勺)表示,Delta 变种使群体免疫变得不可能,因为接种疫苗的人仍然可以传播病毒。

安德鲁·波拉德爵士说,随着 Delta 变种的传播,实现群体免疫“不可能”。

他说,这是因为该变种可以由接种疫苗的人传播。“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这种传播,”他说。

Oxford/AstraZeneca 的开发者表示,Delta 变体改变了实现群体免疫的方程式。

牛津大学儿科感染和免疫学教授安德鲁·波拉德 (Andrew Pollard) 爵士周二在英国议会会议上表示,鉴于 Delta 变种正在传播,实现群体免疫“不可能”。

波拉德说:“我们对冠状病毒非常清楚,这种当前的变异,即三角洲变异,仍会感染已接种疫苗的人,这确实意味着任何仍未接种疫苗的人,在某个时候都会遇到这种病毒。”

他说不太可能达到群体免疫,并说新型冠状病毒的下一个变种“可能会在接种疫苗的人群中传播得更好”。

 

接种疫苗的人仍然可以获得 Delta 变体,尽管情况较轻。

一些专家曾希望 COVID-19 可以达到群体免疫,就像麻疹一样,麻疹也具有很强的传染性。

许多国家通过为 95% 的人口接种麻疹疫苗而实现了群体免疫,例如在 2000 年结束了地方性传播的美国。那是因为一旦一个人接种了麻疹疫苗,他们就不能传播病毒。

对于 COVID-19,疫苗仍然发挥其主要作用:预防严重疾病。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感染 Delta 变体的接种疫苗的人患重症或死亡的可能性要低 25 倍。绝大多数感染者会出现轻微症状或没有症状。

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对于 Delta 变种,完全接种疫苗的人仍然可以传播病毒。

以色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为大约 80% 的成年人接种疫苗后,该国的 COVID-19 病例有所下降——这促使一些人希望它已经达到群体免疫——但 Delta 变体此后又带来了另一波病例激增。“

我们真是要与它共存吗?

“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Redston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没有具体的。希望疫情早日结束。谢谢关注。您多保重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专家有沒有合理的解释,印度疫情持续走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