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张至顺真人】开示|道要秘诀歌

(2022-10-28 08:15:54) 下一个

【张至顺真人】乾元观开示|道要秘诀歌

 

 《道要秘訣歌》

張三丰祖師

道要歌,道要歌,不知道要必遭魔。

看玄關,調真息,知斯二要修行畢。

以元神,入氣海,神氣交融默默時,

便得一玄真主宰。將元氣,入黃庭,

氣神和合昏昏際,又得一玄最圓明。

一玄妙,一玄竅,有欲觀竅無觀妙。

兩者玄玄衆妙門,異名同出誰知道?

看玄關,無他訣,先從竅内調真息。

神恬氣静極自然,妙自無生現太極。

古仙翁,多半語,恐泄真機不妄舉。

或言有定在中央,或言無定自領取。

而今我,盡言此,此在有定無定間。

有定曰竅無曰妙,老君所说玄又玄。

指分明,度有情,留與吾門作賞音。

遇而不修為下鬼,為聖為凡随乎人。

初下手,最難行,離了散亂又昏沉。

松不得兮緊不得,貴在綿綿與勿勤。

大丈夫,有真學,必將神氣分清濁。

先天神兮最清明,後天神兮乃濁物。

掃除濁物守清明,閉塞三寶居靈谷。

這靈谷,即竅兒,竅中調息要深思。

一息去,一息來,息息相依時相偎。

幽幽细细無人覺,神氣團衝九竅開。

照此行持得竅妙,昏沉散亂從何來? 

 

乾元观开示|道要秘訣歌|音频同步文字版

 

2021年06月15日

你们印刷的有这一章,印刷有这一章,这一章是叫,噢,道要歌,有吗?啊,道要歌,呃,我念一念你们看一看,啊,你们看着啊。祂这个道要歌就是这样子说的,我念着,给你们讲着,你们慢慢地拿出来看一看。这一堂课,大家不要心急,这第一堂课是最要紧的一堂课。

道要歌,道要歌,不知道要必遭魔。看玄关”,啊,“调真息”,那么,只要你达到真正的清静。那么邱祖爷一句话说,但人能保护回光,人能保护回光,可以了生死。你能把这个回光,保持好,可以了却生死。祂这一句话都说的这么重要,所以我把邱祖爷的那个语录,我抄的短短的有两篇文章,啊。那么,调真息呀,好像现在社会上,那,成了普遍了,道教也好,佛教也好,群众也好,都是炼的呼呼吸吸,呼呼吸吸,呃,这么转那么转,那么你就转吧,转到最后一口气不来你就不转了,一口气不来你就不转了。为什么?你自己不明白,何必要哄,欺骗人,是吧?

那么一个二十七八岁的一个高中毕业生,他作了一部访道记,我在西安,他拿着叫我去看,两本,还有什么什么,他叫我看。我看他这个书上写的,呃,那几个书名字,叫什么名字咧我忘了,啊,我就把这个书,我说你这个书,我不看。

你,这个书名字,比如《道德经》就是道德两个字,道德五千言嘛,这个五千个字,就是依着这个道德两个字编的。那么黄帝的《阴符经》,就是阴符两个字,黄帝从神上开始,从阴转阳。《道德经》是从阳转阴,祂从道上,从气上开始,祂两个经不一样,啊。一个是从神上开始,一个从气上开始,人就是炼的神气,男女都是一样。

这是孙祖说的话,男女虽有别,男女有分别,神气无二异。神和气没有两个,人都是炼的神和气,所以刚才说的这嘛,啊,道要的话,啊,就是叫人。那么,那么看玄关,调真息,我就是说的,是调的这个息,调的真息的息,真息没有息,是先天的那个,啊,先天的那个胎息,是调,慢慢地调整,调调,我们现在有呼吸,现在什么调的时候,呼吸慢,又缓。

绵绵不绝,固蒂生根,人各有精,精合其神,神合其气,气合体真,不得其真,皆是强名。没有得真的话,你就是强勉明白,这是《玉皇心印经》上边说的。玉皇爷作的个《胎息经》嘛,我们哪一天,会讲这个胎息,啊,是调整那个息,咋么调整啊?是叫你慢慢慢慢地炼,炼到最后,呼吸停止,但你没炼到这个地方,你绝对不知道。

那么毛主席有一句话,不经过实践论,不经过调查了解,没有发言权。你没经过调查,你本身没有经验,你没有发言权。我们也就是这样,你张道知道你就知道,不知道,我就问谁?我就问道祖爷。我把,他问的这一句,在这哪的,我把它考虑清楚,我才能给你回答。你本身没有经验,说出来的都是假的。你再高的文化,再大的文化,没有真实,真实践,你是猜,你是越猜越错,啊,错上加错。现在全国炼功,炼出来多少病啊?现在我在海南每一天都要,差不多都来一个两个。

啊,我今天把这念一句给你讲一句,我们是调的是真息,不是这个呼吸,你呼吸越调越厉害。你炼功打坐,你朝那安安然然打坐,不要掌握息,你掌握静,万法归于静,真不可思议。静,能制服动,动,从静中来,你动,我静,你再动,我再静,你一动,我一静,马上你那个动,完全归。只要我在天上,在这个五谷中间一静,天地,一切的阴阳,完全归,归到哪块?归到你静的那个地方,归到你先天元炁真炁真火。

那么炼精拿什么炼?有些人就说,啊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我就问你拿什么炼呐?我一句话问的,跪到那,哎呀老师傅对不起对不起。你光知道拿炼,炼,拿什么炼呐?这个火在哪里?哪里是火?我们刚才说,这个五谷里头没有火不成谷,没有人不成火。没有人字不能成火,没有人字不能成天。你要知道这个人是最厉害,这个人就是坐胎那个地方。记住这一点啊。

知斯(其)二要修行毕”,把这两个重要的东西知道,那修行就可以完成了,啊。“以元神,入气海,神气交融默默时,便得一玄真主宰”。这是头一句,啊,那么就是以这个元神,以后你们会知道那个《太乙金华宗旨》天心第一,那么祂第一句,自然曰妙,那么,大道以自然,自然就是道,自然曰道。一神,噢,一性而已,一元神而已,性是谁?元神是谁?祂这是先说的元神入气海。这一个入气海,哈,把差不多的人都弄糊涂了。

都是说肚脐背后,啊,他说的是肚脐下三寸为气海,肚脐的背后三寸,肾脏的前边儿七寸,三寸七寸中间有一道大气。刚才我就说的,从上边下来,从肾脏一出来,先结那一股大气,是那个地方,它在脐的背后三寸,那是气海,那是气海,实际上这个,那是下元的气海。我们这个气海在天上哩,在天上哩。这个气海比那个气海要大几百倍,人都不知道这个海大,下边的海是小的很,那是后天的东西,有限制。先天的气海无限制。你不知道有多大,是那个气海,这是第一个,便得一玄真主宰,这是你掌握主要的一个主宰,啊,他管的是什么。

将元气,入黄庭(房)”,啊,那么把元气,入黄房,黄房是谁呀?黄房就是元炁住的地方,啊,元精,元神,元炁嘛,三元嘛,那个黄房在哪块?还没离开谷神。那就是老君爷,就是祖土,祖先住的一寸土。能舍万两金,不舍一寸土。就是这么一寸,这一个寸,万两黄金都能舍掉,不舍这一寸土,又叫祖土,又叫黄庭,又叫玄关,又叫先天窍。又叫祖土,又叫黄庭,又叫玄关,又叫先天窍,说了四个,啊。

窍,乃是至虚至灵之神所注,啊,这个窍就如宅舍一般。这个谷,就是空谷,玄谷,空空的个谷,应谷,啊。刚才我把这个空谷,应谷,神谷,啊,玄谷,啊,还有下谷,这是地下山谷里头,有这个五谷,我们都在这个应谷里头哩。你在这块一吆喝,那个山上那个回音那,哦……,它回应过来了,这就是那个应谷。那么你动,你一动有声有音,你一动,它这个谷,马上就应,那么一应,把你这一切的东西完全吸收到这里头。这就像我们现在就是这个照相机,把我们一切的东西完全照到里头了。

那么我们这个火,你要知道,那么火不离人,那个火里头有这个人的,我们就在这个人上下功夫,这是坐胎坐息,就在这块的坐。刚才那个玄牝,那不是写的很清楚嘛,玄牝就在这中间,玄在乾卦,牝在坤嘛,玄为阳,牝为阴,是在这中间,两个混合一起,它是在这中间,这是真土。光这一个地方,那么张紫阳说了一百七十二样子,说了一百七十多个样子,说来说去就是这。

那么南极仙翁李长庚把张紫阳批评一顿,说你说这么多谁记得嘛,那不是太复杂了吗?那么道祖爷只说四个东西,祖土、黄庭、玄关、先天窍。窍独如宅舍一般,光是主人翁,光就是这个窍里头这个主人,啊。我今天说的详细,你们把必要的东西记住。这个窍就是谷,谷就是先天的元窍,就是一个大房屋,大宅舍,你谁也离不开它,老君爷在里头住着哩嘛。

啊,这么我算念,算这个,这个元气入黄房,黄房就是元气,元气就是黄房,祂这八卦炉,祂这个炉,啊。你再写个鼎,啊,上边是,中间是个目,那个鼎。在下为炉,在上为鼎,在地下,在地说就是玉炉,在天上说就是金鼎。天为金,地为土,土为炉,啊,你要看看这个炉,一口吞进日月,啊。若人识破天外天,我把日月一丹担,我日月一口都吞了。是这个口,不是我们这个口,你这个口你能把日月吞进去?那是不可能的。

这么上边,啊,“将元气,入黄庭(房),气神和合昏昏际,又得一玄最圆明)”最明圆,最明阳,啊,明阳。这又得一玄,那么“一玄妙,一玄窍,有欲观窍无观妙”,啊。那么《道德经》可有这么说,常以无欲观其妙,常以有欲观其窍,这就是说的这个窍、妙。窍中有妙,妙中有窍。

那么斗姆的那个诰上就是说,啊,西天竺国,大智光中,真空妙相法王师,无上玄元天母主。又把玄元说出来了,啊,真空妙相嘛,真空里头有妙相的,真空有妙相,下边妙相有真空,真空妙相,妙相真空,他是两回事,一个是先天的,一个是后天的,你要记住这个。

两者玄玄众妙门,异名同出谁知道”?实际上,老君爷不是经上边儿说的,玄之又玄嘛,开明三景,化生诸天。那么,祂说的是玄又玄,实质上,是一玄妙一玄窍,是两个同出,说的是两个名字哩,在先天是一个,在先天不分。到后天一分,后天的气,先天的气分开,他这后天的又分了,啊。

看玄关,无他诀,先从窍内调真息”,那么,看玄关,没有什么太多的妙,只要你把一切的心都放下,都放下,放下万缘毫不起,此是先天真无极,这是先天的真正的无极之气。先天的无极没有气,哪有气?因为在母腹里头,他没有呼吸,他只能接近天地的呼吸。

我们人,人在天地大气之中,我们始终离了气都不行,如果把你关到一个碧清的地方,没有外边的呼吸,你马上就毙。人这个天地日月轮流的话,就是转变这个呼吸。那么,日出东方为木,日出木心为東,月落西下为酉。那个木头的个木字,你把日头加到中间,就是个東。这里头很有讲。那么,那个木,那么一横为地,一竖为天,中间加个人字,是个木。我们讲天地人,就是这个木,这个木字里头,把天地人都,都加到里头了。

但这个日头要出到这个木的中心,你把那个人字往下退一点,中间写个日头的日字,就是个东方的東。那么月落西下为酉,那么西,西方的个西字,啊你在下边加一个月字,那是个酉嘛。那么月落西下为酉,日出木心为東。那么日从东方出来往西走,那么月亮咧,从西方往东走,那是不是两个碰?不是。日头从东往西走是在上,在这个山字上边呢。它是从上,从天上往东走,月亮从地下往西,往东走,它两个走的不是一条路,上下循环。那么一个月见一回面,二十九、三十、初一这三天没有太,没有月亮,啊,是日月混合,正在混合交换的时间。那么过了初一初二,多少有点,等到初三,就出来了,啊,又离开了。因为它阴阳混合在一起,一个月会合一起。

那么天上的太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跟紫微星,跟那个紫微的周围,混合一起,那是这是一定的规律。那么月亮走一个月,跟太阳混合,那么太阳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跟天上那个东西混合,那么天地混合嘛。看玄关,无他诀,先从窍内调真息。实际上你只要安安静静,从这个五谷之内,在这个里头慢慢的调整真息。

怎么调整?啊,玄之又玄呐,真空里头有个妙有哩,太阳里头有一个女的,有一个少女。因为你对着太阳,它会拿针扎你,啊,那个太阳出来,你从哪一个树枝里头冒过来,你看那个光,金华,四乍,啊,人的眼睛对不过它。好多人都去,啊,采日月之精华嘛,那你采嘛,好多人都为了正当午时看太阳,眼睛都看瞎了,我所知道都看瞎了好几个着哩,这都是社会上。我们是采日月之精华,聚天地之灵气,我们把天地的灵气,聚共在一起,我不在天中,也不在地中,我在天地之间,我也不在月中,也不要在日中,我在日月的中间。

那么许真君有这么一句话,在人伦日用间,立定脚跟,方可修真悟性,在人伦日用间,立定脚跟,方可修真悟性。那么,光这一个人伦日用间,到底是两个眼睛吗?是心脏吗?到底在哪儿?光这一个问题我考虑了二十多年,见了这个,呃,《麻衣相书》,是老君爷作的,才知道,哦,到底是还是先生一个。

七尺之身,不如一尺之面,七尺的身体不如一尺的面。一尺之面不如三寸鼻,一尺之面不如三寸鼻,三寸鼻不如一寸心,这个一寸之心,三寸鼻不如一寸心,我们就在那一寸的中间下功夫,啊。那么许真君就是说,在人伦日用间,日用什么?白天用,黑了用,就是用的两个眼睛,看出来外物反应到内边,内里边一反应就处理这个问题。才知道,这么才知道,人伦日用间,就在这块,就在天心。在天心下功夫,可以修真悟性,把脚跟立稳当,不要动,啊。

那么婴儿产生以后,就是先产生的祂,老君爷是一句话说,你能学婴儿吗?你能学婴儿乎?婴儿在他妈肚里他会做什么?那会说,你这样子用,那样子用,你这样子调息,那样子调息,他会说吗?他会用吗?你看那一两岁、两三岁的小孩,你给他弄个玩,他两个人拉着跑啊,转呐转呐,可天真,他不知道用心。但你一知道用心用意,已经有了病了,已经有了病了。我们看到这儿,看到哪儿,我就跟大家讲到哪里,啊。

神恬气静极自然”,大自然呐,啊,那个自,就是刚才说的话,自就是我。那个然,这半边是一个月,就是东南,西南那个月亮,斜着,月含万水嘛。那么底下四点火,啊为火。那么旁边这一个大字加一点是个犬,这个犬是谁呀?就是我刚才说那嘛,黑眼仁里头有那一个黄圈圈,那个黄圈圈属土,属己土。

啊,外边眼睛属戊土,戊土能采聚四方的真气,八方的神气,完全归中央,啊,归中央黄庭,啊,他是这个土。这个然,那是以火烧铜,以火炼金,是用这个。啊,那么为什么有土?没有土没有炉嘛,啊,土为八卦炉嘛。他这一共你看一看,啊,四点,两点,六点,加一点是七,七为少阳之真。“妙自无生现太极”,那么你要达到神炁安恬,自自然然,自然太极生出来。

古仙翁,多半语,恐泄真机不妄举”。祂这就是说的,真人,祂就大概说一说,祂不是。我今天胡说的,但我说的不好,你们要记住,啊,三个人不要在一块谈道,我跟你讲的,你能明白了,你不要,“哎呀,这样子呀,老师讲的这么明白”,你不要谈。你一谈的话,你遭罪,哈我跟你一样的赔罪。啊,三人不问道,啊记住这个。有两个人互相的,哎呀,我懂了这个,两个人可以谈,你互相的一交谈。你比如说这个东西不是明白了吗?你明白。

我希望这一次的,这第一期的学生,我能盼望大家能都成高上的知识,都能成高上的知觉,但么了却生死是你自己的事情,谁也替不了谁。但你要明白,回去先跟你父母说,有父母先给父母说,先教给他八部金刚,先保护他的身体健康。这个八部金刚现在好的人太多了,我这回在广州一会儿大家提出来,好的太多了。以前好了一些,不注意,那么现在几十年的病不好了,好了七个癌症了,癌症也能好。

这是前天来一个朋友,啊,什么癌症什么癌症,你不要怕,你怕也,也了不起,也不得,也得不用。你不怕它,今天死,你明天死,不管你,把心放下,安安静静的,高高兴兴的,我该怎么炼就怎么炼。反正这个八部金刚,好了很多几十年不好的病,好了几个癌症,都同我联系,那我知道。我知道一个在深,在香港,好了,给我拿的礼物,呵,刚才我不是夸耀,我说的这个人重要,拿的礼物顶三万多块钱,拿的这个礼。

他也不知道什么病,几十年不好,就炼这个八部金刚好了嘛。他跟他的母亲和他的夫人来看我,就拿了这么多的,当然他拿的东西多是有钱的人,不在乎。但你没钱怎么办?你跟我买一个苹果,买一个香蕉,这就是最高了。你见了我说一说你的病好了,我就最高兴了。

实际上,并不是说你拿得多了,我说你好,你拿得少了,我的学生有些人给一万的、三千的、五千的,我一个学生过年给我拿了一百块钱。那么我为什么在这个会上说这个问题?我是个穷人,我不爱,那个钱多了能害人,好多出家人都死到钱上,所以我不攒钱。我有两千块钱我走路就害怕,我没有钱的话,你见到我衣服你拿去,就这两百块钱你拿去。你没有钱,他不打你,他也不杀你,你要是有几千几万,他把你拿刀把你杀掉,这是钱能害人,啊,也能救人。

(“或言有定在中央,或言无定自领取”。)或有,或言无定自领取,祂这是,或说有定在中央,这个中央就是无极土。“而今我,尽言此”,这是张三丰祖师说的这句话。现在我就直接就言,讲,这个此,此是什么?就是说的这个无。“此在有定无定间”,有定和无定之中间,有动和无动之中,啊。

有定曰窍无曰妙”,有动就是先天窍,无动是先天的妙。妙有是终古不动,到祂动就不妙了。人到生的时候,祂再,祂本当就在这个窍妙里头哩,到死的时候祂动,这是不妙。最妙的时候什么?万物归中窍,炼成一个整体,那个时候,这个谷,这个妙,才能动,那炼成一个整体了,祂就不怕了。就把“煅炼一炉真日月”,就是那个定。

那么张紫阳是怎么说的呢?未从西山降白虎,先到东海捉了龙。没有龙,降不住白虎,没有白虎,抓不住青龙。二物捉来一起斗,炼成一块紫金霜。这就是一炉,炼成一炉紫金霜,就是炼的日月,炼的天地之精华。我们是炼这一个,不是采天上那个日月,我们是采本身上的日月,本身上有外日月、内日月,外日月交光、内日月交精,内外两个日月,两个天地、四个日月。

那么有人就问过我,啊,他问的,我最后呢,我说那是书上说的,啊我也不太详细。你们大家想一想,我虽说真的直到今天知道一点,那你知道我下多少苦,我在庙上做了十七年饭,也没耽误我炼嘛,我炼到最高的地方,问谁谁不知道。有些人说,那你就问问你师父,我问我两个师伯、三个师叔他都不知道,师兄弟也多。最后了,就问师父去了。

给师父磕了个头,作了个揖。说,“师父,我有个事情想问问”。“哦,你说嘛”。我说,“我朝那一坐,没有呼吸了,是怎么办呢,是对是不对”?那师父停了一会儿,半天说,“啊,你才出家几天嘛,啊,你就能的很,人没有呼吸还能活吗”?不但没解决问题,还又挨了一场大骂。啊,最后了失败,就是那,那一天做了一百四十个,一百二十多个人的饭,我一个人做,吃三顿,还要擀面还要蒸馍,那一回累死过去了,就从那一回失败了。

反正你们到,能一静,你可不要注意,啊你该空,一直的守太空,天也好,地也好,天地合成一个整体,归于太空,上下都是一个空洞的,你只敢在这个空洞里头下静功,自然而然得先天窍,那是自然的。啊,弄到最后咧,但,稍微一停,有快的一半个小时,再慢的就是六七个小时,再慢的话就是七天八天。但你能炼到这个程度上,你老早的找一个道友作伴,但要六七天不回来,还只赶没有气,在那儿坐住,或者弄个云磬啊,从这一敲,铛,下来,慢慢的下来,再不然慢慢的前后拍拍揉揉,趴到耳朵跟儿去轻轻的叫,啊。

因为他在里头静的时间长了,他不知道动了,啊,那么,你慢慢的听听,他一得到你这个声音,他偶然间这个云雾开散,晴天白日,就像下过雨那个天才晴了,月亮太阳可清亮,那个时候他才灵醒,啊。到能炼到那个时候,你一定要找个道伴,找个道伴陪着你,你万一地你入了静的话,人都把你当成死了,把你半道埋了,你再回不来了。那是最可叹呐,可怕的事情,我大概给你们说到这个事上。

老君所说玄又玄。指分明,度有情,留与吾门作赏音”,把这个上面情况,留到我们道家门户,啊,作为一个凭证,作为一个指点,但我这个《炁體源流》我已经准备了八十多年,碰见三个大学的博士,给我考虑来考虑去,对证,对了一年多,这个书才出来了。啊,避免不了里头有错差的字,他不是故意的,写错的字,或者人打字打错了,有这么回事。

我没加一个字,我没减一个字,我后来我加了我几句顺口溜,我就把它拆掉了,我说社会上,嗯,有我也不着,没我也不少,我这几句顺口溜算不了个什么。

就是刚才说的那个,人骂我们出家人没好人,我就按我旁跟儿去写了四句,啊,写了哪嘛?心似莲花身似藕,藕出污泥而不朽,藕在污泥里头它不烂,啊,莲花虽打泥水过,这个莲花虽从这个泥里头钻出来,从那个污水里头出来,它不沾沤。啊,莲花虽打泥水过,皎洁纯粹不沾沤,啊,这是四句,人家骂我不是没有好人吗?虽然我住到这个。

人家说,身在是非地,难免不是非,要想无是非,必须离开是非地。你离开这个是非的地方,最后,你住到庙上,就是个是非地方,啊。我刚才就是说的那四句诗,那就是说,你说没有一个好人,那么我住到这个污泥的里头,那我没办法,那么你们说,一切的出家人,确实。我那一周围住了七个庙,七个庙住的七个道士,叫人家都是打的那些东西啊,打的个七死八活,但我没挨打,哈这是真的。

因为第一个我会看病,第二个,庙上见的钱、米面,我不存。初一见的钱到不了十五,十五见的钱到不了初一,完全把它出尽去,那你做什么了?花了。做啥?我是个要饭的出身,我看见那个要饭的哭,碰见哪儿一个老婆儿啊,扯个小孩呀,那,我甚至于把衣服都脱给你,因为那时候我妈要饭,就是扯着我们两个小孩,啊。

所以我把这个钱、米面偷着给那个穷人送,过去穷人没啥吃嘛,但我维持了几个穷人,人家后来在运动中间,人家就当了国家干部了,他不但没人打我,他还派人保护我。所以未从添饭修谁去,一早把人为,你一早要为人,你到用着你了,我才跟那前为着你,哦,你用着我了,我才不理你,是不是啊?人要以前为人,我说的这个话,你们要想成仙得道,你必然要下苦功,你先下苦功,你自己要下苦,你自己不下苦,想成仙得道到王母那儿去,是不可能的。

另外,咱们这一本《炁體源流》书上,那么第三张,祂们上边说完了,遍地金莲一起开就在目前,你们看看目前修道人多少?你们都是天上的人下来的呀,啊,应该加紧时间修。(遇而不修为下鬼,为圣为凡随乎人。

初下手,最难行,离了散乱又昏沉”,这一个昏沉散乱,那么《太乙金华宗旨》有,也说得很清楚,啊,昏沉散乱是你自己不小心。那么你打坐的时候,眼睛往下一沉,马上这个阴气就上,但你,它一上来,你把两个眼睛往上看,往你天心里头看,你越静越好,静一静马上瞌睡也没有了。那么,提起青锋剑,高山去把阴魔战,战退阴魔好修仙。你把阴魔战不退,你未从打坐都想睡,那就是阴气。啊,你起来站一站,活动活动,这是打坐的必要的东西,啊。

松不得兮紧不得,贵在绵绵与勿勤”,这个用功的时候,不要太勤苦了,你太用心的话,容易遭热,遭魔。就像个小孩,我行(háng)坐行不坐,我就像玩哩,实际上你本身上的元神,就在这儿坐着哩,但你再去一打坐一用心,那就是后天的识神,啊,就是后天的,先天的元神祂在那儿没动,祂动的时候,死的时候动,成仙得道能动,啊。

大丈夫,有真学,必将神气分清浊”,将一个神和气要分清浊二物,天动地静,天清地浊嘛,要把清浊两个东西分清楚。

先天神兮最清明”,先天的神兮,先天那个元神,祂最清了,祂什么都不爱做,祂喜欢静,不喜欢动。“后天神兮乃(为)),(扫除浊物守清明)”,后天的神兮,他爱动,这样子想,那样子想。只要你断绝思虑,把一切的思虑断绝以后,自然清静。但打坐的时候,我希望这一次,呃,你们大家慢慢的,掌握这个清静,我们这个就是以《清静经》为主宰嘛,啊。

闭塞三宝居灵谷”,这不是把灵谷又说出来了吗?把三宝紧闭,三不妄出,六不妄入,外边的六贼不要再给进了,本身上的三宝精气神,不要叫他随便出去,只要能保护住本身上的元神不动,自然而然的成功。眼不观色耳不听,口不言语自长生。那么我说话伤中气,内里边念这呀念那呀,内里边念比外边伤的更厉害,你外边口念阿弥陀佛啊,这经那经啊,自赶张口念,是伤的后天的中气。那么你口不念,心念,心念就动元神,心念就用元神,一切的精华、一切的精力都在元神跟儿去哩。那么元神,心里念,伤祂伤的最厉害。

那么讲到这个吃饭,不要过饱,不要过饥,饱者伤三天元气,过饥者伤三天元气,一恼一恨伤三十天,减你三十天元气。大家最紧,千万不管什么事情,不要恼怒,一切的病都从恼怒上得,但么你把这个恼怒解释开,你把你气死了,打针吃药谁替你?没有人替你,你知道气它没有用。就是当场对立,你让开,让开这个场合,你过去转一圈,心里放宽了高兴了,你后来一高兴,那对方那个人不高兴,一看你高高兴兴了,他也自动的烦恼化了。这就是调和心性,啊。

这,“这灵谷,即窍儿)”,这个灵谷即是窍儿,这个灵谷就是先天的房子,就是像我们盖的这个房子,元始天尊住的房子,那刚才我就说,那无边呐,看不到边,无沿无边看不清楚。那么,元始天尊那个诰那前四句,说的是最高的先天之上,祂是最高最高的,祂的房子一眼看不到边。刚才我就说的那四句,啊。

窍中调息要深思”,在这个先天窍调息,调什么息?调先天的,自心为息,一呼为阳,一吸为阴,一呼一吸为之一息。那么这个一息,你能掌握好的话,这一息能夺一天的这个失去的这个东西,那么这一天的伤神的东西,就在这一呼一吸就能调整过来,他就这么炼呢。

一息去,一息来,息息相依时相偎”,哦,呃,也不要怕他,也不要咋么着,这是张三丰,把这个玄要歌说出来,刚符合我们这个谷,祂这才有短短的两篇文章,祂就把这个灵谷,啊,说了两个,说的中央,黄土,黄庭,黄庭也是这个谷,中央也是这个谷,中央戊己土嘛,也是说的祂。说来说去都是先天的真意,真意属土,啊,土就是中央黄庭,就是炼丹的八卦炉,它把日月,那么,借来东家男,请来西家女,啊,男女入洞房,都在黄庭宫,啊,都接近这个黄庭。大家要知道这个黄庭宫是谷,就是一个房舍吧,就是我们盖的这个房舍,啊。

另外这个炼丹的时候,“幽幽细细无人觉,神气团冲九窍开。照此行持得窍妙,昏沉散乱从何来?)”,空空洞洞无人知,不要太用心,得自自然然,不要用意,用意调息,越调越麻烦,你就丢不掉,你自赶数息,数它做什么?你只要安静以后,你神,我们说一个标准,你们,凡是人,谁不做梦,那个梦地里那个人,他有没有呼吸?有些人问我,说我也想到阴曹地府看看,我说可以呀,他说怎么去?我说很容易。他说怎么容易呀?我说你做过梦没有?他说梦,一天做的个无数。

我说对呀,那个梦地里,你见过你妈没有?你见过你爸没有?他说有时候也见呐。你跟你爸跟你妈说话了没有?他不说了。我说你的灵魂夜间出去,那就是阴神出去了,离开本身,离开本身把一身的精华全部带走。那个做梦,比一天劳累还厉害,你黑了做一个梦你起来,你身体疲劳的厉害。这个梦就是,我们炼的话,就是叫这个梦中这个人不能出去,怎么把它这个后天那个识神不出去?它把一天的阴神都由它管。没有它,降不住一天的阴神,这么一说明,阴神是降不住的。

没有祂不能静,没有元神不能动,那么元神爱静,怎么做动?元神有时候要动,祂这个动跟后天的动不一样。祂这个动,必然五气动,祂才能动。那么后天的个真意,祂把,那么十大天,五天的真气,五脏六腑的真气,完全勾引上来,入到黄房,没有祂炼不成。有阳没有阴,不能成道,有阴无阳,更不能成道。

啊,所以这个阴阳两个字,一举一动,一说一句话,我们开口是阳,合口属阴,我们一举一动都是有阴阳的。不能说没阴阳。如果我们这个电亮,它从哪儿来的?就是后边有电,那里边有钨丝,那个钨丝是谁?那个钨丝就是我们人身上那个真人,没有真人它不会亮。这个灯泡是外形,那么书上说明的,我大概给那么。

两目之光,两目之光乃是元神真意之体,你记住,你把它记住。这是必要的东西,你们拿着日记本就是记到必要,两目之光乃是元神真意之体。我们的元神真意祂没有体,没体祂都不能存在,这个光就是我们的体,这是真的。

那么六祖慧能,五祖慧能,说过这一句话,心是地,性是王,王居心地上,王在身心在,王去身心坏。祂最后说,我说的是天心,而不是说的人心,祂这一句话证明了。刚才我说的这个,心,就是以道心观天心,或者以天心观道心,只要你看祂,日常用一切的东西,来看祂,久而久之,九窍自然开,九窍一开,那么元神就快要出现了。啊,佛家讲的明心见性,我们这就要见本来的真面目,就在此中参,在哪块儿?就在这个谷神中间参好。那把今天就说到这儿吧,时间太长了,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