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釋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覺意三昧 隋天台智者大師說

(2021-09-20 06:46:52) 下一个

http://buddhism.lib.ntu.edu.tw/BDLM/sutra/chi_pdf/sutra19/T46n1922.pdf

 

P. 1 《釋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覺意三昧》CBETA 電子版 版本記錄: 1.1 完成日期: 2002/11/04 發行單位: 中華電子佛典協會 (CBETA) cbeta@ccbs.ntu.edu.tw 資料底本: 大正新脩大正藏經 Vol. 46, No. 1922 No. 1922 釋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覺意三昧 隋天台智者大師說 門人灌頂記 辯法相第一   夫行人欲度生死大海。登涅槃彼岸者。必須了達妄惑之本。善知至道出要。妄惑 之本。是即意之實際。至道出要。所謂反照心源。識之實際即是正因佛性。反照心源 即了因也。而此二因。攝一切法罄無不盡。譬如清淨虛空之中。圓滿日光湛然而照然 此空之與日。非即非離非住非不住。而日善作破暗良緣。顯空之要。雖復滅暗顯空。 空無損益。理實無損事以推之。暗蔽永除。性乃無增。空界所含萬象皆現。而此虛空 性雖清淨。若無日光則有暗起。非以虛空空故自能除暗。暗若除者必假日光日若無空 無光。無照空。若無日暗不自除。然此暗性無來無去。日之體相亦不生滅。但有日照 空。則乾坤洞曉。以智慧日照心性空。亦復如是。如日非即空。亦不離虛空。若日即 是空虛空何能照。若日離於空。則不應依空而有照。慧日亦如是。非即心性空。非離 心性空。若即心性空。則不因修而有照。若離心性空修亦不能照。如日非住空亦非不 住空。以不住空故能照一切空。非不住空故終不墮於空。慧日亦如是。深觀心性空不 住心性空。能照一切空。非不住空故。雖照一切空慧心無動退。如日能破暗。顯出虛 空相。慧日亦如是。能破無明暗。顯發心實相。如日雖滅暗顯於虛空相。而空無損益 。慧日亦如是。能除無明暗顯發心實相。而於心性空不增亦不減。如日不損空。亦復 不益空。能除空中暗顯空界萬象。慧日亦如是。雖於心性空無損亦無益能斷諸煩惱而 成就萬行顯現一切法。如空雖清淨無日故暗起。心性亦如是。本來雖清淨。以無智慧 光則有妄惑起。如空雖清淨不能自除暗。而暗得除者必假於日光。心性空亦爾。本來 雖清淨不能自除惑。而惑得滅者必以智慧照。如日若無空則無光。亦無照。空若無日 者則暗終不除。慧日亦如是。若無心性空則何能有所照。若心性空無慧妄惑終不斷。 如暗無去來。日亦不生滅。解惑亦如是。假名說破惑。惑性無所有。不來亦不去實亦 無所破。智慧雖普照。其性常寂然。不生亦不滅畢竟無所照。如有日照空則乾坤洞然 曉。反觀心性空。則一切世間諸法。及一切出世間法朗然圓顯。以是義故。說智慧照 於心性。如空中之日。若能尋空日十喻達諸法相。因此入覺意海。是則名為辯諸法相 也 P. 2 釋覺意三昧名第二   問曰。云何名為覺意三昧。何等是意。菩薩覺是意故。即得具足三摩提耶。且復 諸法無量。何以但對意用覺以明三昧。答曰。覺名照了。意名諸心心數。三昧名調直 定。行者諸心心數起時。反照觀察不見動轉。以是義故名為覺意三昧。如所問言。諸 法無量。何以但對意用覺以明三昧。不論餘者。答一切諸法雖復無量然窮其本源。莫 不皆從心意識造。所以然者。有人言。若初對境覺知。異乎木石名為心。次籌量分別 名曰意。了了識達名之識。是為心意識之別。如是取者。即墮心顛倒。想顛倒見顛倒 中。若能了知心中非有意亦非不有意。則心中非有識亦非不有識。若意中非有心亦非 不有心。則意中非有識。亦非不有識。若識中不有意亦非不有意。則識中非有心。亦 非不有心。是心意識。非一故立三名。非三故說一性。若名非名。則性亦非性。非名 故不三。非性故不一。非三故不合。非一故非散。非合故不有。非散故不空。非有故 不常。非空故不斷。是故心意識不斷亦不常。若不見斷常終不見一異。是故說意者。 即攝於心識義。一切法亦然。若能深心觀察。破意無明則餘癡使亦皆隨滅。是諸法雖 復眾多。但舉覺意以明三昧。其義苞含靡所不攝也。復次如經中說。云何名覺意三昧 。於諸三昧中。得七覺意故名覺意三昧。所言諸三昧者。一切法皆是三摩提。以諸法 本來常寂不動故。復次三摩提略說者。有三種。一者世間。二者出世間。三出世間上 上。世間三摩提者。所謂欲界散心中。十大地定數欲界定未到地定。四禪。四無量心 。四無色定。出世間三摩提者。謂背捨勝處十一切處九次第定。師子奮迅超越等行行 觀鍊熏修禪。乃至慧行三十七品。三解脫門。四諦十二因緣等三昧。出世間上上三摩 提者。所謂十力種性三昧。首楞嚴等。百八三昧。乃至如十方界微塵等數三昧是為三 種三摩提。攝一切法。即是一切法故名諸三昧。云何得名七覺意。七覺意者。一擇覺 。二精進覺。三喜覺。四除覺。五捨覺。六定覺。七念覺。是為七覺。七覺之義乃有 多途。舉要略明不出六種。何等為六。一者因聞七覺。二者修行七覺。三者會理七覺 。四者起方便七覺。五者入法門七覺。六者圓極七覺。第一因聞七覺者。一切諸法本 性空寂畢竟清淨。而諸眾生無能知者。若遇諸佛菩薩及善知識說一切諸法本來空寂。 是人聞已即大驚悟。因是了達心及諸法一切三摩提。畢竟清淨空無所有得七覺意。是 人因聞發故故名因聞七覺。第二修行七覺者。若行人。雖知心及諸法一切三摩提。空 無生滅而倒想猶起。隨所起念。常以七覺調適。修心反照觀察。以觀行調適。故即便 豁然覺了。心及諸法一切三摩提。從本以來不生不滅如大涅槃。是則名為修行七覺也 。第三會理七覺者。若人藉此信法二行因緣。悟心及諸法一切三摩提。理同一真如。 而知真如亦非真如。若覺悟真如者。則於真如之理具七覺意。是以不住真如實際作證 。是則名為會理七覺也。第四起方便七覺者。若行人得理無證憐愍眾生興心萬行。隨 有所行悉知寂滅。雖知無住無行而以七覺善巧修一切自利利他三摩提行。如空中種樹 。是則名為起方便七覺也。第五入法門七覺者。菩薩若能如是不依心及諸法一切三摩 提。若真若俗。即是具足二空之觀。得入中道。雙照二諦隨心所念。則自然出生一切 P. 3 十力種性諸三昧等。而亦不得諸三昧相。所以者何。諸陀羅尼相空。諸三昧諸三昧相 空故。於一切陀羅尼三昧功德智慧中。心無住著。是則菩薩七覺分分圓顯。故名入法 門七覺。亦名開佛知見。若能開佛知見。則心心寂滅。自然流入。十住十行十迴向十 地及等覺清淨禪中。是故得名入法門七覺也第六圓極七覺者。若菩薩摩訶薩。住金剛 三昧清淨禪中。朗然大悟得一念相應慧。寂然圓照一切了了分明。是名圓極七覺。亦 名無上妙覺。亦名無學七覺。以如是等諸七覺義故。菩薩從初發心。所有觀行法門。 終至極果通名七覺意。亦名觀心相。亦名反照識。如是等種種名字無量三昧者。秦言 調直心。亦名常寂定。如明鏡不動靜水無波。若對眾境影像。皆現心亦如是。性雖明 淨以念動故。則無所照。了因上修習。即得念無動轉。普現法門。對此定已心無邪曲 。名為三昧。故云覺意三昧 釋覺意三昧方便行第三   問曰。已知覺意三昧名義如是。行者行何方便得此三昧。於諸三昧得七覺意。入 深法性到大涅槃。獲常樂我淨。為一切眾生作無上洲渚。答曰。行者為成就大悲度眾 生。故求無上菩提至真之道先當立大誓願。發志誠心以誓自要。若我所學其事不成。 終不中途有悔生退沒心。爾時心如金剛決定信。知諸法畢竟空寂。而不捨無邊眾生。 故修諸行。云何為修。若行者了知心及一切諸法。皆無所有不生不滅。寂然清淨。而 能善用六度方便。以自調伏虛妄之心。妄心既息三昧自發。何等為六。若行者知心及 物如夢。所見皆無有實是於一切所有悉能捨離。常自覺識不令慳著想起。亦當迴此清 淨捨心。遍施眾生。是時名修淨施之心。因是心故。則能趣向檀波羅蜜。若行者知心 如幻。外諸惡法皆不可得。雖對眾境常自覺了。不令惡念心生。是時名修淨戒之心。 因此心故。則能趣向尸波羅蜜。若行者知心如焰空無根本。外之八法亦皆無實。是故 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常自覺了不生愛恚。是名修堅固忍。因此心故。則能趣向羼提波 羅蜜。若行者知心如化。常自覺了。觀行相續。不令懈怠放逸心生。是時名修精進之 心。因此心故則能趣向毘梨耶波羅蜜。若行者知心如鏡中像。一切所緣諸法皆無所有 。於行住坐臥四威儀中。亂想不起假令失念尋即覺知。故妄波不起心常寂然。是時名 修清淨定心。因是心故。則能趣向禪波羅蜜。若行者了知心如虛空。六識所緣內外諸 法。皆無所有。畢竟空寂善用無所得心破諸顛倒不得一切法不著一切法。了達一切法 。是時名修正智慧心。因是心故。則能趣向般若波羅蜜。行者若不修如上六種向道。 清淨之心則不堪修甚深三昧。是故欲修覺意三昧者。應須善學如上六度方便。此六方 便攝一切方便。若能善用調伏六蔽麁心令意柔軟。然後審諦細心觀察入正慧門。是名 習學甚深三昧初心方便 釋覺意三昧明心相第四   問曰。行者欲入此三昧。當對幾心相而觀察之。答曰。諸經論中辯心相。各各不 同今不具述。是中略明四種心相以為觀境。何等為四。一者未念。二者欲念。三者念 。四者念已。未念名心未起緣境欲念名心欲起緣境。念名緣境心滿住。念已名緣境心 P. 4 滿足已謝滅。問曰。心相眾多。何以但舉此四運心相答曰。此四運心相攝一切心。如 緣惡法。未念惡法。欲念惡法。念惡法。念惡法已。如緣善法。未念善。欲念善念善 念善已緣諸六塵及三毒等。一切煩惱乃至行住坐臥。言語飲食所作施為一切諸事。皆 有如上。四相之心。及緣一切世間法。皆有如此四相之心。是故但說四種之相。以為 觀境靡所不攝。問曰何謂為相。答曰。攬而可別名為相。心識之法既無形質。若不約 此四運之念分別則難可了知。若不可了知則不可觀察。故須先以四相分別。若觀分明 了達此相非相。即入一相平等。問曰觀欲念。念二運心相可爾。未念。未起則為無心 。無心故則無相可分別。念已。已滅亦與無無異。無法即無相。云何可觀。答曰。未 念雖未起。而非畢竟無心。所以者何。譬如人未作。從有緣事即便作。作不可以未作 故即便無人。若定無人後誰作。作以有未作人故。則後有作人心相。亦應如是因未念 故得有欲念。若無未念之心。何得有欲念心耶。是故未念雖未起。不得言畢竟無也。 汝言。念已心已滅則不可觀者。是亦不然。念已。雖滅亦可觀察。譬如人作竟不得言 無人。若定無人者後誰更作。念已。心滅亦復如是。不得言永滅無心。若心滅已永滅 者。則是斷見說無因果。是故念已雖滅亦可得觀。問曰。汝云何觀心。若觀過去心。 過去心已過。若觀未來心未來心未至。若觀現在心現在心不住。若離三世則無有別心 。更觀何等心。答曰。汝問非也。若過去永滅畢竟不可知者。云何諸聖人能知一切過 去心。若未來心未至不有不可知。云何諸聖人能知一切未來心。若現在心無住不可知 。云何諸聖人。能知一切十方眾生。現在念事。知世鬼神尚自能知己三世心。亦能知 他三世之心。何得佛法行人。而起斷滅見。謂無三世心。如龜毛兔角不可得知。當知 三世之心雖無定實亦可得知。故偈云。諸佛之所說雖空亦不斷。相續亦不常。罪福亦 不失。汝勿斷見住無所知。不修觀行猶如盲人。雖對眾色而無所見。汝亦如是。於佛 法中無正觀眼。空無所獲 釋覺意三昧入觀門第五   問曰。已知四運心相。攝一切心。行者云何觀察此心。通達實相圓照。分明諸三 昧具七覺意。答曰。行者先以大誓莊嚴。善修如上六度法門。以調其心。信知諸法畢 竟空寂。而我為無明所覆未能覺了。必須勤修正觀行到。乃知豈可虛心妄解而自毀傷 。既能善自調和。然後隨心所起。以無所住著之心。反照觀察未念欲念念念已之相。 爾時諦觀未念心為滅。欲念心生。未念心為不滅。欲念心生。未念心為亦滅亦不滅。 欲念心生未念心為非滅非不滅。欲念心生。如此於未念四句中。觀欲念心生皆不可得 。若不得欲念心生亦不得不生。即於心性而得解脫。云何名於未念四句中。觀欲念心 生不可得。一先約未念初句。觀欲念心生不可得。若謂未念心滅有欲念心生者。未念 心已滅欲念何處生。為即未念滅生。為離未念滅生。若即未念滅生欲念者。滅法不應 生。以生滅性相違故。若謂即滅中有生。生滅不相違者。是事不然。若爾應如熟果皮 中有核。皮爛核出。皮非是核核非是皮。何得皮即是核。心法亦如是。即滅不得有生 。是故即未念滅欲念心生不可得。若謂離未念滅有欲念心生者。則為無因而有生。是 P. 5 事不然。以生無所從生是則不名為生。如虛空無所從生。故虛空不名為生。當知離未 念滅欲念心生不可得。行者如是。若即若離中。觀未念心滅欲念心生。畢竟不可得。 二明約未念第二句。觀欲念心生不可得。若謂未念心不滅欲念心生者。為即不滅生。 為離不滅生。若即不滅生不滅已是生。是生何得生。若是生能生此生。復應有生。生 則有無窮生。若此生生生是事不然。若是一體生一中不應有多生。如一指中則無多指 。若是異體生。則不應名生。生以生體別不能相生。故如桃柰體別。桃不生柰。柰不 生桃。是故即未念不滅。欲念心生不可得。若謂離未念不滅。有欲念心生者。欲念何 處生。若生無處生。即是無因生。若是無因生是則為非生非生而說生者是事不然。以 墮無因果過。如說石女之子黃門之兒。當知離未念不滅。有欲念心生不可得。行者如 是。若即若離中。觀未念不滅。欲念心生。畢竟不可得。三明約未念第三句。觀欲念 心生不可得。若謂未念心亦滅亦不滅。有欲念心生者。若是亦滅生何須亦不滅。若是 亦不滅生何須亦滅。以不定因不能有定果。故不能根人不能生定根之子。若謂亦滅亦 不滅。體一無異故。有欲念心生者是事不然。而今亦滅非亦不滅。亦不滅非亦滅。性 相違故不應體一。不異能生於欲念。如不定根人二根體非一故。不能生一子。若謂亦 滅亦不滅體異。二各能生欲念者。體異即還是定滅。定不滅何名亦滅亦不滅。若是定 滅定不滅。各能生欲念者。即應二欲念生。今實不爾。若二各不生則無欲念生。行者 如是觀時。未念亦滅亦不滅。欲念心生畢竟不可得。次明約未念第四句。觀欲念心生 不可得。若謂未念心非滅非不滅。有欲念心生者。若因非滅生不須非不滅。若因非不 滅生則不須非滅所。非各異不應俱以為因。亦是相違之因。不能共有一果故。如水火 互非終。不於中而生果實。若謂俱因二非。而有生者是事不然。若二非之處各是有者 。二有還應生二生今實不爾。若二非之處各是無。則無能生。何能生所。若無能生。 生所生者。即生不名為所生。以所生無從生故。行者如是觀非滅非不滅。欲念心生畢 竟不可得。復次行者既能如是約初運未念四句中。觀欲念心生不可得。已即當還約欲 念心生四句轉觀。觀未念心滅不可得。云何為觀。若謂未念心是滅者。為欲念心生未 念心滅。為欲念心不生未念心滅。為欲念心亦生亦不生未念心滅。為欲念心非生非不 生未念心滅。如是還反約欲念中四句推求未念心滅。畢竟不可得(推檢之相還轉用上約未 念中四句。觀欲念意言句一類。細比作自得具作云云)若行者不得未念欲念心生滅。則不得不 生滅。亦生滅亦不生滅。非生滅非不生滅。但以凡夫顛倒妄。於未念欲念及一切法中 。計有生滅乃至非生滅。非不生滅。虛誑無實。皆不可得但有名字。名字之法不在內 外兩中間亦不常自有。即是無名字。若不得生滅等四句名字。亦不得無名字。不得名 字故非假。不得無名字故非空。不得假故非俗。不得空故非真。不得俗故非世間。不 得真故非出世間。不得世間故非有漏。不得出世間故非無漏。不得有漏故非生死。不 得無漏故非涅槃。行者如是觀未念欲念時。若不得二邊則不取二邊。若不取二邊則不 執二邊起諸結業。若無二邊結業障覆。正觀之心猶如虛空湛然清淨。因是中道正慧。 朗然開發雙照二諦。心心寂滅自然流入大涅槃海。若觀未念欲念。如是餘念念已及一 P. 6 切心法類亦可知。是則略說正觀相。復次夫修正觀則有二種。一者總觀。二者歷別觀 。第一所言總觀者。若行人未有大方便力。不能一切處中觀察實相。故當先於坐中照 了心意。是則名為總觀心意。第二所以名為別觀者。若行人方便善巧能一切處中常得 用心。是歷別觀於心意。復次行者欲入三昧。要先於坐中而觀心意。然後亦當一切處 中悉觀心意。所以者何。四威儀中唯獨坐時。身心安隱不沈不浮。不異緣生故則心審 諦事有觀法。故經云。端坐念實相。是名第一懺。是故行者。當先於閑房靜室而修三 昧。云何為修行者。應當善自調和身心等。事事如禪法中說。此中應廣明。行者既能 善自調和。是時當於坐中。正念觀察心意識等。四運之義。悉不可得。觀行破析悉如 上說。是時名於坐禪中修行三昧。行者如是知心意識不見不得。復當隨有所作。一一 諦觀內外心。外心名作者內心名受者。大集經中。說作者受者行人。觀於作者凡有六 事觀。於受者亦有六種。內外俱觀有十二種。是三昧境能生三昧。行者應當隨所起處 而觀察之。外作六者。所謂。一行。二住。三坐。四臥。五作作。六言談。內受六者 所謂一眼受色二耳受聲。三鼻受香。四舌受味。五身受觸。六意緣法是為十二觀境。 是三昧門第一。若於行時即應觀行中。未行。欲行。行。行已。心相通達皆不可得。 雙照分明如前所說。復作是念。如是行動由心運役故有去來。反觀行心不見住處。無 有生滅一切相貌。當知行者畢竟空寂。第二若於住時。即應諦觀。未住。欲住。住。 住已。心相皆不可得。雙照分明具如前說復作是念。如此住者。由心制御竪身安立故 名為住。反觀住心不見處所。況復生滅一切相貌。當知住者畢竟空寂。第三若於坐時 即應諦觀。未坐。欲坐。坐。坐已。心相皆不可得。雙照分明亦如前說。復作是念。 如此坐者。由心迴轉屈脚安身故名為坐。反觀坐心不見生滅亦非內外。當知坐者畢竟 空寂。第四於眠寢時。即應諦觀。未眠。欲眠眠。眠已。心相皆不可得。雙照分明亦 如上說。復作是念。如是眠者。由心勞乏。即便放任六分。委臥故名為眠。反觀眠心 不見相貌。當知眠者畢竟空寂第五若於作時即應諦觀。未作。欲作。作。作已。心相 皆不可得。雙照分明亦如上說。復作是念。今運身手。作諸事業舉手下手由心迴轉。 得成眾事故名為作。反觀作心不見動轉。當知作者畢竟空寂。第六行者若於言語讀誦 之時。即應諦觀。未語欲語。語。語已。心相皆不可得。雙照分明亦如上說。復作是 念。如是音聲。有所談吐由心覺觀。鼓動氣息衝於六處。咽喉脣舌齒齶等故有此言談 。反觀語心不見蹤跡音聲住空。當知語者畢竟空寂。是為行者觀於外心六種事業。悉 知空寂不見作者。有定實相。是故菩薩於一切事中。修行三昧。故般若經中。佛告須 菩提。若菩薩摩訶薩行時知行。乃至坐時知坐。臥時言語身服僧伽梨時。悉知已不可 得。故是為菩薩摩訶衍。復次行者。觀於內心有六種。受知無受者。所以者何。諸受 雖空若不觀察。能作無量煩惱生死因緣。是故行者。應當隨是諸根所受塵時。一一觀 察。云何觀察第一行者眼見色時。即應諦觀。未見色。欲見色。見色。見色已。四運 之相皆不可得。雙照分明廣說如上。復作是念。如是見者。即無見相。所以者何。於 彼根塵空明之中。各各無見亦無分別。和合因緣出生眼識。眼識因緣出生意識。意識 P. 7 出時。即能分別種種諸色。亦依於意識則有眼識。眼識因緣能見於色。而生貪著。是 故即當反觀念色之心。如是觀時不見此心從外來入。而生領納。亦復不見心從內出而 生分別。所以者何。外來於我無事。若自有不待因緣。當知受者畢竟空寂。故淨名菩 薩云。所見色與盲等。第二行者耳聞聲時即應諦觀。未聞聲。欲聞聲。聞聲。聞聲已 。四運之相皆不可得。雙照分明廣說如上。復作是念。如是聞聲。無有自性。但從根 塵和合而生。是意識想分別故。於所聞。生諸煩惱及於惡業。即當反觀緣聲心識。不 見體性。當知聞者畢竟空寂。故淨名菩薩言。所聞聲與響等。第三行者鼻嗅香時。即 應諦觀。未嗅香。欲嗅香嗅香。嗅香已。四運之心皆不可得。雙照分明廣說如上。復 作是念。如是香者是無知法。所有鼻根本亦無知。和合生識假名說。知虛妄意識得所 領納。而生分別起諸煩惱生死業行。即當反觀。意識不見根源及與相貌。當知領受者 畢竟空寂。故淨名菩薩言。所嗅香與風等。第四行者舌受味時。即應諦觀。未受味。 欲受味。受味。受味已。四運之相皆不可得。雙照分明廣說如上。復作是念。如是受 味實無自性。所以者何。外六味六味無分別。內舌根本無知故。但從和合因緣而生舌 識。此識亦不定在內外兩中間。故是中心意強取味相。生著分別。故有一切諸使煩惱 。是時即當反觀。著味心意識等不見住處。況有生滅一切相貌。當知分別味者。畢竟 清淨故。淨名菩薩言。所食味不分別。第五行者身覺觸時。即應諦觀。未覺觸。欲覺 觸。覺觸。覺觸已。四運之相皆不可得。雙照分明廣說如上。復作是念。如是覺者。 不從內生。亦不從外來。所以者何。冷暖軟滑等。悉非外來故。離冷暖等。無別來法 故身頭等六分非是生法。故離身六分亦無生法故。二和合身識生時。即名為覺。而此 識性不在內外。無所依倚但以心意。強作分別。謂證諸觸。生苦樂想。故有愛恚一切 煩惱。是時即當反觀。緣觸心識不見住處。況有生滅一切相貌。當知能覺觸者。畢竟 空寂。故淨名菩薩言。受觸如智證。第六行者意緣法時。即應諦觀。未念法。欲念法 。念法。念法已。四運之心相皆不可得。雙照分明廣說如上。復作是念。如是意識。 攀緣諸法悉是虛誑。無有實事。所以者何。法如幻化性無實故。心如陽炎無暫停故。 法無定性不可緣故。心無住處誰是能緣。若離能緣所緣更無別緣。豈知但以虛妄憶想 。強起分別是法而生諸見一切煩惱生死業行。相續不斷。是故行者。為破虛妄顛倒想 。及隨緣境時。即當反觀。反觀心意識根源。諦觀心時不見住止及與生滅一切法相。 若心無住處生滅諸相。當知此心則不可得。尚不得心況心數法。若無心數一切諸法竟 何所依。是故經言。我心自空罪福無主。一切法亦如是。無住無壞。行者如是觀心意 時不得一切法。當知所攀緣法。畢竟空寂。故淨名言。知諸法如幻相無自性無他性。 本自不然今則無滅。如是之言當何謂也。前破未念欲念心正觀相應以十二事中。應當 一一分別說。行者如是觀察時。亦當應識有三種心。一者觀亂心。二者觀定心。三者 觀於觀心。云何名為觀於亂心。如上所說種種事中。行者初學未了諸法。於是境界悉 有亂起。一心諦觀不見心相。則無有亂。其心安隱行住坐臥。身心寂泊澹然不動。即 是定心於是定心。若不觀察。多生染著。如淨名菩薩言。貪著禪味是菩薩縛。是故當 P. 8 觀定心不可得。尚無有心定在何處。當知此定從顛倒生。如是觀時不見於定及與非定 。不生貪著得脫定縛。故淨名經言。以方便生是菩薩解。是名觀相觀。於定心觀定心 已。行者既未悟於理。或計我能觀心。是故不見有定亂相。當知如是妙慧最為殊勝。 著是觀慧即便自高。謂他不能解。如是念時是名智障。同彼外道。故釋論說。是諸外 道愛著觀空智慧。不得解脫。行者既知計有觀者。是大障礙不會泥洹。即當反觀能觀 之心。不見住處亦復無起滅。當知畢竟無有觀者。及非觀者。既無觀者誰觀諸法。不 得觀心即離觀想。故釋論云。念想觀已除。戲論心皆滅。無量眾罪除。清淨心常一。 如是尊妙人則能見般若。是名為觀於心性。故大集經亦言觀於心。心是三觀者。即三 三昧也。所以者何。於初觀中能破一切種種有相。不見內外。即空三昧也。第二觀中 能壞空相。是則名為無相三昧。第三觀中不見作者。此即名曰無作三昧。菩薩行是三 昧時。則能破壞三倒三毒心意識相及三有流。亦能降伏四種魔怨。所以者何。夫煩惱 者。悉是亂惑。如是觀空能了煩惱性無動轉。即是菩提故諸法無行。經云。貪欲即是 道。恚癡亦如是。如是三法中具一切佛法。若煩惱是菩提。何得復以菩提而惱菩提。 若知煩惱相空即是菩提。度煩惱魔餘三魔亦如是。所以然者。如思益經云。愚於陰界 入。而欲求菩提陰界入。即是離是無菩提。當知觀空即度陰魔。如思益經又云。生死 是涅槃無退沒生故。當知觀空即度死魔。首楞嚴經云。魔界如即是佛界如。魔界如佛 界如。一如無二。如是故不出魔界而得佛界。當知觀空即度他化天子魔。菩薩行三空 正觀。即時不復恐怖四魔。亦不得四魔而能度四魔。故釋論云。除諸法實相。其餘一 切皆名魔事。若能善修實相即無魔事。是故行者善觀此意修行三昧。終無魔事。若離 此觀分別憶想必定墮魔網中。故釋論云。若分別憶想即是魔羅網。不動不分別是則名 法印。復次行者能善修如上三觀。破一切法心無所著。雖知眾生空相而常念大悲。不 捨一切眾生。學諸波羅蜜起十力。觀察法界種種法門。長養一切諸善功德 釋覺意三昧證相門第六   行者如是行時。必定當入外凡位中。因是位故得入內凡初發心住。云何名為外凡 位。外凡者。是鐵輪菩薩。具煩惱性。能知如來祕密之藏。亦名外凡十住。其名云何 。一名信心。二念心。三曰精進心。四慧心。五定心。六不退心。七迴向心。八護心 。九戒心。十願心。行者善修三種觀。觀於諸法。若心安住念想心息時。或於入觀。 或於住禪中。或出四威儀中。爾時自覺身心豁然。空寂如影不實。外視諸法似如浮雲 。亦如幻化。必當於此生方便慧解。及知諸法不生不滅。生死涅槃無有二際。若聞十 二部經。亦自開解得此慧。故自知身中祕密之藏。一體三寶與佛無異。亦能巧說三乘 法要。言語無盡。雖未證真。相似慧力了了無礙。得此證故。名曰信也。但初信心功 德如是。況下九心而當可說信因緣。故知法實相是第一義。萬行之本眾靈之源。是故 於一切時常念無生。破壞種種邪見妄執。成就正念。安心一相如如之理。無所取捨故 。名念心成就。勤行三慧。進趣菩提無有懈怠名精進心。精進勤行聞思修故。因是獲 得正智慧眼。覺一切法其心轉明。能入實相而無所著。故名慧心。智慧力故破諸亂惑 P. 9 。安心理性入深三昧。故名定心。禪定因緣扶同正慧即得堅固。亦能長養大慈善根。 名不退心。心力勇進能遍了諸法。悉入無生。是時有所作事並趣菩提。莊嚴萬行者。 普施眾生名迴向心。妙善開敷勤心長養。不令諸過得入損於善根。故名護心。既能善 遮內非。亦當嚴防外惡。為防惡故修二種戒。謂性重息世譏嫌微細不犯。故名戒心。 既能內防諸漏。外以戒自嚴。是時心無覆蓋。習理之慧踰成明顯。既解了無生觀理之 時。實不見眾生可度。煩惱可斷。法門可入。佛道可成。菩薩爾時恐失大悲墮二乘地 。即作是念。諸法空中。當無眾生及與佛果。但世俗法中非無眾生乃至佛道。而一切 眾生以不知空故。輪轉五道其為可愍。我當為是虛妄眾生。起大誓願增菩提心。作是 願言。願得無生忍時。知眾生空及與不空。乃至菩提佛道亦復如是。以知空故發大誓 願而成就之。住是地中。能知空故過凡夫地。知不空故過聲聞地。若不住空不住不空 名為中道。行於中道真正願。故名曰願心。菩薩住是十心名鐵輪位。名曰外凡。是人 具煩惱能知如來祕密之藏。得相似中道智慧。住自性禪善修如是十種心。故心得開發 豁然意解。見如來藏悟一切法獲無生忍。爾時始得入發心住。住此位中即入內凡。名 銅輪位亦。名聞慧具足。亦名習種性。亦名伏忍。亦名十願。亦名發趣。亦名道慧。 亦名不生生。亦名開佛知見。如是等異名無量。所以最初名發心住者。行人從初發心 已來。雖有大慈大悲。禪定智慧無量功德。而未得實相般若。但是發心不名為住。始 於此位與理相應。故得住名。故瓔珞經云。入理般若名為住。又解言。發心住者。發 謂開發。住名得安止處。是始得開發如來藏理。得無生安止之處。具此二義。亦名發 心住。復次菩薩住是位中。具一切禪及與難禪。所以者何。一切禪者。有三種。一樂 法樂住禪者。初位能斷一切三界煩惱。永盡無餘。故於諸法無愛著。所有禪定不生愛 見無為自在。二出生三昧禪者。入初住位能生無量十力種性諸三昧等。三利益眾生禪 者。入是位中或面見十方三世諸佛。具大總持辯才無礙。以利眾生。或得六通。同事 度脫。是名初住具於三種一切義禪。得難禪時。亦有三種。一入是位中捨此身時。雖 無生死結業。而能起法性生身。遍現二十五有種種諸身。二入是位中。必定越過三乘 所證。一切法門。三入是位時於念念中。所有功德悉趣菩提。故瓔珞經云。三賢菩薩 。自然流入妙覺大海。是名初發心住中具足三種難禪。菩薩具足自性禪。一切義禪者 。是真初住入理賢人。名處在聖胎得無生忍。亦復悉知上地法門。於一心中具足萬行 。無量功德不可窮盡。其餘九住及十行。十金剛十地等覺妙覺。是諸佛境界。是菩薩 所知。豈是凡識之所能量。是則略說修行覺意三昧。最初境界。是中行者。當善取其 意勤而行之 釋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覺意三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