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梦参老和尚:一切从地藏菩萨开始

(2020-01-03 13:07:37) 下一个

 http://www.fotuo365.com/3g/view.aspx?m_id=6&id=66856

 

因缘

  2008年4月,有感于一己之愚痴,发愿去五台山朝拜文殊菩萨。文殊菩萨,音译文殊师利或曼殊师利。意译:妙德,妙吉祥。曼殊是妙,师利是吉祥,简称为文殊。表智慧,为过去七佛之师。中国佛教四大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地藏菩萨,文殊菩萨智慧第一、辩才第一,为众菩萨之首,被称为“大智文殊菩萨”,和大行普贤菩萨同为释迦牟尼佛的左右胁侍,合称为“华严三圣”。

  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华严经·菩萨住处品》说:“东方有处名清凉山,从昔以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文殊师利,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梦参老和尚就在五台山普寿寺说法。

  一九一五年六月,梦参老和尚出生于黑龙江开通县。 一九三一年,在北京房山县上方山兜率寺,依止慈林老和尚剃度出家,法名为“觉醒”。但是他认为自己没有觉也没有醒,再加上是作梦的因缘出家,便给自己取名为“梦参”。

  16岁,“他就读的东北军校要合并到南京军校,梦见自己掉到冰冷的海里,一位老太太摇着小船迅速将他救起,送至岸边,告知他顺着这条路上走,碰见那几间不是平常所见的房子,那就是你一生的归宿。那时的他根本不知佛法僧三宝,甚至连庙的形式也不清楚,但是他能理解一生归宿的含义,就寻梦到北京房山县上方山兜率寺发心出家,法名觉醒。这个梦巧妙的将他手中的枪杆换成佛珠,杀戮战场转为度生道场。”同年,梦参小师傅在北京拈花寺受比丘戒,梦见拈花寺祖师遍融老和尚要他去朝九华山,明朝时候的遍融老和尚,几百年后,在梦参小师傅的梦里指示他去朝九华山,那时的梦参小师傅尚且不识这个梦里的老和尚,醒来去祖师殿辨认,才识得祖师。九华山在哪里?不知道!别人告诉他,九华山在安徽省青扬县!随即,梦参小师傅南下九华山,朝礼地藏菩萨道场。正遇上六十年一次开启地藏菩萨肉身塔的法会。因缘殊胜,为老和尚尔后弘扬地藏法门种下深远的影响。

  在九华山,梦境提示梦参师傅去鼓山。当时,虚云老和尚于鼓山创办法界学苑,请慈舟老法师主讲《华严经》,梦参师傅决定依止慈舟老法师学习《华严经》。历时半年,因语言、饮食与学习等因素,仍无法契入华严义海,告假想走,梦中不让走,“遂亲自向慈舟老法师请法,之后决定以拜诵《普贤行愿品》、燃身臂供佛的苦行,开启智能”。虚幻梦想,竟成就一生的法缘,他以后被政治圈入牢狱,几乎想自绝身命,又是做梦在告诉他将来还要弘法。若非累劫的善根福德,又如何能五梦成此生:一梦出家、一梦朝九华山、一梦去鼓山、一梦留下来、一梦挽救色身,人生如梦,梦也决定了人生,即幻即实,如梦如真。

  一九三六年,梦参师傅赴青岛湛山寺,依止倓虚老法师学天台四教,并担任湛山寺书记,负责倓虚老法师的庶务以及对外连络事宜,奉倓虚老法师之命,礼请慈舟老法师北上青岛湛山寺讲律,又护送慈舟老法师到北京,开讲《华严经》。是年年底,梦参师傅再度奉倓虚老法师之命,赴福建厦门万石岩,礼请弘一大师北上弘律,历时半年之久。弘一法师自出家后,严守戒律,多数时候都在闭门清修,少与人言,梦参师傅因《梵网经》的请法因缘,质问弘一大师:“老和尚,老和尚,要是有人请您讲经,而您不去,算不算犯戒呢?”弘一法师没做声,次日,递了张纸条给梦参师傅,同意北上湛山寺,开讲《随机羯磨》。

  一九三七年,梦参师傅担任弘一大师的侍者,半年内,以护弘老生活起居,深受弘一大师身教的启发。当时并就近依《占察善恶业报经》所描述的占察轮相,请弘一大师亲手制作一付,以供修习。 弘一大师为了答谢他担任半年的外护,亲赠手书的“净行品”偈颂乙本。

  梦参老和尚曾学习密法十年,也曾依靠着《华严经》“假使热铁轮,在汝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度过监狱中的三十二年。出狱后,到厦门南普陀寺重建闽南佛学院,并担任教务长一职,开讲《华严经》、《法华经》、《楞严经》、〈大乘起信论〉等。并赴美弘法,开讲《占察善恶业报经》、〈华严三品〉、《地藏经》、《心经》、《金刚经》、《华严经》等,现常住五台山普寿寺,开讲《大方广佛华严经》等,并数度应弟子邀请到加拿大、纽西兰、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地区弘法,九十五岁,声如洪钟,将佛菩萨的慈悲与智慧广宣流布。

  2007年9月,得缘读梦参老和尚的书《禅.简单开示》《随缘》《修行》,梦老九十余岁高龄,仍旧特别重视实修,每天临晨两点起床,做功课。书中文字,至为简单,心也简单,词也简单,而其中实修的智慧真是浩然如晴空,深深海底行,又有无比笃定的信心,高高山顶立。问道梦参老和尚的因缘,缘于梦老的书。

  四月的五台山积雪未化,天蓝如洗,白桦树斑斓的树干犹如油画,一草一木都在晒太阳,片云点太清里。“五台山又名清凉山,其地风劲而高寒,层冰结于阴岩,积雪留于炎夏,故名清凉。然地虽寒,而嘉木芬草,蒙葺山谷积灵异焉。”普寿寺没有香烟缭绕,却一切都井然有序,佛门清净之地,师傅们既庄严又优雅,轻手轻脚,斯文有礼,个个都那么柔和安详,出尘脱俗,富于慈悲心。

  参访之事不是那么一蹴而就,客堂师傅们说梦老刚从台湾回来,正好感冒了,不见人。我先去黛螺顶拜五方文殊,路遇僧人,头面礼足,三步一拜,经幡在树木间飘扬,神清气爽,我心飞翔;在塔院寺拜释迦牟尼佛的真身舍利塔,也找到文殊菩萨的发塔,蓦然想起仓央加措的诗: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月,

  我轻转过所有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

  我磕长头拥抱尘埃,

  不为朝佛,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翻遍十万大山,

  不为修来世,

  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强烈的执着匍匐而来,一低再低,求佛求智慧若能如求爱一般虔诚,何愁不成佛?怀想这首诗的时候,我看到自己并没有真的接受“缘起无自性”,而那些妄念,纷飞如雪,洒落似尘。

  夜读佛学院院刊,见如瑞法师讲《华严经》,文字十分美,法、辞、义、乐说无碍,心生一念:要是能见见这个法师多好啊!此时,尚且不知如瑞法师就是普寿寺的主持,仅仅知道主持外出,不在寺院。次日,尼众佛学院院长普寿寺住持如瑞法师奇迹般回来了,过堂之时,给大家讲简单开示,声音具足深沉的慈悲,听她的声音就感到被安抚,尼众佛学院的志业很大,如瑞法师甚为操劳辛苦,但一切都井井有条。感恩如瑞法师的慈悲,得以参访梦参老和尚。

  十五年前,因为癌症,梦老在美国动手术,医生说,最多再活五年,三个五年过去了,梦老的身体依旧很好,年轻的小伙子可能还赶不上他的脚力。老人一天只睡六个小时,除了专弘地藏法门,也讲其他经典,声如洪钟,而听力稍差,说话真如狮子吼——

  “很多人拜佛念佛都不信佛,你信吗?”第一句话,梦老这样问我。

  我当然信。

  “你信什么?”梦老的无影剑迎面劈来,他用了禅宗的法子来试我。

  “我相信我自己有颗清净圆明的心。”

  这个答案,是从南怀瑾老师的《圆觉经略说》里抄袭而来,初学佛的人,容易鹦鹉学舌,而要真正明白这话的内涵,证得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的清净自性,可能要多生多劫的修持。信佛乃是信自己的心,但绝不是信我们的狂妄心自大心刚愎心傲慢心自卑心懦弱心分别心争斗心诌曲心嫉妒心愚痴心邪淫心攀缘心等等,不是信第六意识上的分别与作意,也不是信第七意识上的执着,而是更深处的心地上的宝藏:地藏、真如、如来藏、金刚藏等,同体而异名,且妙不能言,有无不着,不落两边。

  地藏:心地上的宝藏,每个人心地上都有无量无边的智慧德能和才艺。净空法师这样阐释。而梦参老和尚,至今记得弘一法师在听《地藏经》第十三品的时候放声大哭,别人问弘一法师为什么要哭?弘一法师答:“你念念第十三品,你看看释迦牟尼佛的大悲心。”释迦牟尼佛临走想到末法众生,很怕众生堕地狱,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地藏王菩萨:“众生只要对佛教有一点善根,一丝一毫,一毛一渧,一沙一尘,你都把他们度了,千万不让他们堕地狱去。”地藏王菩萨痛哭流涕地发愿:“只要末法众生能对佛法有一丝一点善根,我都把地狱坏了,不让他堕地狱。” 《地藏经》是佛门孝经,所讲的内容既可接上智又可接下愚。下愚者看到因果孝道,上智者看到唯识真如的理体与妙用,非愚非智者看到人间亲情,看到诸佛菩萨的慈悲。地藏是什么?佛陀为何在《地藏经》中三次放大光明,将众生再三托付给地藏王菩萨?这当中是有深意的。

  “法身无去无来住寂光而不动,德相非空非有应随机以恒周” 这是显通寺大文殊殿的对联,如我所恋慕的文殊菩萨的智慧,地藏菩萨的德相,都是这样寂然不动涵盖乾坤且随机应化。参访之后,梦老赠我他讲解的《地藏本愿经》与《普贤行愿品》,心里极欢喜愉悦,感恩文殊菩萨的安排,一切无比妙吉祥。

 

  对话:

  问道记者:什么是佛法?

  梦参老和尚:你知道什么叫佛法吗?比如我问你,有信心吗?信什么?相信你自己的心,你的心就是佛,你这样相信过吗?假使你相信你自己是佛,佛都做些什么?那你跟着佛学,你都做些什么?打砸抢这是佛做的吗?把人给杀了,这是佛吗?你看过我的《随缘》《修行》《简单开示》吗?身口意三业都修炼好,这就是爱国护教。遇见乞丐,你念经回向给他,比给他钱还好。你看看《地藏经》,你就相信了。我跟你说,你也不会相信啊,如果你每天念一万声南无地藏王菩萨,你就信了。没有什么高深的道理,就是修行,光说没有用,总之是平常心,你念地藏菩萨就能保持平常心,你念地藏菩萨,这就叫修心。

 

  问道记者:怎么看佛法中的因果?

  梦参老和尚答:这个世界,它的组成,是由业组成的。造什么业就得什么报,你今生受的,过去做的,未来受的,你现在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恶缘要善处,别看眼前,有些人,看上去很善良,那是他现在,不是过去,过去可狠啦,现在受报了,你要知道他的前生,前前生,如果你看那个人,前生多劫都是好人,那才是好人。我经常跟人讲,一个山东青岛的恶人,到了广东,改过了,尽做善事,结果死的时候很惨,两艘船这么一撞下来,把他拦腰撞死了,广东人不了解他以前在青岛所做的,觉得他很善良,怎么这么死呢?所以,别光看眼前,现在受的是前生报,今生的坏事,还没报。特别在上海,富贵的和贫苦的差别很大,我第一次去上海是抗日战争发起那一年,第一次到上海,我16岁,这次到上海,我94岁,16-94,中间七十多年,变化太大了。业就是造作来的,自己作的,造善报就受善报,造恶业就受恶报。

 

  问道记者:为什么这么多人这么痛苦?

  梦参老和尚:看破,把这些都看破,没有苦乐,你的感受是虚妄,眼耳鼻舌身意都是虚妄,那两句话记得不?迷时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平等,这个道理,你不是学三年五年所能理解的。看破这些是假的,放下就全部都放下。

 

  问道记者:应如何修行?

  梦参老和尚:学习戒律,给众生祈祷,这是和尚应当做的。护教还得护人民,佛教有两句话:爱国爱教,没有个好环境,你能修道吗?国家不安宁,各国来欺凌,能修道吗?上海,现在的上海不是以前的上海,以前上海的法租界,不许中国人进去,不许狗进去,把中国人和狗划等号,外国人在中国修建的公园,不许中国人进去,现在这种现象没有了。爱国护教,修持戒律,给人民培福,祈祷世界和平,祈祷国家和平没有灾难,这是我们出家人应该做的,从哪里做起?先修炼自己,从我们自己做起。不伤害任何人,口里不说伤害别人的话,身体不做伤害别人的事,心里想的都是帮助人家,十善业,帮助别人解决困难,把你的身口意修炼好。太虚法师探讨的人间佛教,不止太虚法师啊,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这是佛说的。在世间,度世间。

 

  问道记者:佛法中的“指”和“月”的关系如何?

  梦参老和尚答:月亮是什么?你问我,我是指,月亮是佛,这不是真的,指也好,月亮也好,全是假的,不是真的。假的有真的,假里还有真的,如果说假的,你永远也明白不了,你现在不能当假啊,怎么办呢?你修,修到一定时候了,你知道了,哦,假的。水中的月,这更是假的了,你学的就是水中的月亮,空中的月亮,也是假的,都是可坏的,你的真心啊,它不坏的,但这个不是妄心啊,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十年八年还开不了悟,开悟那个悟就是月亮也好指也好,全都放下了。文字也是假的,但是如何放得下哦?对执着说放下,你现在执着什么,把你执着的东西放下,你现在还有男相女相老人相小孩相,到极乐世界,没有男女相,无相,哪里来得执着?人要不执着了,天下太平了,什么灾难都没有了。指就是契入的方法,真正契入了,一切都不存在。《心经》里观自在菩萨,看破才能放下,看破放下才能自在,什么都没有了。上海的地址变化好大哦,过去打仗,多少战士,什么都没有了。假的,空的。

 

  问道记者:佛菩萨广作智方便,如何善巧方便?

  梦参老和尚答:如何善巧?善巧方便,这在世间说,不大好,这叫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跟女孩子讲的,跟男孩子讲的,不一样,分别对待就是随缘,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一个大学生,你跟他讲小学生的课程,他不爱听,他都知道,越研究越明白,他自己修学了。多看,看多了就明白了。你没有用过功,用过功你就晓得了,有任何困难,你就静坐下来,念地藏王菩萨,或者念观世音菩萨,念圣号,你就知道了。

 

  问道杂志:现在自杀率越来越高,怎么办?

  梦参老和尚:我主要是讲《华严》的,到美国去,我专门讲《地藏经》。女孩子,压力受不了,心量小,受点委屈她就哭了,男孩子哭的少。解决不了问题的,没办法的,她就自杀了,其实忍耐一下就好了。想自杀的,每天念一万遍地藏菩萨,还想自杀吗?不过,很多人不信。说也说不清楚,摸也摸不到,但效果非常大,我从台湾到深圳到上海到雁荡山,人家不信我,信的是地藏菩萨,我讲地藏菩萨。念地藏菩萨的圣号:“南无地藏菩萨”,就这么念,这叫修行,有什么愿达不成,有什么事情想去做,念地藏菩萨,求地藏菩萨加持。

  

  梦参老和尚开示:

 

  1、 如何拜佛?

  礼拜时要注意,如果礼拜时很轻慢,怀着我慢心礼拜是不可以的,我的老师教我,绝不蹲摆拜垫,所以我们磕头都是往地下磕。弘一法师说礼佛还要摆个架子,这叫我慢礼。还有一种,求名礼,是说我礼佛,将来得个好名声,这是假修行,求名,求得人家赞扬。还有身心礼,身体在叩头,心里也在观想,若心里不观想只是身体在礼拜,这种作用不大的。有人说,到了佛堂不能对佛像这样直直看,认为这是不礼貌,我当时解释说,这个话是错误的,你不注意不观想,你礼佛,礼谁呢?这是第一个。你心不至诚,有人心礼身不礼,有人身礼心不礼,你心不至诚,这就属于身礼心不礼;要身心俱礼,心在观想,口在持名、赞叹,身体磕头,身、口、意三业清净了。还有一种智敬礼,一切的垢染都清净,智慧现前,我们不是圣人,但我们也这样观想,我能够念《华严经》的偈子,一遍一遍的念,这就属于智敬的意思。

  再深入就是遍入法界礼,这就是普贤的观想,法界一切诸佛都有我在面前给他顶礼。我们有时候做不到,没有观想那么远,但如果观想很正确,观想“一实境界”,那就能相应了。《占察善恶业报经》里不是讲正观现前吗?正观虽然做不到,修诚该做的到,诚心诚意的礼。如果心不诚时,不礼还好些,你心里至诚恳切,就是无量礼,心里胡思乱想,或你礼佛求名求利求发财都可以,但所得的加持利益太小了,这不叫诚心。要至诚恳切制心一处,不要胡思乱想的,但如果说我是想求什么,那么你得事先发愿,面对佛像,一边观想一边发愿说,地藏王菩萨加持我,我今天礼拜菩萨,求什么,把你要求的说出来,当你礼的时候,诚心至意的观想菩萨圣像,没有像就观想地藏王菩萨已经临到你头上了,或者观世音菩萨已经在你顶上住着,这样礼这样观想,你一作意,像就现前了。

  最后这个礼就是《占察善恶业报经》的实相平等礼,我跟佛跟地藏王菩萨都一样,平等平等,我礼佛就是礼我自己,礼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都是礼我自己。

  有一位老修行,他每天礼完诸佛,有三个头是礼众生的,向一切众生敬礼,包括老鼠、蚊虫都在内,都顶礼。因为《华严经》上说,十方一切诸佛跟十方一切众生平等平等;《法华经》上常不轻菩萨不是这样吗?见了众生都作礼,我不敢轻慢汝等,汝等是未来诸佛,这叫实相平等礼,不是现在凡夫所得到,因为我们这种观想还不相应,你在供养礼拜的时候就起观,心里必须得想,这才能相应,如果你心里不想,迷迷糊糊叩头,迷迷糊糊供养,供个花搁那就是了,这不行,千万不要我慢礼。

  但是千万不要听我讲了,到别人寺庙里随喜功德,或到庄严寺去拜药师忏,把人家拜垫摆开说:“梦参法师讲的,这叫我慢礼!”那么你就给我背了黑锅,你随众时随喜好了,心里做如是观想,我这是随缘。我到那去也在拜垫上磕头,有时候人家让我主法就得磕,如果我跪在地上,学西藏来个磕大头,大家恐怕都瞪着眼说我现怪像,给大家的印象不好。心里知道如果在家中自己的佛像前,千万不要摆个垫子,最好磕大头,身心健康,一天磕一百个大头,让你多吃一碗饭,身心健康,气不舒也顺了。

  

  2、 如何通过诵经调伏心性?

  “调伏”的涵义很多,调伏你刚强的性格,要柔和圆融。不是讲调伏,要调伏到相应。你要坐禅,调身调心调息,调到相应处了,就叫“瑜伽”,要相应,必须经过调伏。包括你拜忏、礼佛、诵经,都必须经过调伏的阶段。

  例如,你念经的时候尽打妄想,不念经没有事,一打开经本,一坐在那里头,有两种情形,一个是点头打瞌睡,一个就是不晓得念那儿去了。面对这种情形,你自己要罚你自己,怎么罚啊?从头念起!看你第二遍还注意不注意,不注意,你再从头念起,这样就注意了。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不是那么容易的。说我一个字一个字就念,你念吧!读诵大乘经典,就是修行的法门。你念念能开智慧,念念能入定。我们念的经,一般说来能入定吗?能入定!念得你自己就变成像镜子似的,照着这个经文,一照过去,相当快,时间非常短暂。但是这个情形不多,怎么不多呢? 很少人诵经可以诵到定中诵的境界。

  大家知道《华严经》好读吗? 有的修行人他不到一个钟头就诵完一部《华严经》,这叫入定。这种功夫层次很多,有很多不同。一样的诵经,你也是拿那本诵,我也是拿那本诵,有的出声,有的不出声,有的金刚诵。所谓金刚诵是自己听到,外人听不到,绵密不断。同样拿着本子诵,同样也在修行,人家修观的观得相应了,你就观不到,你一观就睡着了。他随着文字观的时候,眼观鼻,鼻观心,还要不失掉那个字,你能做得到吗?

  所以要调伏,调伏就是功夫,不断礼佛、拜忏、诵经,都含着调伏的意思。说念阿弥陀佛,念阿弥陀佛很不容易,大家试一试,让你念念从心起,念念不离心,你就达到一心不乱了。你能不能每一念都从心起?能不能念念都归心?你说念佛容易?要达到这种境界,不容易!这就要功夫,就要修行。要是真正的修行,哪一个法门都好,在修行的过程,一种是你自己在修行过程当中,你自己去体会,自己在那儿调。就像弹琴似的,音调不好,你自己得调,把弦调得不紧也不松,才能弹出美妙的音声来;你如果紧了,绷!一弹断了;松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别人念也是念,你那样念也是念,但是这里头的情况完全不同。跟大众念,敲着木鱼念,那就不同了,你只要随喜,你只能说种善根,要想修行,不是大家这么一块儿和着修行的。哟!末法了,大家念一念,种种善根而已;要修行,那样念是不行的,绝对不行。还有些人,跟着大众念的时候,他不晓得念到哪里去了,他听着人家念,他也跟不上,因为他平常没有随诵。所以说调伏很不容易。

参访整理:张素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