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正文

走出圣塔菲 - 大漠高原深秋游(2)

(2019-11-06 10:59:09) 下一个

凤凰城 (PHX) 到圣塔菲 (SAF) 的航班用的是加拿大庞巴迪公司制造的 Bombardier CRJ900,它像是多了几个座位的湾流 (Gulf Stream) 私人飞机,座位宽敞,舒适度令人意外地好。从凤凰城(海拔1086英尺)起飞后,飞机爬升到30000多英尺的巡航高度,飞入大漠高原后相对高度却在不断减少,因为到达机场的海拔在7200英尺左右。由于飞机的两个引擎对称地位于机尾,机舱内显得很安静。机舱外面万里晴空,天高云淡,一个小时后飞机在圣塔菲机场平稳降落。
 
看上去十分优雅的 Bombardier CRJ900 支线喷气客机

本人喜欢飞机,不妨顺便看一下CRJ900的小老弟 Bombardier 7000机型,它确实与湾流是同一级别的飞机,该型的惊人之处在于其续航能力: 8860英里或7700海里,换句话说,中途加二次油就可以环绕地球一圈。巡航高度为51000英尺,巡航速度为0.9倍音速。
 
美若鹞鹰一般的 Bombardier 7000 商用私人喷气飞机

 
此照片拍于PHX到SAF的飞机上,照片中的山峰很可能是几天后我们开车登上的 Sandia Crest。

用谷歌导航从圣塔菲机场开车顺利到达城里的酒店。稍事休整就出门找地方吃晚餐。高原的夜晚在十月底已是寒风瑟瑟,也许是过了旅游旺季的关系,街上行人稀少,暗淡的灯光下,商家多已打烊,只有少数的餐厅和酒吧在开门迎客。我们三转两绕,在一个商廊前停下了脚步,一条甬道通向这个两层建筑的厅堂深处,从那里传来动听的拉丁音乐和歌声。循着声音我们来到一处墨西哥餐厅,两男一女正站在餐桌之间又弹(吉他)又吹(小号)又唱(女高音),音量时而有点儿震耳欲聋。
 
 
侍者把我们带到靠墙的座位坐下,送上的菜单几乎全是西班牙文,也许来此就餐的大多是英西双语客人,让人觉得好像不是在美国本土,而是墨西哥的某个地方,嘚,It is New Mexico! 多少年前还是人家墨西哥的地盘。人生地不熟,为了不出意外,我们点了墨西哥薄饼(Taco)。 等餐的时候,三人小乐队继续弹唱着。几支曲子过后,我们的食物送来了,每个盘中有三个Taco,附带葱油炒碎米饭,蚕豆肉皮汤,调味汁,两片柠檬。每张Taco中放着不同的东西,分别是素菜,咸肉奶酪,和碎猪肉,卷起来后蘸着汤吃,味道鲜香可口,以至于后来我们又返回去吃过两次。

这是我们第一次到圣塔菲,城中诸多的画廊和博物馆并非此行的重点,它周围的高原风光和人文历史才是主要目的,租了一辆越野车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我们这次 Santa Fe 之行的自驾游基本是参考这张从网上下载的地图自行随机安排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在一个叫 Tia Sophia’s 的餐厅吃过早餐,从酒店驱车离开圣塔菲,沿NM84/285向西北方向开去。地理上这里是落基山脉纵贯北美大陆的南部起始处。出了城,公路两边一派沙漠风光,矮树与灌木丛中散在着土坯风格 (Adobe) 的建筑与民居。出了郊区,车辆一下子稀少起来,路况相当不错。在海拔2100米的荒山野岭上,到处零星地散长着奄奄一息的灌木。裸露的土地一望无际,这在特定的气候条件下成了产生沙尘暴的温床。雪弗兰的这款太浩湖级四轮驱动SUV驾驶性能优越,车身的缓震性能极佳,此外,它视野开阔,空调也不错,开起来轻便灵巧,跑起来却像一辆虎虎生风的M1A2c坦克。把四驱功能调到"自动",它会在 off road driving ,路面坑凹不平和泥泞路滑时会自动启动,将6.2升420匹马力引擎产生的动力送达每个车轮。在大山密林之中高原之上,尤其是那些前不见来者后不见鬼魂的地方,虽然没有古代诗人那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原"的悲壮,但却有与这辆的"黑马"相依为命的真切。
 

 
A view from Georgia O'Keeffe's Ghost Ranch, Santa Fe, New Mexico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开车从大路上下来,按路牌指示越过"Ghost Ranch" 的大门,开上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SUV轻松地翻过一个小山丘,下到一片有好多棵参天大树的谷地里,这里就是美国著名绘画艺术家Georgia O'Keeffe 的故居” 鬼魂农场” ,据她自己的说法,刚搬到此地时,就她一个人一间房和一张床,除此之外就是鬼魂了,遂起名为"Ghost Ranch"。O'Keeffe以她放大而又细腻入微的手法创作花卉和山川等主题的画作而闻名于世,从写生到水彩到油画无所不在。她1932画的一张标示为 “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 1” 的作品,于2014年在纽约索斯比拍卖行以4千4百万美元的高价拍卖,刷新了女艺术家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
 
Georgia O’Keeffe(November 15, 1887 – March 6, 1986)被称为美国现代主义之母。终年98岁,艺术家长寿之又一例证。

下面请欣赏几张 O'Keeffe 的代表作 (图片来自网络)
 
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 1, Sold for $44 million dollars in 2014.

 
 
 
夏威夷的瀑布

告别了山谷中很不显眼的名人故居,四轮驱动的越野车 “大摇大摆” 地带我们从进入Ghost Ranch的土路回到了84号公路,继续向西北方的大漠深处驰去。这会儿太太自告奋勇开车(请记住哦,在几乎前后无车的大道上开车也是一种享受),我得以尽情欣赏两旁的风景。湛蓝的天空使近处的断崖高岭显得壮丽无比,丝绸般的白云划过天空消失在巨岩的后方,眼前,一条大路弯弯曲曲弯弯曲曲伸向远方......,好一幅浪漫旖旎的高原画卷,难怪艺术大师 O‘Keeffe 对这里一见钟情,并用她生命最后的几十年守候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生命不息,创作不止。
 
 
 
 

大约半小时后,我们驶下84号公路,沿着NM64号公路向东行进,从这里到Taos,一个高原小城也是我们计划吃午饭的地方,约有95英里的行程,将翻越1万多英尺的山峰,穿过高原上的森林草甸,跨过一座峡谷大桥,总之会有一番不一样的风景。顺便提一下,这段64号公路,从十月下旬开始一直到来年四月会在风雪天气关闭,虽然冬天尚未正式来临,公路边背阳一侧的树林中已经有白色的积雪。
 
 
 
 
 
 
 
神秘的古教堂

 
 
山高路远坑深,黑马纵横驰奔,谁敢一日千里,唯我外州乡绅。:)

高原小城Taos也有数不清的画廊和创作室。与世隔绝的环境也许是艺术家们创作灵感迸发的地方,但对于缺乏艺术细胞的我们来说,开车兜风更让人心旷神怡。 在一家很多人就餐的地方吃过午饭,二人就马不停蹄地又上路了,这回是沿着NM518/NM76号公路南下,向圣塔菲的方向奔驰。
 
此时已是下2点30左右,俗话说,归心似箭,除了Going off road下到一段土路上看了一处古教堂之外,我们未再多作停留便一路飞驰地赶回了圣塔菲。

 

艺术圣塔菲 - 大漠高原深秋游(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沔阳木匠' 的评论 : 谢谢光临和留言! :)
沔阳木匠 回复 悄悄话 @风语空灵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driving experiences.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沔阳木匠' 的评论 :

是的,用久了就用出感情了,Tahoe 真的好开。善待自己是最好的投资,ESV有很多新“玩法”,且加速快,尤其双马达,稳,安静舒适。
沔阳木匠 回复 悄悄话 俺的 Tahoe 15年了,还舍不得扔。夏天空调制冷是秒级。准备善待自己,换到 ESV.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