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五湖以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二十五年,换来一顿晚餐

(2017-11-12 15:03:19) 下一个
昨晚,和全家在城里一家餐馆晚餐,是公司呆了二十五年后的酬劳。

二十五年前,正是九十年代加拿大经济衰退的低谷,我碰运气进了这家当年全加综合排名前五十的公司,但没指望能呆很久。当时已经有了就业短期化的说法,公司频繁开旧人换新人,这样既节省人工支出又引入新人保持活力,而相应的,被雇的也通过常换工作来达到薪资快涨的目的,所以我也随时做好了走路的准备。

上班第一天进公司后,头儿领把我到办公室左边一台没人的计算机前,说那就是我的座位,随后给了一本手册叫我办看边学。我接过手冊,心里一点底都沒有,以前国内的设计活都是在图板上作的,CAD过去从沒碰过。那台计算机是 Sun Microsystems 工作站,配两个键盘,一个是普通键盘输入文字数据,另一个是正方形的CAD专用键盘,有二三十个键,每一个键代表一个CAD功能。使用时就像弹钢琴,两手并用,右手敲进需要的CAD功能,左手输入文字和数字。

当时的处境就像饿极了的狮子抓到了一个刺猬,手里头的东西看起来诱人,但就是无从下手。感谢组上一个早两周进公司的小伙,日裔和魁北克法裔混血,长得像亚裔,但性格完全像当地人,随和,乐于帮忙。CAD软件弄不通时我常去问他,再多次没烦过。进入新世纪后工作场所随意多了,帮助还是容易得到,但那种热诚助人的态度却不常见了。

结果,我没很快就走路。

原因是两年后,公司一个年近六十体重超过三百磅的资深设计师得了一场病后回家长期病休,头儿手头没人叫我顶上去。这个位子很关键,缺不得人,头儿知道我知识储备没问题,差的是经验,他说相信我拿得下来,他为我把关。话是这样说,后面的日子过得很不容易,每天都得汇报,讨论,结案,那种天天过堂的日子不是很好过。有的东西交代的人催得很急,完事后我却不能给人家,要等头儿过目后才可交出去。遇上他忙或休假出差,完了的活揢手中就像滚烫的红薯,烫手却扔不出去。

九七年夏天的一个周末,当年同上麦马斯特的四川老乡在同一个城市买房子后搞 "House-Warming-Party",请一帮朋友及全家参加。他的内助是成都人,人漂亮不说,烧的川菜在一众年轻的同龄老乡中特别出色,来了这机会品尝她的手艺,我们当然不会错过的了。那天到场的有五六家,多是四川同乡,大人带小孩二十来人。人多了只能搞自助餐,大家人手一个纸盘一付刀叉,排着队围着厨房中间的大桌子,挨个从菜盘子里往自己盘里拨拉菜。我当然也没落后,麻婆豆腐,豆瓣鱼,水煮牛肉,满满夹了一大盘,再拿了一瓶啤酒去了养家男人那一堆,那边一位原籍北京的老兄在砍大天。

这位老兄的老爸也是四川人,五十年代入伍到北京后在当地娶妻生子,有一儿一女两个小孩,儿子就是砍大天这位老兄。这老兄从小在军队大院长大,所以像不少大院子弟一样很能侃,上至天文下到地理,古今中外,文科的,理科的,滔滔不绝能说上半天。聚会时只要有他,从到场到最后散伙离开,我们这堆男人里基本都是他说的份,偶尔别人插一句,也只是起一个话头,剩下的时间他全包干了。

当时我正津津有味地听北京老兄胡侃,忽然小腹一阵轻微绞痛,跟着肚子出现了里急后重的感觉,我忙放下手中的盘叉,去到前面的洗手间。刚沾着马桶就开始了唏里哗啦,麻烦,拉肚子了我心里想,但却实在想不起来白天是咋弄坏肚子的。完事后冲马桶时我骇了一大跳,马桶里面满缸的鲜血,红得刺眼。我才回想起来过去两周里便色都是乌的,但因没感觉哪里痛,也就没当回事,看来过去两周肠内都在出血了。出洗手间后我叫过来LD,告诉她我便血了,要她赶快送我去急诊室。

在急诊室,接待的护士听我说便血后没像往常那样让我等候,马上作了静脉抽血。查血结果回来后说血红素远低于低限,给我安排了急诊床位开始静脉输血,当晚输了两袋,每袋500毫升。第二天来了一个肠胃专科医生,五十来岁,他说从我的病情看很可能是胃幽门溃疡,溃疡小时出血量少,流出的血经过肠道后氧化成黑色,出血多后来不及变色所以还保持着鲜血的颜色。他说幽门溃疡,一个很大的病因是情绪紧张,我想着前几年天天过堂的日子,心想三年熬下来才胃出血,是一个奇迹了。他建议采取保守治疗,先要止住血,所以我不能进食,避免刺激幽门溃疡,让其慢慢愈合。身体需要的营养从静脉输入,血接着输,直到不便血为止。

那是一生中头次连续几天没东西吃,饿肚子的感觉真不好受,特别是第一天。饿了五天,血又输了一升半,便血停止,红血红素也升到了正常范围后才让我进食。恢复进食第一天是流质,果冻,布丁,和熬的西红柿土豆汤,这些简单的食物,饿了五天后吃起来都是美味。

其实,让我难受的不是饥饿。住院第一天,晚上七点是医院指定的家属探望时间,家那一半带着女儿儿子来病房看我。他们进来后立在病床床头边,三岁的儿子太小,不大明白我为啥睡在这里,女儿九岁能懂不少事了,表情看样子来之前哭过,家那一半神情落寞,没情绪说话。

我永远记得那个画面:  病床上躺着家里的顶梁柱,病房里昏黄的灯光照着她们三人,无言又无助。我心很酸,但抑制住没流露出来,我不想让她们更难受,我对自己说快好起来吧,今后注意健康,这个家离不了你。那个画面,过去二十年里一直跟随着我,提醒我的责任,直到今年十月女儿结了婚,儿子有了工作。这篇短文,就是和那个画面的道别。

住院期间,世界上还发生了一件众所瞩目的事,8月31日,戴安娜车祸离世了。一个悲剧的婚姻,一个悲惨的结局。

后来不久头儿高升,我也熟门熟路,工作才轻松些。

后面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在公司呆了二十五年。作为一种认可,公司表示可和全家外出来一顿,只要不超出一定的额度。我们去了多伦多市内的Momofuku Daisho餐厅,韩裔美国大厨David Chang开的,在纽约起家,华盛顿,拉斯维加斯和澳洲悉尼都有分店,多伦多这家在市中心,香格里拉酒店旁边的三楼。

前菜是干烧红烧肉,外加海鲜凉盘,主菜分两盘上菜,中菜西吃,味道很不错,就是摆盘差了点,和餐馆的名气有些不搭。看过他的采访,很内向的一个人,看来他的风格是内容,而不是包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9)
评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是的,人在外,能帮就要帮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刚进公司遇到个热心人是福气。我老觉得自己能在外边生存下来,全靠每个阶段有人帮助。现在自己的原则也是对人能帮就帮。
你那场病也许是吃辣刺激出来的吧。没吃惯的人,冷不丁地吃受不了的。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赋闲翁' 的评论 : 工作25年了,头几年最苦,酸甜苦辣,想借这个机会记录下来
赋闲翁 回复 悄悄话 实实在在的描述,平易近人的叙事!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5忧' 的评论 : 哈哈,主要是笨,动不了
5忧 回复 悄悄话 在加拿大一家公司能呆25年,真不简单!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外面的世界' 的评论 : 我也是碰运气上到一个关键职位, 然后就呆下来了,所以运气很重要
外面的世界 回复 悄悄话 能在50强的公司干25年都成元老吧。打下一片天地现在可以干自己喜欢的事情。羡慕。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老乡好, 人老了, 不赶, 不想动了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恭喜老乡在同一个地方干这么久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华人在一起聊天,就是为了说中文听中文,过瘾
雨女 回复 悄悄话 非常理解。你们,其实是我们这代人都不容易。“聚会时只要有他,从到场到最后散伙离开,我们这堆男人里基本都是他说的份,偶尔别人插一句,也只是起一个话头,剩下的时间他全包干了。”。----太形象了。过去是---十亿人民九亿侃,还有一亿在发展。后来是---- 十亿人民十亿侃,海外同胞在发展。我后来想过这个问题。平时,我们都在英文环境里,说鸟语。好不容易大家聚会,母语侃着多痛快啊。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相互理解最好,都不容易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微风拂面来' 的评论 : 谢谢了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男丁养家不容易,额家那位也是那么胖,还得干活
微风拂面来 回复 悄悄话 祝贺,二十五年真不容易。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哈哈, 多多享受生活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大哥,以下各位都不好意思问“一定额度”是多少,细腻的土豆揣摩出来了。
别回答,让她们憋着难受。

已经过了25年了,以后别再那么拼命干活了,祝大哥全家健康快乐。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喝白开水健康' 的评论 : 谢谢, 我尽力想写好一点, 就是组织不起来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哈哈,是任务, 也是快乐, 我们少了那个任务, 也少了那种快乐, 中文真奇妙,痛-快, 没痛没快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从你的博文学到不少, 句子能写长一点了,思维更细密些了。孩子带来不少快乐, 也不少责任,现在责任少了,快乐也少了, 我们只好开辟新的了,包括写博
喝白开水健康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喜欢这种真切的文字,故事,尤其病床那段太感人了!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跟你相比,我的任务还没有完,
— 我的也没完成 :)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医院那段让我动容
— +1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真的非常喜欢你的博客,写得再长都有兴致读。都过去了,那么多的不容易,同是移民,完全理解。跟你相比,我的任务还没有完,羡慕你能松口气,跟曾经的心酸道别了。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一定要小心, 太危险的少做, 除非另一半是很独立的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出国在外, 生病时那种举目无亲的感觉,更重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是呀,顶梁柱不能倒啊。 我们有个朋友(男)有次上房顶干活不小心摔下来,躺着地上等救护车时看见惊慌失措的妻儿就想 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们怎么办啊, 幸运的是他后来没事。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很漂亮精致的餐馆,医院那段让我动容,五湖内心也很细腻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