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五湖以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在度假村安顿下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到沙滩上看那片多年前就深深刻印在脑海深处的一洗白沙。 站在海边往东望,天际边也看到一线白沙从椰树婆娑的岸边,一直延伸向蔚蓝色的大海深处。十年前从南边乘车路过看到的,和今天在沙滩西边看到的,几乎是同一幅美的画面。不同的是,上次看到的那一线白沙是从画面左边的海岸边伸向右边的大海深处,而今天的画面则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24年4月28日 这是一次我们从来没有过的,真的是说走就走的假期。 今年自从年初以来,工作的事一直是处于救火状态,一件事情还没有搞定而另一桩又出来了,所以基本上没有整块的时间可以像以往那样外出度假。一直忙到4月下旬,才在5月初挤出一个空档,有一周时间可以出去散散心。 因为实在太累了,只想找一个地方躺着好好晒几天太阳。比较了一下,决定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4-05-18 02:31:16)
十年前,在文学城上注册了自己的网名"五湖以北",从此就成了这个虚拟城市的一个居民。 当时城里人才济济,才男才女们或诗词歌赋,或指点江山,气氛热烈得就像红楼梦中的大观园一样。 十年后,却一时找不到词了。早上在YouTube遇到YesterdayOnceMore这首老歌,谨以此致过去十年有过往来的城友们,也希望下一个十年仍在坚守,同行。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4-05-12 16:47:15)
自一出生,我就和绿皮火车结了缘。 父母一开始就是异地恋爱,结婚后自然也是异地分开生活。我跟着母亲和外婆住在一起,而父亲长年工作生活在邻县,直到1972年我上初中时才调到我们生活的小镇上,我们也才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文革之前的那几年,每年总有一两周的时间,不是我跟着母亲去父亲工作的邻县那个小镇,就是父亲回家和我们团聚。但大多时候还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返回加拿大后照例是倒时差,但这次不用像以往那样心烦了。半夜两三点钟醒后睡不着,就拿刚买的以色列历史学家赫拉利所著的热门书籍"人类简史"翻上几页。 书是回来时在浦东机场买的。书店不大,就在机场Check-inCounter那一层后面,靠近安检通道的入口。几乎每次路过浦东机场,都会进书店逛一逛,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书籍。这次在书店正好碰上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去中国,时差有12个小时,晚上免不了要失眠。 入睡没问题。白天硬撑了一整天,到晚上早已困得不行,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但睡到半夜两三点钟,醒来后正是加拿大的下午,那时再要入睡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最初两个晚上最折腾人,反反复复可能要到四点左右才能再入睡,早晨醒来后总觉得沒睡够。 第三天晚上外出用餐,几人约好在一楼大厅碰头。我先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因为飞机延误,出上海浦东机场已经快半夜12点。当天的目的地本来是浙江千岛湖边的建德,即便走高速也得要近5个小时,当晚显然是去不成了。 我问保安机场最近的地方哪儿有宾馆酒店,他手指前面说那边就是。顺着他所说的方面我们走了不到一百米,很快看到大厅中央有座奇特的圆筒形结构,墙上的指示牌写着"空港酒店由此去"。到近前发现是一处电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二月份去了一趟上海,本来以为会很顺利的,结果折腾得够呛。 多伦多以前有直飞上海的航班,疫情期间取消后一直没有恢复,现在中途要在其它地方转机。我们这次的航班原定是上午八点半离开多伦多,飞行5个小时到温哥华,然后转机再去上海。 但是那天早晨5点半收到了加航的短讯,说航班因故要延迟3个小时,上午11点半才能起飞,但这一来我们就赶不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06年因病在国内住了几个月的医院,住院部是重庆的西南医院,当时是第三军医大的附属医院。 病房是四人间,靠门的病床是西南师大的一位退休老教授,我是紧挨着的第二个床位。第三个床位是贵州某个县来的中年人,有四十来岁,是一个开餐馆的小老板。靠窗的病人最年轻,只有30来岁,是重庆美院的年轻教师。 国内住院都需要陪护,西师老教授的病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这几年一直在关注国内几个人的骑行视频,其中看得最多的是浙江宁海一个自称"老叶"的老青年。 "老叶"说年轻不年轻,说老也不老。他今年38岁,家中排行老幺,上面的哥哥早已成家生女,在上海帮着老父亲打理工厂。据他自己说,叶以前一直在深圳打工,因为厌倦了打工人那种日复一日重复又重复的生活,2021年夏天开始骑单车周游中国各地。 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