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五湖以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重访消失了的母校

(2016-04-06 09:15:51) 下一个

公交车沿着静安大街开往九眼桥,街边标牌醒目的店铺一个接着一个,后面是几十层的高层住宅,有的新有的旧,才不过十几年,这条以前通往郊外四川师范大学的市郊公路龙泉驿路,现在已是一条繁忙的大街了。时间是上午十点过,车上人不多,我坐在左边靠窗的座位上,窗外的市景带来复杂的情绪,车行市内,但眼前所见让我神思惶忽,弄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车上大多是年轻人,说着四川各地的口音,三十七年前一个冬日的傍晚,一个同样年轻操着川中口音的青年搭乘火车来到这个城市,十年后,还没等到完全适应这座城市时他离开了任教的母校,也离开了这座城。这辆公交车上还有四个青年男女,面貌口音像是欧洲来的,东欧或者北欧,嗓音大,旁若无人的,不知他们是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显示融入了中国,或是自觉高人一等,有权利在公交车上张狂不顾他人的感受。

车行几站后车上自动报站系统传来报站,下一站望江楼站到了,我些微有点激动,不知久违的望江楼会从车外哪个方位出现。

公交车在丁字路口红灯前停下,等到绿灯后开始右拐,一个不注意街左边高大的行道树间隙闪出了望江楼熟悉的塔影,那时的感受就像黑夜中海上航行时望见了灯塔,漫长的冬夜里听见了春雷,干涸的荒漠中尝到了清泉,大脑深处封闭的记忆全部复苏了,脑袋里的座标定位系统迅速启动,望江楼,府河,九眼桥,记忆中的老成都还没完全被抹去,就像错失多年的一家人,或意气风发,或鬓发斑白,凭着祖传的两半古玉,片刻之间精神上有了契合。

跨过九眼桥通向母校侧校门的街道,原是四川大学和母校成都科大之间的市郊公路,94年两校合并后两个校园连通,没了去路的公路成了商业街,街边林立着餐馆,发廊,歌厅和手机店。右边出现一段小街,尽头是一道灰色的铁门,眼熟,还是八九年离开时的色彩,看情形平时一直关闭着,只有特许的车辆才可以通过。我循着年轻的人群前走,按常情两个校园连通处应该有一道大门供人进出,那道门就在商业街的尽头,不大,两米来宽,说成是一条通道更为贴切,中央三排铁栏杆把过道隔成之字形只可单人通过,不懂出于何种缘由,也许是为了阻止电瓶车脚踏车通过吧。紧闭的大面,敞开的铁栏通道,让人很难不联想起叶挺的那首《囚歌》: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看着从铁栏通道进进出出的年轻身影,面孔上没有一丝不适的表现,不能责怪他们冷感,大学生“天之骄子”的感觉,早随他们父辈的离校而永远地消逝了。

铁栏通道里面也是一条不长的商业街,卖数字电器和服装,记得以前是学校运动场的一部份,曾经有不少单杠双杠,清早起床后蒙蒙晨色里吊环拉单杠。商业街后面是田径场,比过去整齐多了,铺上了塑胶跑道,田径场边过去的蓝球场,左边部分改作了网球场,看来学生的体育活动在向高端发展了。

运动场对面隔着校内道路另一边,以前的木地板三层红砖学生宿舍不在了,新建的学生宿舍大楼七层高,带电梯,每间寝室有阳台和卫生间,条件比我们所在的七八十年代好多了。不变的是洗过的衣物挂在阳台上,随风而动像万国旗一样,“优良传统”继续得到保持,代代相传。

校园里唯一能唤起过去的记忆的,是宫殿建筑形式的主教学大楼,梁思成的作品,成都市的保护建筑。九四年母校成都科大与川大合并成四川联大即而又更名为四川大学后,这栋教学楼成了新川大的行政中心,母校校名永远地消逝了,但母校的魂灵由于梁思成的杰作而得以长在。

最后一次进出主教学楼是八九年的夏天,北京外语学院英语培训后六月上旬回到学校,参加毕业班的联欢活动,之前为他们上过一学期的专业课。联欢会上一个清瘦的男生抱住吉它,开始边弹边唱着齐秦的名曲《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之前两周的一个傍晚,北京玉渊潭南边枪声大作,三环路上北京外语学院东园高音广播也反复播送着同样的歌曲,两个学校远隔千里,在一个特殊时刻都选择了同一首歌。多年后漫步在母校校园里,看着周围往往来来年轻的身影,我明白了歌声冥冥中其实是在作别一个时代,此后天下再无“天之骄子”。

教学大楼水磨石台阶前有一组上了年纪的人正在摄影留念,其中一人上前要我为他们拍一个合影,后来听说他们是水工六五届的,毕业五十年后重聚,到场的老同学还不到毕业人数的一半。后来又上来一群留影的,人年轻多了,衣服外面还套了一件白T恤,写着微电子2001级,新川大的毕业生。这是他们毕业十年后第一次重聚,人来得也不齐,三十多岁正是为事业家庭打拼的年纪,不容易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是离开的时候了,我望着面目全非的校园中历经六十年风雨的主教学楼,不知哪一个年月才能再次回来。母校被消逝了,只留下主教学楼,一块巨硕的纪念碑。

2016.04.0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虽然学校合并了,但校园还在,值得欣慰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见到母校真亲切,那栋教学楼我在里面上过好多课。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是的,大楼还在,荷花也在盛开,总算有些安慰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u9898' 的评论 : 哈哈,我也还记得坝坝电影,不晓得还可以从后面看哈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老乡老乡,握握手!总算看见熟悉的大楼,荷塘也还在。成都科大那一带曾经是我的老根据地。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流水不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出国前有段时间经常溜到望江公院,要一壶花茶,一坐一整天复习做托福试题 .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学校树木倒是不少,房子建得挤密麻缝的,乱七八糟像个中等技校了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很多故事这么短的小文都涵盖了,交代得还那么清楚。国内流行合并,还有就是改校名,让很多人的母校“消失”。你们学校里面还有那么多绿树可以知足了,我门学校连树都砍了盖楼了。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珠海云山' 的评论 : 学校可以分分合合,毕业生则成了没母校联系的孤儿
珠海云山 回复 悄悄话 全中國高校都在上演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故事,如中大和中山醫。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u9898' 的评论 : 真的折腾人呐。你重点大学进去,"野鸡大学"毕业,我科大毕业,现在要找证明连母校都不见了
niu98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五湖以北': 俺更惨,进了川大门,毕业出得是川联大门。申请美校,校方还置疑俺的联大毕业证,差点被当作中国野鸡大学拒掉。 怀念工院的坝坝电影(特喜欢去对面看反的)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u9898' 的评论 : 有道理,谢谢阅读
niu9898 回复 悄悄话 52年代院校改革从川大分出来有; 北京航空学院;中南土建;华东化工;成都工学院;西南政法学院;西南农大;四川农大;西南师范;成都理工;南京大学地理系
niu9898 回复 悄悄话 成都科大是从成都工学院改名得来的。成都工学院是五十年代院校改革从川大分出来得。川大科大合并就是回家了而已。华西协和医科被合到川大才是教育部屁股决定脑袋典型。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爱小溪' 的评论 : 好像几年前油漆了一遍,是太红了些,原来的底子是红砂色混凝土,自然多3
爱小溪 回复 悄悄话 一看题目估计可能会说成都科大, 果不其然。照片里的建筑好熟悉, 只是颜色有点太新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