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马连良的空城计,非典型总统形象

(2020-11-24 08:04:17) 下一个

阅读前请耐心看几行严正声明——

一、本老太既不是铁杆川粉也不是钢杆拜粉,只是加拿大那嘎达一个吃瓜的黄脸老太婆,不妥之处会虚心接受批评;不过,有砖头请去砸床敲板凳,千万别扔给老太婆,心脏不好,受不了。

二、叫老川头绝无丝毫恶意。俺东北那嘎达一习语耳。比如,邻居家一赵姓老头,就是老赵头,隔壁一李姓老太,就是老李婆子。这称呼透着热络、透着亲切,没有贬损与不敬。

好了,护身衣先穿好,咱可以开始聊聊了。

记得大学课堂上讲文艺理论,说叙事性文艺作品一定要塑造典型性格的典型人物,通俗地说,你写的人物不仅有鲜明的个性特征,又能反映出特定社会生活的普遍性。例如鲁迅笔下的阿Q,例如巴尔扎克的葛朗台,等等。这就算是成功作品。

但是,理论是灰色的,生活之树常绿。如今文艺作品开始讲究塑造“非典型人物”。意在跳出一般创作的窠臼。

比如说,美国建国200多年,前前后后48位总统,虽说有的高大有的猥琐,有的杰出有的平庸,有的好色有的贪财,但是,从总体上,都跳不出规定好的框架。就像他们的官方肖像画:深色的背景深色的西装,红彤彤脸蛋亮晶晶眼珠,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威严沉默直视众生。。。。

不会想象一张总统肖像画会是浅色西装无色背景,怒目圆睁或是嬉笑调侃的模样吧?至少不会想象一个美国总统天天发推特,发到手疼吧?

从这个意义上讲,老川头算是很具有非典型意义的美国总统形象了。

说老实话,起初本老太也不怎么待见这个老川头,忒能折腾!

俺在加拿大也沾不了他那些强硬经济政策什么光,反倒是他左一个“武汉病毒”、右一个“中国病毒”,叫我们这来自大陆的移民很是难堪,俺总不能挂个牌子或者打个小旗,上书:“我是加国良民,两年没回中国,没有病毒在身”吧?

加上一会儿扬言打微信,一会儿声明封抖音,火烧俺们社交生存圈啊。。。。。

再者,这老川头整个浪地霸道总裁,看谁不顺眼就杀将上去,这鱿鱼炒的白宫都成卷儿了。要不就是拍屁股走人甩门而去,什么TPP,什么WHO,什么IEPOA,什么UNESCO,什么门都敢摔,你当都是你家川普酒店大厦啊!

人家说他就像大象闯进了瓷器店,这话真形象!你看他大屁股扭着,大鼻子甩着,管它细瓷粗陶统统打碎,只“搅得周天寒彻”人人瞠目结舌啦!

可如今,这头大象落寞了,俺老太又有了恻隐之心。

别的不说,老川头喊醒了很多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就凭这一点,不容易!

再想一想这老川头这么大把年纪,守着那么一堆钱,右边搂着美妻,左边拉着美儿子,后面跟着美姑娘,干点啥、吃点啥不好,非要当美国总统!这活儿是高危技术活儿,你一个政治素人不懂得妥协让步,没学会腾挪躲闪,李逵一般“啊呀呀”吼着抡着大板斧就冲,那哪儿成啊!

中国的智者教导我们:“治大国如烹小鲜”。这意思就是说稳定很重要,为什么?哈哈,这道理中国人都懂,您老人家老颠勺,周边人受不了。

老川头颠勺4年,可是比很多干了两届八年的美国总统更让人难以忘怀。他打造了一个出格的、非典型的美国总统形象,绝对历史留名。相必很多玩笔杆子挣钱的人都不会放过他。比如好莱坞。。。

这里本老太抢个先,套马连良先生著名的《空城计》,先写一段唱词——

我正在城楼观风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老川发来的兵。

我也曾差人去打听,打听得老川要翻选情。

亦非是胖皮袄无谋少才能,皆因是疫情蔓延才失了选民。

你连下几城多苦辛,今朝落马咱耐心再等。。。。

可惜我没这个唱功,不敢照量。但是咱城里唱将不少,可否愿意一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哈哈!不是所有古稀老人都有那么强的战斗力啊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忒能折腾!”
咱们也争取那么哒岁数了那么折腾吧。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人算不如天算啊青' 的评论 :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谢谢,感恩节快乐!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鹿葱文笔幽默。

祝感恩节快乐!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确实疫情对他选情影响非常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