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施特鲁姆和玛丽娅,达连斯基和诺维科夫(16)

(2020-04-24 06:19:23) 下一个

施特鲁姆和玛丽娅爱情?各国战俘的不同,达连斯基和诺维科夫友情?(16

我在读苏联作家格罗斯曼的小说《生活与命运》电子版,此书被称为“20世纪的《战争与和平》”。每天50页,与你分享。

第26章

施特鲁姆还是在交不交悔过书,第二天去不去上班之间痛苦着。

早晨起来才看见柳德米拉的妹妹,自己的小姨子叶芙根尼雅——热尼亚在自己家。

听到克雷莫夫被捕,他惊讶“这太荒谬、太不可思议了。我满口胡说八道,还自由自在,而他这位忠诚的共产主义者却被捕了”!

有人敲门,打开门,是索科洛夫的妻子玛丽娅,那一刻,他的感情忽然迸发。只要看见她,他的孤独之感顿时烟消云散,为什么在喀山时他没有理解这么简单而千真万确的感受呢?

玛丽娅坐在沙发上,施特鲁姆看这三个女人。柳德米拉、叶芙根尼雅两姐妹是多么漂亮!

玛丽娅对第一次见面的叶芙根尼雅说,真想不到一个女人能这么漂亮,从来没见过您这样的容貌。

作家如此写美丽的两姐妹,跟瘦小的玛丽娅对比,是想告诉我们“soul mate”在乎灵魂不在乎外表吗?

可是出门时,玛丽娅对送她的施特鲁姆说,我们不能再见面了,我跟丈夫保证过了。

他吻了吻她的手,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妻子和女儿都知道了他在研究所的处境。

又说到达连斯基了。作家安排他,好像就是为了给读者画一个轨迹——告知我们去包围斯大林格勒的各兵种是如何运作的。

这回他踏上了反攻之路,追赶西去的坦克部队。

一路上是烧毁的德军坦克火炮,意大利军队的载重车,德军、罗马尼亚军队丢下的尸体。

混乱、惊慌和伤痛都刻印在雪地上。

罗马尼亚战俘穿着绿色大衣,戴着羔皮帽,穿的显然比德军暖和。他们不像败兵,更像戴了演戏帽子的饥饿疲乏的农民。还有意大利兵,人们嘲笑他们,但没什么恶意。

对匈牙利、芬兰的败兵还有德军战俘则是另一种感情。特别是对德国鬼子。

他们看起来真可怕。头上肩膀上都蒙着破面絮,靴子外面用细铁丝捆着碎皮烂布。很多人耳朵鼻子还有脸颊上都是黑色的冻伤,挂在皮带上的饭盒叮当碰响,就像是戴着镣铐的囚犯。

路上,达连斯基看见负伤的一个德国战俘在爬行,一个上校在猛踢他,围观的人在笑。达连斯基上前,“俄国人不打败倒在地的人,上校同志”

“照你看,我不是俄国人?”

“您是混蛋!”

周围的人在讥笑:“出来一个德国鬼子的保护人。”

他的司机斜眼看着他颤抖的手,“我可不怜悯他们”。

达连斯基说,你得了吧,有本事1941年别往后跑,开枪打他们啊。

终于到了诺维科夫的坦克军。这两个人有共同语言。

诺维科夫问他,想不想到坦克军当个副参谋长,顶替那个涅乌多波诺夫。

诺维科夫说,这个人还行。

达连斯基让他看自己的嘴,“1937年被审查的时候,他打掉我两颗牙。”

诺维科夫给达连斯基看叶芙根尼雅的照片。

“她很美。”

“我可不是贪美色”

在喀山的亚历山德拉一天收到三封信,女儿柳德米拉、叶芙根尼雅还有外孙女维拉。都在邀请她过去。

维拉说,斯大林格勒枪炮声已经听不到了,但城市核心地区还没有解放。外婆的家屋顶没了,只剩下石头的外墙。爸爸家还算好,她们准备搬进去。但是爸爸能否留在电站系统工作尚不清楚。

柳德米拉则说,生活毫无意趣,丈夫和女儿都不需要她。她说施特鲁姆只喜欢跟丈母娘谈心事,所以,请母亲来。

叶芙根尼雅的信闪烁其词,看出来她有棘手的事情。

亚历山德拉感到温暖。为什么是女儿需要她,不是她要女儿帮助呢?老太太孤独年迈无依无靠,儿子失踪,女儿远方,孙子无音讯。工作负担过重,心脏总是疼痛,头晕目眩。。。

没钱买柴也没东西可卖,只能喝汤。

房东瞧不起她,居然不跟是科学院院士的女儿家回莫斯科!他们不大关心别人,不关心公众视野和别人痛苦。

卡里姆,那个鞑靼翻译家来看她。告诉她,有人来问他是否认识柳德米拉的妹妹和她的前夫。还问他施特鲁姆是否跟他谈犹太人的境遇,因为你是鞑靼人。

她上班后遇见厂长的秘书,让她午间休息的时候来一趟。亚历山德拉很惊奇,厂长这么快答应她的请求了?

老太太突然冲口说“喀山呆够了,回家去,回斯大林格勒!”

读到842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