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把自己人送进布痕瓦尔德,施特鲁姆神气了几天又低头了(12)

(2020-04-20 06:14:18) 下一个

我在读苏联作家格罗斯曼的小说《生活与命运》电子版,此书被称为“20世纪的《战争与和平》”。每天50页,与你分享。

把自己的同志送进布痕瓦尔德,索菲娅的死,神气了几天的施特鲁姆又低头了(12

第40章

自从那天夜里莫斯托夫斯克伊被找去见党卫军大队长利斯以后,又过了一个多星期。他遇见了那个旅级政委奥西波夫。

奥西波夫告诉他,已经与在工厂的囚犯建立了联系,工厂弄来零件,他们夜里组装,做冲锋枪手榴弹。莫斯托夫斯克伊说,这都是叶尔绍夫干的,真是好样的!

奥西波夫说,叶尔绍夫已经不在集中营了。因为组织出现分裂,许多人自发靠近叶尔绍夫。但是他不是自己人,可疑不可信。因此想法子把他的名单放进了去布痕瓦尔德的名单里去了!

布痕瓦尔德!想必略知犹太人被屠杀历史的都知道这个名字吧?

莫斯托夫斯克伊深深低下了头,这个参与建党的老革命沉默不语,“像10年前搞集体化那样,像看到他青年时代共事的同志蒙受冤狱被送上断头台时候那样,”他没有愤怒,只是说:作为党员,我接受这个决定。

他忽然想起那个神父伊孔尼科夫,想起了他的劝善。他在哪里?

奥西波夫说,他拒绝去修建灭绝营,已经被枪毙了!

当天晚上,集中营里贴满了莫斯托夫斯克伊写的关于斯大林格勒战况的传单。

战争结束不久,在慕尼黑盖世太保的存档里,发现了某集中营战俘地下组织的案件材料,其成员行刑后送焚尸炉火化,名单上第一个就是莫斯托夫斯克伊。

读者一定别忘了莫斯托夫斯克伊。小说开篇就介绍了他,米哈伊尔。(此书翻译常常把名字爱称父称混着用,也没有交代,粗糙)参加过共产国际第二次大会。就像我们的建党老同志吧?

42章

在焚尸炉工作的囚犯生活不错,床边有橱柜,有凉开水瓶,走廊还有地毯,在专用食堂用餐。

这里的德军叫“骷髅”部队。主官卡尔特鲁特恪尽职守,他觉得,虽然亲手杀了59万人,但是是命运安排,他能怎么样呢?

党和国家的意志不可违。

前面写过的犹太女医生索菲娅终于也被带到毒气室了,之前还送他们去洗澡,就像死刑犯临刑前的大餐?大澡堂子里,有人说,帮我搓搓后背;有人感叹瘦骨嶙峋的老头子;14岁的妙龄少女,在这里还是会被贪婪地注视。。。,好像他们不是在走向死亡。

索菲娅身边是那个一路上很亲近的小男孩。临死前,索菲娅紧紧搂着他,觉得自己终于做了一回母亲。

52章又回到了莫斯科,施特鲁姆的研究所。因为他在喀山的那个新发现,是苏联近十年来物理学的大发现,所以请教他的人很多,科学家,还有大学生。研究所学术委员会推选他的著作获斯大林奖金。

可是有人说他的著作与列宁关于物质属性的论点背道而驰。

施特鲁姆觉得自己有点资本去为几个年轻的助手说几句话,研究所重新开张,不应该把优秀的人扔在喀山,其中包括那个女实验员,犹太人安娜。不料被所长什沙科夫顶回来,“在俄罗斯难道就没有人能代替您?”

一句话,施特鲁姆脸色大变,这个知名学者既能傲慢又能宽容,既能我行我素又能言辞激烈的学者派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成了一个驼背窄肩,鹰勾鼻子一头卷发,眯着眼睛随时准备挨打的男人!

今天读得好沉重!

读到660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