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叶廖缅科只相信军长,克雷莫夫的报告毁了一个人(11)

(2020-04-19 08:23:31) 下一个

我在读苏联作家格罗斯曼的小说《生活与命运》电子版,此书被称为“20世纪的《战争与和平》”。每天50页,与你分享。

叶廖缅科相信诺维科夫,克雷莫夫的报告毁了一个人(11

33章

大规模苏军向斯大林格勒西北、顿河中游集结,隐蔽前进,军列在草原刚刚修复的铁路线上就地卸车。

诺维科夫的坦克军则被运到斯大林格勒以南,右岸的卡尔梅克地区(记得那个达连斯基吗!他也到过卡尔梅克草原检查物质装备)。坦克铁甲上用白漆写着“库图佐夫”“苏沃洛夫”“涅夫斯基”等等俄罗斯名将的名字。

说是隐蔽,其实人人知道,德军也知道这个调动。但是,看不到那张秘密的军事地图——只有几个人才能看到的秘密地图,就无法识破最高的机密。

那位前州委书记、坦克军政委格特马诺夫经常跟人谈他的妻子儿女,随身带着一大包家庭照片,还派手下给在乌法的家人捎包裹,但是这也不妨碍他与女军医打得火热。

军长诺维科夫夜里则常常想着他的坦克军如何协同航空兵、自行火炮、摩托步兵前进,冲破德军防线。

这些他从来不跟政委格特马诺夫谈,他们只谈女人。

诺维科夫也不是1941年的样子了。他比以前能喝酒,经常骂人发火。周围人都怕他。

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叶廖缅科上将召见了坦克军军长、政委和参谋长。

司令员说,你们干得不错。军长诺维科夫好像无动于衷。司令员有点奇怪:听到嘉奖居然态度冷淡!

诺维科夫说,我们的航空兵轰炸过德军坦克,但是没有击中目标,技术不高;

司令员说,让他们将功补过;

政委格特马诺夫赶紧插话,我们不会跟空军吵架的。

司令员转向格特马诺夫:你去过赫鲁晓夫那里了?

我明天去,我们曾经共事两年。

司令员又问参谋长,有一次见到的是不是你?

参谋长涅乌多波诺夫说,是的,还有沃罗诺夫元帅。

临走前,司令员把诺维科夫留下来:上校,你过来。“那个跟赫鲁晓夫工作过;这个跟彼得洛维奇干过。你,狗崽子,大兵出身,给我牢牢记住,坦克军由你带去冲突破口”

看到这,我笑了。好一个叶廖缅科!

叶芙根尼雅的前夫,那个营政委克雷莫夫,前面讲他曾经被派到前沿6.1号楼检查工作,接替格列科夫,他可能被格列科夫打了一枪,负了伤,痊愈之后他向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写了报告,说格列科夫向他开枪,分化部队。

没几天,政治部宣传处主任找到他,让他重返前线,然后告诉他,格列科夫和所有6.1号楼的战士全部阵亡。本来要上报格列科夫是苏联英雄,因为你的报告这事不成了。他还压低嗓门再说“特务处处长认为,他可能还活着,可能投敌了”

呜呼!

克雷莫夫重新回到斯大林格勒,在市区南部的造船厂里参加召开庆祝十月革命25周年的大会。州委书记报告提到,企业正在完成国家计划,农业基本完成国家采购计划。只有市区因为处于军事行动区没有完成计划。然后宣布给作战有功人员和表现出忘我精神英勇气概人员的嘉奖。

州委书记远远地用严厉的目光盯着他。克雷莫夫不明白为什么。(因为他的报告毁了格列科夫吗?我猜想)

克雷莫夫见到了斯皮里多诺夫,斯大林水电站的主任。他俩按中国习俗,应该曾经是连襟关系,这让他感到与叶芙根尼雅、他的前妻一家的亲密关系,这让他痛苦,为什么她要离开他?。

斯皮里多诺夫告诉他,妻子马丽娅 (他叫她马露霞)牺牲了,她是三姐妹之一,着笔不多。怀孕的女儿维拉离开电站跑到伏尔加河东岸去了,她丈夫是歼击机飞行员,就是前面曾经短暂露面的维克托洛夫

克雷莫夫留下来过夜,但是睡不着。他想起了过去,想起来列宁的葬礼,列宁那些政治朋友,李可夫、加米涅夫、布哈林。。。。甚至想,为什么一个从未在党内处于核心地位、理论上也是平庸之辈的人竟成了党的事业的拯救者和真理的化身?   可那些人,他们为什么认罪?

克雷莫夫想这些,是个梗是个伏笔吗?

克雷莫夫忽然想起,那个因他打了报告、牺牲了也没能得到苏联英雄称号的格列科夫,“格列科夫在这里多好啊”。。。。

人真是奇怪。

读到604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鹿葱的读书笔记做得真好,建议放上一篇的链接。欢迎来参加读书活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