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德国鬼子想什么?患难与共的一家人也分裂(8)

(2020-04-16 07:59:32) 下一个

我在读苏联作家格罗斯曼的小说《生活与命运》电子版,愿与你分享。

第8章

大段大段阐述对友谊的看法。稍加总结——

首先,臭味相投便称知己;

再者,友谊可能貌合神离,也可能肝胆相照;

友谊可能是自我奉献,也可能是为了自己;

友谊可能是抱团取暖、讲求实惠的,也可能是崇尚清谈、哲学气味的;

最好的就是既要务实又有思想共鸣的友谊。

多年工作的我有体会,工作中最好的搭档可能不是知心朋友;知心朋友往往又成不了最佳搭档。理想境界:又是最好的工作伙伴,又是最铁的红颜蓝颜。

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整整一大章的友谊论。

第9章

施特鲁姆回家路上,先是遇见卡里姆,聊了一会儿,刚分手又遇见马季亚洛夫。后者对他说,卡里姆这老头不简单。

有意思,记得昨天看到那部分,卡里姆也说马季亚洛夫不简单。这两个人互相都看透对方了吗?

后面应该有好戏。

回到家里,岳母亚历山德拉很激动,有一个刚从劳改营释放的排字工人见到她的儿子德米特里-也就是米佳了。这个工人因为不小心把斯大林姓氏字母排错了,判了七年,因为有病,快死了的人劳改营给放了出来。跟德米特里住过一个囚室。

老太太一直讲这个工人讲给她的劳改营的情况,很难过。孙女娜佳说,杀这些人都是斯大林的命令!施特鲁姆立刻反驳女儿,“斯大林是我们最高统帅”!

父女吵了起来。一个患难与共的家庭就这样有了生疏甚至敌意啊。

11章开始,这镜头又到了德国人一方。

巴赫——这名字真响亮!

受伤住进了医院。卫生兵扶着去洗澡。即使伤口痛,还是觉得极大的享受。

卫生兵一边给他擦澡,一边聊天讨好:等您出院,战局一定大为好转。

巴赫挥挥手,没有人认为很快结束战事。

说完忽然意识到,卫生兵有责任汇报伤员情绪!立刻又说,现在难以预料结局。连说两遍。第一遍说完感到惶恐,第二遍是想自保。

德军的病房里骂声不绝。骂军需官比前线还早拿到勋章,骂后方专门招惹军属的美男子,骂一到天黑就躲进别墅的家伙,还有随军小贩,只买香水刮脸刀。。。。

巴赫的邻床战前是个农民,恨希特勒当政之前的老知识分子。认为那些知识分子崇拜美国金融寡头政治,喜欢犹太人的文学艺术,他为此很是愤慨。

有意思!

巴赫不喜欢这个叫格尔纳的家伙。

他的思想有微妙变化。多年来他恨希特勒。他认为那些吹捧希特勒的人都是精神失常。他来到斯大林格勒以后他想入党(没看明白,入什么党?)

这个巴赫应该是有正义感的吧?

13章开始写德军最高指挥保卢斯。周围的人认为他永远镇定自若,掌握大局。只有贴身的副官知道,保卢斯内心发生了变化。他不再自信了,因为他认为战局难以预料。

离伏尔加河几百米只要,就停步不前,离敦刻尔克就几小时,隆美尔和埃及绿洲几公里,都是可望不可及啊!

这位统帅心里不平静了。夏天要过去了。。。。

那个到处跑来跑去检查物质装备的达连斯基又出现了。这次他从草原方面军来到了斯大林格勒东南翼的部队,里海边干枯无水的沙漠。

达连斯基很能干吃苦,受到上级赏识。但是战前也不容易。早早离了婚。妻子说他是人民的敌人,软弱无能两面三刀。他常常找不到工作,直到战争到来。

给他汇报情况的炮兵团参谋长博瓦不怎么愿意谈工作,喜欢聊天。最痛恨前线的官僚主义

有个飞行员飞机燃烧,裤子坏了,军需官不给换,说是未到换装期限!弄得飞行员三天没裤子穿,直到首长干预。一个步兵分队被敌人包围,飞机去空投食物,军需部门不给,说要在出库单上签字,被包围的部队怎么签字啊!

博瓦说他是纯工人血统,父亲爷爷都是工人,战前照样倒霉。“工人在自己的国家遭罪”。

读到442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