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幽默乐观博学多才的流沙河走了

(2019-11-23 08:44:17) 下一个

88岁的流沙河走了。喉癌,肯定患病已久,可是最近才发现,仅仅十几天就撒手人寰了。

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熟悉流沙河是在上大学的文学史课上,得知他是个诗人。是新中国第一个官办诗刊《星星诗刊》的发起人。只可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因星星声名鹊起,终因星星堕入深渊,因为《星星》,因为自己一首《草木篇》,被伟大领袖钦点,成了一个“很有分量”的右派。

1883年,作协举办了文革后第一届全国优秀新诗评奖,获奖诗人中有艾青、公刘、李英、邵燕祥,舒婷等,当然也有流沙河。还能认出来哪一个?

渐渐地,这个平反了的“右派”越来越多地走进人们的视野。成为人们喜爱的诗人、作家、书法家。想必咱城里藏龙卧虎,高手如云,比我更熟知他的人一定很多很多,就不班门弄斧了。

只想提一件事。1981年,流沙河读到一本台湾当代诗集,其间的余光中让他激动不已。慧眼识珠,英雄相惜。这位性情中人立刻行动起来,把介绍余光中的诗歌,出版余光中的诗歌,论述余光中的诗歌当做头等大事一做几年。所以,流沙河是把余光中介绍给我们的第一人,当之无愧。

2005年,两位老诗人相见。

附《草木篇》,当年他因此诗获罪。

白杨

她,一柄绿光闪闪的长剑,孤伶伶地立在平原,高指蓝天。也许,一场暴风会把她连根拔去。但,纵然死了吧,她的腰也不肯向谁弯一弯!

他纠缠着丁香,往上爬,爬,爬……终于把花挂上树梢。丁香被缠死了,砍作柴烧了。他倒在地上,喘着气,窥视着另一株树……

仙人掌

它不想用鲜花向主人献媚,遍身披上刺刀。主人把她逐出花园,也不给水喝。在野地里,在沙漠中,她活着,繁殖着儿女……

在姐姐妹妹里,她的爱情来得最迟。春天,百花用媚笑引诱蝴蝶的时候,她却把自己悄悄地许给了冬天的白雪。轻佻的蝴蝶是不配吻她的,正如别的花不配被白雪抚爱一样。在姐姐妹妹里,她笑得最晚,笑得最美丽。

毒菌

在阳光照不到的河岸,他出现了。白天,用美丽的彩衣,黑夜,用暗绿的磷火,诱惑人类。然而,连三岁孩子也不去理睬他。因为,妈妈说过,那是毒蛇吐的唾液……

 

注:照片来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88岁高寿了,祝诗人安息!谢谢分享了!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PF'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RIP.

曾非常喜欢余光中的散文。
LPF 回复 悄悄话 老人的詩很有深意,謝謝分享!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当年很要命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这草木篇,很美!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你是老诗人有缘的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最近抄写庄子,网上找到他写的庄子新版作为译文参考书,帮助我理解。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幸福剧团' 的评论 : 老文人风骨,令人感叹!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成都那一辈老文人,相继都离开了。
愿老人一路走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