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原野

用诗一样的激情去拥抱诗一样的生活!
正文

花开花落

(2021-07-29 18:04:17) 下一个

佛曰:一花一世界。

时间如水,四季轮回。花开花落,周而复始。她开出了春的生机,夏的绚烂,秋的静美,冬的傲骨。

在花的王国里,无论是牡丹的雍容华贵,还是小草的无名卑微,无论是短暂开放的昙花一现,还是花开数月的百日菊,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和魅力。“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人们从小到大伴随着花开花落,“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路走来,且看
花开时散发的芬芳,惊艳了岁月,陶醉了时光。偶尔把酒临风,倚栏小酌,满满的回忆犹如天女散花,朵朵飘香,瓣瓣迷人,不知不觉又走进过往欲语还休的悠悠岁月。

小时候在乡下长大,每当草长莺飞,桃红柳绿,梨花飘香的季节,经常会看到成群结队的蜜蜂像辛勤的园丁在满园的花丛中起早贪黑,忙碌不停。花期过后,枝头挺拔嫩绿的果实在明媚的春光里宛若雏鹰展翅,一往无前。

初夏来临,在汾河岸边我美丽的家乡-山西稷山,金黄色的枣花密密麻麻爬满枝头,小小的枣花像颗颗镶嵌于皇冠上的明珠。风吹十里枣花香,那醉人的花香飘荡出千年的板枣之乡-后稷故里生生不息浓厚的人文底蕴。

金秋时节,天高云淡,秋风送爽。人们在丰收的喜悦里,忘不了欣赏多彩烂漫的菊花那刚毅清高,纯洁朴实的迷人风姿,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孟浩然的“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的脍炙人口的诗句常常令人对如此秋日名花心驰神往,流连忘返。

天寒地冻,银装素裹的冬季,万花飞谢,独有梅花在冰天雪地里含笑怒放,谁与争锋?王安石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毛主席的“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写尽了梅花不屈不挠,铮铮铁骨的高贵品质。

花开有时尽,花落相伴随。关于花落的描写在浩瀚的文学作品中屡见不鲜。《红楼梦》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里有一段林黛玉的《葬花吟》:

花谢花飞花满天,
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
落絮轻沾扑绣帘
... ...
花开易见落难寻,
阶前愁煞葬花人。
独倚花锄偷洒泪,
洒上空枝见血痕。
... ...
试看春残花渐落,
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
花落人亡两不知!

这些文字读起来确实令人伤感,倘若这首《葬花吟》在感叹香消玉损,生命易逝,真爱难留,那么晏殊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龚自珍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又表达了怎样的一种情怀呢?

花开花落正像潮涨潮落,云卷云舒一样,是不可逆转的自然现象,花开时朝霞满天,花落时夕阳无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纵观人类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红尘凡俗中,每个人的生命何尝不是如花一样的世界?

(7/29/2021 Oakville)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