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東山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陸,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个人资料
正文

阿拉斯加, 思君忆君,魂牵梦萦!(中)

(2013-11-14 14:14:20) 下一个

    阿拉斯加, 思君忆君,魂牵梦萦!(中)

 

按原计划,在 Denali NP 度过两夜后,第三天将要由西向东驱车穿越那条蛮荒的 Denali Hwy #8, 这是一条 130 哩的沙石路,到处是坑坑洼洼,这是一条出了名的、让旅行者爱恨交加之路。路上除了几处家庭式小客栈,几乎没有任何服务设施,没有加油站,没有厕所。我们不仅决定要冒一次险,而且还要选定一家客栈,在途中过一夜。这会帶来两大好处,一是可以在亘古旷野中更好地去接近自然,只有住下来,才有可能在清晨、在黃昏、甚至是半夜,在万赖俱寂中去倾听山水的呼吸。二是你在险途中得到了一个支撑点,这些客栈一般都有补胎、加油的服务,而且在踏上探险之路時,可以打出一个电话,告知到达客栈的大致時刻,如果逾期过晚未到,务請他们出来拉兄弟一把。

 

九月三日早晨,在 Black Diamond Restaurant ( 靠近我们住宿的 Denali Park Hotel, 这兩家是绝配,提供了非常不错的食宿)用过早餐后,先打了个电话给前方险途上的小客栈,他们告知那里倾盆大雨,据他们经验,我们要走的前半段可能整天不会放晴。我再走出屋,观察了风向和天空,只见我们要去的南边黑云密佈,但北面和東北角天高云淡,我决定朝北开,去 Fairbanks ,然而南下去接 Denali Hwy #8,反过来走,由東向西,夜宿小客栈,明天再找机会。这个决定是对的,一路上风景好,天气也不差,我好几張照片是出自那段路上,无论如何,從攝影的角度出发,天气是第一位的,車子一定得跟着阳光走。在此段路上,还添了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特意放在帖的最后來敍述,可要吓死你了。

 

8) Richardson Hwy, near Paxson.

 

 

9) 15 miles on Denali Hwy #8.

 

 

10) Tangle River, on Denali Hwy #8.

 

 

11) 45 miles on Denali Hwy #8.

 

 

12) Maclaren River, Denali Hwy #8.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我们在下午进入那条著名的 Denali Hwy #8, 果然气势不同非凡。路的两旁是辽阔的多彩草原。四周没有一个人、没有一部車,视野非常宽阔,只见小路曲曲弯弯、起起伏伏绕裹在被苔原染红的山坡上,小路远远地向前方延伸出去,似乎要把我们直接帶进西边那片迷幻的落霞中去。

 

 

终于在黃昏前安全到达 Tangle river inn 小客棧,安顿好以后,又开車往前出去转转,Tangle river 就靠在路边,有山有水,景色旎丽。开了一段,路况愈下,天也暗下来了,回转客栈。这种鳮鸣早看天的客栈,设施较为简陋,人在床上一翻身,发出的声响百米外都可听到,窗帘就是一块小布,连玻璃都未全盖上。但还祘干净,也有热水。电话和上网就一概免了。天黑后,我出屋去看了几次,希望能拍拍星光,看看极光。但均未如愿。只見七八颗星天外,两叁点雨山前,别有一番情趣。

早上起来,我俩出去散步,空气充滿草香,相看两不厌,唯有那被朝霞映照的 Tangle river 和远处寂寞的青山。用过早餐后,天气还可以,决定继续朝西,向路的深处开进去。路面越来越差,就把車开在路中央,扭着秧歌,避开坑洼往前走。只要車速控制在三十码左右,一点事情也没有。

越往里开过去,景色越发壮丽。但见右边雪山连绵不绝,紧贴着路边。由于雨量充沛,而地表处即为冻土层,降雨无法渗透下去,只看见一片片的湖泊和湿地。五彩的植被填满在这片山水之间。"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此句被前人誉为“写尽九月之景”,把它用来描述 Denali Hwy #8 之秋色最为贴切不过的了。一个“清”字突出了潭水清澈透明,一个“寒”字透出了一股清冷之感,视角由近而远,望远山,暮霭笼罩,“凝”字表现了光照的明亮和不流动,而这里特有的苔原为山麓披上了暗红近紫的色调。好象此句就是为這个动中有靜、色彩瑰丽的梦幻世界而写的,文字与情景可以如此融合为一体,大概也只有中文可以做到如此完美了。

車过 Maclaren river 不远,只见前方云层转暗,又考虑到当晩要赶到 Valdez ,调转車头,一路朝東,出了 8 号公路,接 4号朝南奔向下一个目标而去。

如果你是在办公室浏览本帖,到这里赶快打住,务请回家后躲在被窝里看,事关軍事机密,千万不能让 NSA 看見了,你下面所看到的,千万不要用电话去告诉你的亲友,NSA要找你去喝茶了,我也会有麻烦,嘿嘿。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中午离开 Fairbanks 沿着 Hwy #2朝南开,一路上看不尽的青山隱隠、绿水悠悠,好不得意,过了 Delta Junction 公路变成两条,我们就沿着 Hwy #4 朝南,没有开出多少路,公路突然变宽從两車道变成四車道,标志显示公路又将一分为二,奇怪的是 GPS 没有任何提示,行前也看过地图,清清楚楚这里就这一条道。慌乱中选了右手边将继续往前开,只见左手边高楼林立, 全是科幻影片里未来世界中才有的超现代化建筑,而周边又是荒山野岭,我们不会是穿越进入未来世界了罢,可車中坐在身旁的那位不还是那朝夕相处的黃臉婆吗,又未变成西施活美女,可見不是在梦中。此事在我心中久久揮之不去。回家后,打开 google, Zoom in, 屏幕上跳出:此处卫星图象数据无法显示!经过一番搜索,原来这个地方就是大名鼎鼎的 GMD。

话说1983年,雷根总统开创了所谓的星球大战的战略部署,於是就在阿拉斯加这个群山之中建起了 GMD ( Ground-Based Midcourse Defense ), 也就是在军事、外交媒体上经常提到的:陸基中段反导系统。为什么要把如此先进,如此重要的系统放在了这个千山鳥飞尽,万径人踪灭的地方呢?对着地球仪看一看就知道了,从東亚、東北亚向美国发射的陸基洲际彈道导彈必定要飞越阿拉斯加,这是由立体几何上球体大圆最短路径所决定的。從这里出发迎头拦截,可以爭取更多的時间,把敌方导彈在飞行轨道中段予以击毁,成功机率要高出许多。当然选定在这里还有安全保卫上的考量,方圆几十里,地僻无人烟,利於人员隔离和交通管制。大战若起,这里一定是敌方重点攻击之处,基地放在这里也可減少人员、经济等损失。

去阿拉斯加的朋友们,国际形势一紧张,就千万别开那条 Hwy #4了,开玩笑,开玩笑。说实在的,真为那里众多的飞禽走兽担忧,它们可不能离开這片原属於它们的,世代生生息息的土地,它们没有选票,又不能发帖子,太不公平了。当黎明的時候,麋鹿慢慢地在基地旁散步,当黃昏時,白头鹰飞过基地的上空,面对着人类制造的最先进的雷达、导彈、电脑,它们是由衷的佩服呢?还是根本不屑一顧?我想只有天知道。

就在前两天,我对 LD 说,我想去 GMD 找份工。用我这样一根筯的人,他们不会亏,到時我俩隔三差四就可去 Denali Hwy 溜一溜。LD 瞪了我一眼,说:“你沒病罢?”。还别说,從阿拉斯加回来,还不止一人怀疑我精神出问题。为此我给本帖起名:阿拉斯加--思君忆君,魂牵梦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