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狼的嗥叫

土狼游走四方,现今在维吉尼亚乡村自我放逐。喜欢边走边写边拍。 爱美人爱山爱水爱人间情愁最爱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180天的旅程 (六)Suchin的孩子

(2014-12-18 15:55:52) 下一个
    Suchin的侄儿颂猜和Suchin很亲,因为Shchin长年在芭提亚赚钱,每年也就回来两次,所以孩子见到小姨很黏糊。Suchin的父母都是当地的农民,靠种植水果的微薄收入营生,他们两人还有一个女儿,今年14岁,在当地的学校读初中。家里的开销和运作全部都靠Suchin每月汇款。在这里,穷人家的女孩子去曼谷或者芭提亚打工的不在少数。说是打工,她们大多都是靠着从父母那里得到的身体从泰国的男人和世界各地的旅游者那里换得报酬。她们期望就是能够平平安安赚几年钱,付清家中的欠债,再有一些存款,然后过普通人的日子。她们中姿色好一点的,可以换得更高的报酬,有机会可以在清迈甚至曼谷安家,其中更少数的一些,可以和来到泰国的外国人坠入爱河,移民到欧美澳洲这样的发达国家。但她们中更多的人,终生被性病缠身,身体心理都承受长期负面的影响,一些人因为保护措施不力,患上艾滋病,年纪轻轻就从这个苦难的世界超度而去。

    Suchin的表哥瓦里沙克看上去三十岁的样子,人很温和,对孩子很好。但是他没有正经的职业,整天待在家里,时不常带着孩子来到Suchin的家中,甚至晚饭都是吃完才走。他总是对陈雍伸出大拇指,说他是中国人,很有钱。 对陈雍而言,这寨子里的物价便宜的就像不要钱似的,他随手都会给颂猜1000泰铢。Shuchin的表哥瓦里沙克看见都会深深谢谢,并且为陈雍祈福。

    陈雍和Suchin以及Tesanee和在芭提亚一样,做爱,嬉戏,酗酒,吸毒。这里的海洛因比芭提亚的货源充足,价格也低的许多。陈雍唯一要顾及的是不要当着Suchin的父母和她性交。 陈雍就通过Tesanee对瓦里沙克说,你就带着Suchin的父母在寨子里其他家里做客,颂猜也带去,每天给瓦里沙克2000泰铢。瓦里沙克说:“谢谢陈先生的大方,我一定带大家出去,给你们三人清静。”
 
    陈雍开始喜欢这里,不知道是海洛因的幻觉还是自己的真实感受。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国王,想要什么就是什么,身边的人都听命于自己。 他对Suchin说:“要是我会泰语,我就永远搬到这里来住。”

    Suchin和Tesanee有一次问陈雍,“你太太漂亮么?”陈雍说:“漂亮啊。”Suchin问:“她和我谁更漂亮?”陈雍回答不下去了。他说:“我累了,陪我睡午觉。”Suchin和Tesanee没有见过雨伊的照片,她们只是和陈雍打情骂俏。但雨伊是陈雍心底不可触动的神圣,雨伊的美艳是令人窒息的美,陈雍想到雨伊就泪如泉涌。

    雨伊是陈雍心中永远的爱,现在成了永远的痛。他千万里远道暹罗就是为了作贱自己,让自己一钱不值,被所有人抛弃,可以不再看着雨伊的眼睛。他对Suchin的比较她和雨伊的问题很不以为然。他在Suchin和Tesanee左右环抱下睡了午觉。

    日头西下,陈雍尿急,起身去卫生间,Suchin已经起床,Tesanee还在睡着。陈雍在卫生间,听到隔壁有声音,就以为是Suchin的父母回来了。他拿着条浴巾裹着下体,走出卫生间。这时,他听到Suchin的声音,觉得好奇。 就走到竹楼尽头另一间房间,门是虚掩的。 陈雍沿着门缝看进去,看见一个男人正在Suchin身上和她交合。 陈雍火不由一处来,一脚踹开木门。床上的两个人吓得一下子分开了,那个男人转过脸来,竟然是瓦里沙克!

    陈雍大骂Suchin:“你这个婊子,说好的被我包了,每天拿我的钱,和我上床,今天竟敢和别的男人偷食。真的是婊子!”

    Suchin在床的一旁哭着,她的父母还没有回来。 而瓦里沙克一声也不分辩,任由陈雍辱骂。 

    陈雍骂道:“你TM再不满足,也不该和你表哥搞啊。。。”

    这时,Tesanee也醒了,她赶过来。瓦里沙克通过Tesanee对陈雍说:“Suchin是我的妻子。我们拿了你的钱,不该这样对你。 可我实在是想她了。”

    陈雍一下子傻了:“你们俩是夫妻?!”

    Suchin点头说:“是的。我们很少在一起,我并不爱瓦里沙克,但他现在还是我的丈夫。”

    陈雍又问:“那颂猜是你的儿子?”

    Suchin说:“是的,他是我的儿子。”

    陈雍对Suchin说:“你要么和你老公过日子,要么明天和我去芭提亚。芭提亚女孩子多的很,我再找几个没有问题。”

    Suchin说:“陈,我明天和你回芭提亚。求你今天别闹了,别让我父母知道,我不想在村子里蒙羞。”

    瓦里沙克在没有完成和Suchin的交合就被陈雍搅了局,他不敢和Suchin顶撞,竟然不声不响离开了。

    陈雍看不起男人不争不怒,他轻看这个没有担当没有勇气的男人。他期望自己的拳击和泰国男人的泰拳交手并没有出现。他宁可被瓦里沙克打死,可这个男人太阴柔了,不敢挑战,不敢护着自己的女人。

    陈雍第二天一早,就和Tesanee和Suchin一起返回芭提亚。

    因为Suchin家的这个插曲,反而让陈雍的罪性完完全全发了出来,他变着花样肆意玩弄着Suchin,说不清是为了羞辱瓦里沙克,还是为了惩罚Suchin的谎言,事实上他是在惩罚自己。

    陈雍对两个女人说:“我就是坏人,比你们更坏。但我给你们工资,现在开始加倍给你们工资,现在开始要你们加倍努力工作。”
    
 土狼  2014-12-16 写于Virginia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