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ach1960 的随想随写

开个博客是个不错的主意,随意写下的文字能保存下来。碰到对脾气的人也能交流,唠唠嗑。
个人资料
coach1960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牧区生活点滴,看护草场

(2021-01-13 13:13:31) 下一个

大队的牲畜群可以不受限制地在背靠的乌拉山里放牧(纵深十几里),一年中,大队尽可能地转场进山,这样自己山前的这块牧场既得到了休息,草库仑又可以多生产牧草,增加收入。草场一年当中,有3,4个月的时间需要专人看护,主要是防止附近的穷苦农民来偷割,盗割牧草。

距我们大队7,8公里,黄河南岸有个农业大队,叫“先锋大队”。这是50,60年代内陆省份受了灾,国家安排部分灾民移民到内蒙建立的村子。他们被划定在一块比我们队小得多的土地上,从最初的几百人口,发展到后来的近4千人。土地小而贫瘠,从来也没能摆脱贫困。

先锋大队里少数一些脑子快,腿脚快的人,一年中的部分收入需从盗割牧草中获得。为了保护牧场,队里从8,9月到年底要安排2个人,白天一个人,晚上一个人专职看护。

老知青小胡和一个中年牧民负责看护草场,每人骑着一匹马,看上去又悠闲,又神气。我虽然羡慕他们,从来没敢指望这种好事能落在我头上。可是有一天队长突然派我和小胡看护草场。原来那个牧民接替年迈的父亲进山放牧,小胡推荐我干这个活儿,队长也觉得合适。

分配给我的是匹8岁的枣红马,温顺又通人性,加上我先天就喜爱动物。一个多星期后,就学会了骑马。我也有几回落马被摔的经历,一次是在凌晨时分,草丛中惊窜出野兔,坐骑被吓了一大跳,把我摔在地上。马也跑开了,躺在地上好半天,枣红马又回来了,鼻孔里呼出白气站在我身旁。

对我来说,看护草场最难的是如何处理偷草人。这也是队里不容易找到合适人选的原因之一。如果惩罚尺度太松,偷草人口口相传,会引来更多的同路人。惩罚过重,一来于心不忍,二来也会引起暴力冲突。

队里的标准要求是,第一次抓到的偷草人,勒令把草背到指定地点,如果己经割下来了的话,没收镰刀和绳子,教育后放回。绳子有的是牛皮绳,也有麻绳,对一般农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损失。第二次被抓到的偷草人,要押回队里劳动半天。多次屡教不改的,报告公社,旗(县)里,有专门对此的法规,政策。

我所处理的十来个割草人都比较顺利。就是有一个妇女,当没收她的镰刀和绳子时,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声刺的我心阵阵发紧,至今难忘。

当年看护草场时,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草库仑,我们的山前牧场基本就是这个样子

Coach在北体大调教马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ld-dream' 的评论 : 不是。应该是网络技术上的Bug。谢谢老朋友来访。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草原生活,难得的人生经历!
文章第一二行文字用鼠标一点就是给链接,打开是一个叫"其其的博客"。难道是教练的太座?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真是难忘的回忆!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问候园姐,祝新年快乐,平安健康!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教练兄,好久不见!骑马英姿帅呆了!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问候花姐,新年快乐!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fang' 的评论 : 保尔。柯察金,我们儿时的英雄,还偷手枪呢。。。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晓青好,不厉害,哈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好久不见,你好!
chufang 回复 悄悄话 这两天的电视剧《山海经》也是移民区的孩子到火车上偷化肥。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太厉害了,会骑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