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九一 一(188)曾家欢送宴

(2020-01-01 13:41:19) 下一个

  曾家的家宴,因为少了曾光的身影,大家显得非常随意。然而肖红请的客人中,有一位来自大连的中年女子,身材高挑,脸盘虽然略带北方的俊朗,却分外圆润而娴静。笑容动人,话语颇有礼数,是一个很好的饭桌上交流的客人。

  这位大连人,肖红叫她秦娥,让小泉想起后人误认为是李白填的一阕词《忆秦娥·箫声咽》中写的“秦娥梦断秦楼月”,毕竟萧疏了一些;然而那个凤凰台上弄玉和萧史夫妻笙箫和鸣、乘龙驭凤,成仙而去,倒是一段有口皆碑的故事。然而见妻子跟秦娥交谈甚欢,小泉隐而不说。

  席间一道菜,虽是家中厨火,却是一道典型的东北菜。那老大的紫陶钵,底下有炉火围着,咕咕咕地响着热气腾腾的冬季,暖和每一位与席者的胃口。

  “哥哥,想什么呀,不想尝尝我秦阿姨的乱炖大菜?”曾礼觉得跟妈妈几个客人说不到一起,一入座,就坐在小泉哥哥旁边。小雅身边除了哥哥,就是这位大连女子。肖红请了三个闺蜜,加上小泉小雅以及女儿,一桌七个人。

  然而一桌一共八道菜。一道菜是沈城传统的腊味:腊鸡腊鸭腊肉腊猪肝猪肚,还有腊野猪肉野兔,真是一大盘蒸熟切片的腊味,让小泉喜不自禁,大快朵颐。第二道是沈城特有的竹笋,从餐馆订的一份扣肉,跟切片的竹笋热炒,加上沈城冬季也是雪中依然青葱翠绿的青蒜,一份素雅的山林娇嫩和鲜美,一次雪中玉洁的情怀和春意,一种油然而生的饫甘餍肥,相逢在一起,必定惊艳味蕾、娇宠馋虫、溺爱垂涎,携手生津,让人食不思蜀。然而最让小泉品味再三的是东北乱炖。

  秦娥说这是她的童年美味成年的梦中佳肴。无论是在江南还是在白山黑水,都深深怀念这道地方菜。秦娥声音富有糯性地说:“本来只是一道家乡本地菜,拿来做欢送宴,有点不登大雅之堂,想不到大家居然喜欢,真是令我惊喜一场。”

  小雅食性淡雅、偏爱原汁原味,食量少而精。然而玉箸刚投,也是喜不自禁地品尝赞叹起来:“是不是杀猪菜啊,秦娥姐姐?”

  “对啊,雅妹妹果然见多识广,令人钦佩!”秦娥惊讶地赞叹,“妹妹何曾知道这道菜名?”小雅有点难为情地说:“我父母祖籍东北,目前的亲人,很多居住东北三省,所以小时候也曾听说过,倒是没有亲自尝试。听我表哥说,血肠最关键,不知姐姐是如何做的?”

  秦娥摇摇头说:“虽然刚出锅的猪肉汤、酸菜、粉条、冻豆腐缺一不可,这血肠确实是画龙点睛的彩头,无血肠难成杀猪菜的特色,虽然以前不知道血肠如何做。我也是吃过家乡的这道菜,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杀猪才会有这道菜出炉上桌,平时难得一见。当然那是几十年前的故事。如今,今非昔比,随时可以吃到,只是卫生状况,让人不敢随心所欲地去尝试,那些街边小摊上的这道菜。今天正好有了机会,提前准备,稍加留意就把血肠做好,得到大家的认可,心里不是一般地满意!”

  小雅还是执着血肠的制作,秦娥附耳轻声告诉了小雅,让大家非常有意见,听完血肠制作秘诀,惹得小雅忍不住笑了起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