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印度新冠病毒逆紫外线繁殖吗?

(2021-05-02 20:33:28) 下一个

印度疫情曲线仍然在爬升,还没有看见缓解的趋势。现在得到的最新科学证据是,印度突变株虽然能够使中和抗体的效力下降2-6倍,但是远没有南非突变株降低抗体结合力的10倍那么严重。mRNA疫苗非常强大,对于下降几倍的新冠病毒突变株都会有保护力。我觉得辉瑞疫苗应该能抵抗印度突变株,印度自己的疫苗都对突变株有抵抗力。

印度突变株只是造成印度疫情泛滥的一个因素,更为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印度放松了对聚会等社交隔离措施的限制,因为社会风俗或政治竞选等原因。

去年MIT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在普林斯顿演讲时,给出了一个有趣的结论,认为世界各地新冠流行与当地的紫外线含量呈现负相关性,并且将它用于解释新冠流行的季节性波动,大家可以看我以前的博文。但是印度现在是炎热的夏季,据说3-4月是最热的时候,为什么新冠反而更加疯狂?

我不认为印度新冠突变株产生了耐高温的变异,或者说获得了抵抗紫外线的能力。我认为恰恰相反,紫外线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抑制了印度新冠病毒的繁殖。

让我谈点推理,昨天(5月1日)印度的新病例高达39.2万,死亡人数为3689,死亡率是0.94%,这个率并不高。你可能说这是死亡率的滯后现象,但是印度从四月中旬爆发第二峰以来,死亡率从来没有超过1%。印度并不是死亡率永远都低,印度在冬天的今年1月4日的死亡率为201/16,375=1.2%,比现在高些。反观美国,在1月14日高峰期的死亡率要高很多:3,980/238,732=1.67%,美国现在的死亡率也有705/44,682=1.57%。美国高峰期的死亡率几乎是印度现在的一倍,我们比较的是世界医学最发达的国家与最大的发展中国家。

再陈述一个事实,我的题为《拜登政府应该迅速关闭印度赴美航班》的文章发表不到24小时,拜登总统宣布了限制从印度赴美的航班,禁止非美国公民入境。

有些网友以公民为由认为拜登应该持续开放航班,我当时认为那是站不住脚的。印度是英国前殖民地,大量英国公民在那里,照样及时断航,西班牙、加拿大或其他欧盟国家也是。武汉内外全是中国公民,照样封城,虽然我认为武汉人民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与牺牲,在没有准备好时不应该这么极端。但是流行病的隔离是非常有效的,迅速断航就是措施之一。

朋友后来调侃到:“估计是白宫幕僚读了你的博文和下面的讨论了,然后改变观点了[Trick]”。

我也觉得这种可能性有,不仅天朝派大量水军在我博文后外宣,白宫也开始游览文学城了。拜登特别喜欢雇他家的败家儿子读的耶鲁的毕业生为幕僚,不仅国家安全顾问、商务部长,贸易代表或气候大使为耶鲁人,低阶的官员也在New Haven的校园里学过中文。

我几年前就预见到了:“新贵族家里的女孩则走婌女的培养道路,小提琴的私人老师当然不能少,向乐队首席进军,若能在卡内基音乐厅登台更会为申请耶鲁加分不少。另外,每学期也应该花费几千美元聘请私教,开始手捧《汉语入门》(《Mandarin For Beginners》)苦读,因为他们在贵族圈子里已经打听到,耶鲁校园的热门外语已经不再是法语或拉丁文了,而是十分难学的中文”。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1002/201501/32029.html

我对美国控制新冠疫情充满信心,在见到群里的有些悲观情绪后,我这样说:“美国形势一片大好,战胜疫情可能性很大,疫苗能够抵抗印度株,总统加大投资的效率还沒有完全体现出来。赌美国国运总会赢的,遨视世界是我们每天见到的,2008从谷底到现在退休金早就翻了”,朋友说我这是巴菲特的口吻。巴菲特是法裔美国人,在华尔街与犹太人合不来,便回到Omaha, Nebraska 乡下的老家自己干。阿肯森是英裔、德裔和苏格兰裔普通白人的后代,我从阿肯森那里学到的最可贵的美国人的品质就是乐观主义精神,总是全力以赴,满怀激情向前冲,遇到困难再说。

这是我经常提到的人才品质里面一个十分可贵,但是常被忽视的东西,那就是courage, 很难找到中文的确切翻译。阿肯森总是说我只是一个rheumatologist, 开始根本不懂蛋白,但是他也独立或参与发现了补体三个最重要的膜蛋白:CD46, CR1和DAF。论纯智力,我真沒看见他绝对聪明的地方。

虎妈夫妇发现包括犹太和华裔等移民团体的三大特征,普通美国白人很少:sense of superiority, insecurity and impulse control, 这是移民成功的关键。普通白人不需要读名牌就能生活的好,姓Wu, Zhang或Xu的老中需要些什么耶鲁的装门面,争取到第一个面试机会。朋友告诉我,简历上的中国姓氏使他处于劣势,只要能面试就能拿到医生的工作。

缺乏紫外线的隆冬是新冠病毒的温床

雅美之途;2020-10-25 17:29:04

在美国大学做教授的朋友将此图放入朋友圈,并且发问:“看出来哪个是美国了吗?”。我说:“洪湖水浪打浪的那个”,言下之意是波峰比较多的。北京做艺术的朋友明白我的意思,她说:“真是洪湖水浪打浪,一浪更比一浪猛!做好防护,多保重!”。

这是MIT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Bengt Holmström,前天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演讲。经济学家也关心新冠,从社会学与经济学的角度,涉及公共政策的取舍,挺有意思。朋友后来将视频连接也给了我,我今天看和听了大半部,每天上班路上有这些听也是一种享受。

Bengt Holmström的这个曲线,直指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在新冠控制措施方面的失败,让第二个高峰的出现。Y轴的量化没有可比性,为每10万人口的病例数。全球西方国家都在夏天出现极其平坦的线条,也就是托尼重复说的拉平曲线。即使与美国同属北美和移民世界的加拿大也与欧洲七国的曲线相似,他们只出现了两个峰,但是美国出现了第三个峰

美国的第三个峰的时间相当于欧洲的第二个峰,并且专家预测这个冬天的峰才刚刚开始,恐怕会超过以前的峰,美国这峰的上升坡度没有欧洲各国的第二峰那么猛。对于美国来说,庆幸的是第三个峰的增高,没有伴随死亡率的增加。美国死亡率的最近曲线为平坦状,甚至出现了下降的趋势。

这个研究的核心结论是新冠感染呈现季节性,冬天相当严重,夏天则明显缓解,散漫的美国除外,美国如何有平线的日子也是高原中的平湖。他们认为,这些变化的原因是因为紫外线也是这样随季节变化的。紫外线辐射强的5-8月份新冠人数也下降,他们着重从法国的数据得出了这个结论。如果将这个观察放到南半球的南非或澳大利亚,他们的季节和紫外线照射刚好与我们北半球相反,他们的新冠病例的峰值则是出现在6-8月份,他们那时的紫外线也处于低谷。

这些仅是两组数据存在的简单的相关性,不能当成直接的因果关系,虽然他们也引用了中国的紫外线实验。中国科学家发现,使用紫外线处理房间5-10分钟后,可以完全杀死新冠病毒。但是这位教授和他的合作者还应该考虑病毒在不同温度或湿度的存活度等自然因素,以及冬天户内活动的增加以及节假期间集会多等社会因素。紫外线只能杀死室外病毒,紫外线的穿透性如何?对室内病毒的作用应该甚微。

另外,他们也分析了控制社交距离等公共政策对新冠疫情的影响。他们的曲线发现,可以将瑞典作为一个实验的阳性对照,瑞典没有禁公共汽车和餐饮业,造成其感染人数明显高于其他国家。

从美国曲线看,美国的感染人数处于第三波的爬坡阶段,但是死亡人数没有出现第三波,呈现稳定甚至走下坡路的趋势。这说明对新冠的临床管理和治疗更先进了,或者病毒的毒性降低了。也可以这样理解:美国的第一波是老年人成批地死;第二波为开放工作后,相对壮年人死得少;第三波则可能与开学相关,年轻学生基本不死。

昨天美国的新增新冠人数为创纪录的8.5万多,这是需要令人警惕的消息。我们现在似乎都疲了,有位华大教授说:“这么多人,说死就死了!”。美国感染总人数已经早己过八百万,死亡人数更是超过22万。

活着就有希望,等待疫苗和更先进的治疗手段的到来,现在美国生物医学界都在努力。对于生活在北半球的我们,希望我们在度过这个隆冬的时候,别忘了出去多晒太阳。

这个最后的曲线含有实施群体免疫后的瑞典的情况,现分享我和瑞典华裔退休医生在我的一篇文学城博文后的对话。我仅替他或她分了一下段落,原始留言沒分段:

瑞典退体华裔医生:

“感谢博主合理的分析和评论。 只是对现在英美抗疫完败归于“英美人不怕死”有些异议。瑞典从抗疫开始一直是采取众所周知的"light touch"方法。学校照开,公车照跑,饭店酒吧照营业,没人戴口罩。至今为止的结果是死亡率(每百万人)比邻国芬兰丹麦挪威高5-10倍,世界名列前茅。当初的设想是为避免经济的崩溃,也就是多死一些老年人来保住经济。但是结果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经济数据在欧洲仅比意大利西班牙好一些,和北欧邻国没有差异。 有点“损了夫人又折兵”的样子。

我是个退休医生,据公开报道及医生同事朋友的消息,政府和医疗并非不想用激烈的措施来对抗病毒,如“封锁”和“严格隔离”,但是到处是阻力。从社会制度,公众理念到国家财力都使其为不可能。也就是说阻力大到政府和有识之士只能“望难兴叹”。不要说封城连封一家都不可以,得病后的隔离全凭“自觉”。养老院死30%以上的好几家。瑞典的这个“社会主义”制度对社会的公平公正贫富平均民主自由即使在西方国家中都很突出,但是这个制度对付疫情这是已经能做的最好的结果了,感谢民众的较高的素质,高的居住和生活水平医疗水平(几乎没有三代住在同一个屋顶之下的,全民免费高水平的医疗水平等等)。实在不是民众不怕死而是从上到下的“无能为力”。政府是一个执政联盟运作,四年一届,根本没有可能从制度面做出大的改革以致能够更有效的对抗疫情。

对抗瘟疫传染病的原始措施是西方医学积累起来的经验,后传到全世界。中国只是照本抄课,这次却早早的就控制住了新冠肺炎。而“传染病医学”的发源地西方却对新冠肺炎一筹莫展,到目前已经付出了几十万的生命的代价外加数个总统总理染病。瑞典的宗教文化和英美同属“新教圈”,对抗疫情的表现会有一定的相同,借博主宝地做一些介绍。

最后要说的是有人看到瑞典的这次“第二波”疫情中至今数字呈现不错,但是千万打住“照抄”的念头。你没有瑞典的本钱这样做了会死的非常难看”。

我的回答:

“多谢精彩留言,我去过你们漂亮的瑞典两次,即使管理优良的瑞典实施放开群体免疫后情况都这么不好,何况美国这种混杂的国家如果现在完全放开更是不可想像。我在对把英国误认为实施群体免疫时,曾经呼吁不应该全盘否定群体免疫,但是现在认为即使对年轻人也不能完全放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HBW 回复 悄悄话 "sense of superiority, insecurity and impulse control" 你真的认为这些是优点吗?
rockymonkey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感谢你专业的文章,造福百姓!
rockymonkey 回复 悄悄话 不是紫外线可以杀死新冠病毒,而是充足的阳光可以提升人体免疫力,特别是阳光下的运动。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类似今天报道的佛州一所学校不仅不允许教师打疫苗,而且要求学生对于家里打疫苗的父母不能接近,因为父母等于被感染了。这种反智主义的思潮甚至影响到了学校这种地方,而且是以学校官方的名义发表声明。
这都预示了美国下一步防疫的艰难性,尤其是在印度变种已经进入美国的情况下,只看两周后的情形了。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另外就是对美国的疫情是不能太自信的,美国唯一的优势是人口相对稀少,即使是大城市也是相对于欧洲或者亚洲国家而稀少很多,至少家里一般都有能力隔离家里感染的人,这是世界上多数国家做不到的,不论是否是发达国家。
但美国的一些事情不容乐观,今天新闻报道美国警察打疫苗的数量甚至低于平民,主要是这些人一般文化水平不高,相信疫苗有害,目前美国已经官方确定有三分之一的人是绝对不会打疫苗的,除非强制。
而且美国的医疗系统在发达国家并不算很好,以印度这次爆发为例,人们喜欢比较中印两国的医疗投资。印度平均每万人病床数量是5张,这是现在印度患者没有医疗的原因。中国是43张,这还是不算方舱这种形式,表现了中印对医疗投资的不同。
而美国只有25张,对比发达国家中的日本130张,并不高,因为美国人均收入远高于日本。
这是社会体制的局限性导致的,日本也是类似中国那种的国家导向的计划经济。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这种观点也就是说说就是了,不能当真。
PrimeryColor 回复 悄悄话 紫外线多, 不就是维他命D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