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患精神疾病的耶鲁教授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2020-10-09 15:43:09) 下一个

美国诗人和耶鲁教授Louise Glück 荣获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别被她的德国姓氏(“幸福快乐的意思”)所迷惑,她是正宗的美国纽约的犹太人,但是她的父系来自匈牙利。圣路易斯华大以前有位教授也是这姓氏,实验室雇了一群的老中干活。

诺贝尔文学奖因为丑闻停发过,前些年多为欧洲裔作家,美国得主有过海明威、Morrison和拒绝领奖的歌手Bob Dylan, 现在又轮到了美国诗人。这诺贝尔奖似乎成了美国的国内奖,但是诺贝尔科学奖的医学、物理和化学的主体研究,如果让美国人缺席,诺贝尔的声誉将会直线下降,经济学奖高达80%会授予美国人。Glück已经发表了12本诗集,她于1993年获得过Pulitzer奖。她读了二年很贵的纽约边上的Sarah Lawrence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的诗歌班,都沒有毕业拿到学位就离开了。她结过两次婚,拥有一个儿子。

她不能完成正规学业的重要原因,是因为她从高中开始就患有严重的厌食症等精神方面的疾病,达到需要持续治疗的程度。这些问题涉及到生与死,评论家称她的诗歌充满悲伤和孤独的情绪。Louise Glück自己认为这是因为她想从威斯里学院毕业的母亲那里独立,以及姐姐早年的死亡对她的恐惧。 瑞典皇家学院今年对她颁奖的评语是:“unmistakable poetic voice that with austere beauty makes individual existence universal,”。我认识这里的每个字,但是我还是读不懂。

我从Louise Glück的照片里很难找到她的欢乐,有人对我说Louise Glück的精神疾病不高兴。这就是她的特点,我当然可以说,精神疾病就像糖尿病或高血压一样,为自然存在的东西, 存在没有被发现的生物学基础。还有人专门从精神方面分析她的诗,我觉得很有必要深挖。我本人是学医的,现在免疫系统与精神疾病的关系是大热门,耶鲁甚至发现免疫功能与抑郁症都有关。已经有专业论文分析抑郁与Louise Glueck诗歌的关系,论文都出来了。她如果没有现代药物治疗,恐怕活不到今天,我们各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精神毛病。沈从文就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我知道的朋友就在写沈从文这方面的论文。有个结论似乎很清楚,名作家很多有精神疾病,Virginia Woolf和海明威都是自杀的,这个还能扩展画家梵高。

Louise Glück以Adjunct Professor和Writer-in-Residence的身份在耶鲁教书。Adjunct Professor 为美国教授的一种,没有对应的中文翻译,最好别随便去翻译,一般不占教授编制。大学只对学校重要的人物才给这种职位,有时因具体情况也会给些报酬,所以称今天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Louise Glück为耶鲁教授完全恰当,何况她还是耶鲁的Rosenkranz Writer-in-Residence。

现在问题来了,从在耶鲁学英文的我们儿子身上,我看不出诗人的气质,科学家的缜密思维到是还有不少。虽然我们访问英国湖区时,他给我们朗诵William Wordsworth诗歌的韵味还在。跟他出去旅玩欧洲确实是一种享受,因为他脑子里装满那里的人文、历史和地理知识,随便就可以询问,也是讨论的话题。

这是耶鲁北京中心总结的耶鲁近年获得诺贝尔奖的教授名单,注意经济学奖还没有公布。在此时间段耶鲁校友获得的诺贝尔奖更多,像Paul Krugman, Peter Diamond, 和去年的年龄最大的化学奖得主John Goodenough都是耶鲁校友,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Jennifer Doudna还是耶鲁前教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绝大多数情况下,Adjunct professor 是大学中编制之外的临时教职。其雇用标准与正式教授不同。许多DC 的政客在附近的大学挂名,或者上一门课,身份为Adjunct。也有许多是因为学校需要而雇佣不够tenure line 要求的人。比如TBD。
相当长久 回复 悄悄话 给你一个诺奖,条件是你的精神疾病,您愿意吗?
yingjia 回复 悄悄话 Research Professor一般都是靠grants支持的,很多都是自己能拿不少funding就没时间或不用teaching了。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精神病的人有另一个世界,我们正常人不懂得。
路人丙丙 回复 悄悄话 我看到过的adjunct professor 是 Baladirk 说的那种占多数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ladirk' 的评论 : 你这个留言充满偏见,也不懂美国系统。Adjunct 有时恰恰是留给著名人物的,比如今年得诺贝尔奖的Charles Rice就是我们华大的Adjunct Professor。耶鲁永远不会给Louise Glueck tenured professor, 因为她没有博士,只愿意临时,正与耶鲁不会给John Kerry 教授职位一样。Research Professor 在我们华大是正规的Faculty, 连Research 字样都沒有,并且占整个教授的名额,你的认知需要更新。
soldanella 回复 悄悄话 聪明,敏感的人,有文艺天赋,也容易分裂
回复 悄悄话 太聪明了,所以才会有精神病。因为很多精神病人太过敏感,俗人是沒有的

———————-

敏感和聪明还是有所不同吧。
pingtoronto 回复 悄悄话 太聪明了,所以才会有精神病。因为很多精神病人太过敏感,俗人是沒有的
baladirk 回复 悄悄话 Adjunct Professor是不占编制没有 tenure 的临时职位, 不是通过正常招聘渠道筛选录取。在理工科系所, 有些有名望的有tenure的有钱的大教授的实验室就会雇佣个别对自己科研有用的人并给一个 adjunct professor 的名号。正如有些老博士后会有一个"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 的称号一样。听起来会好听点, 写到简历上可以蒙人。当然博主提到的这位诺贝尔得主非同一般。或许耶鲁或他大学会抢着给她tenured profesdor职位。
BossTalk 回复 悄悄话 左派多半
有精神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