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国名牌大学财务失血谁来买单?

(2020-06-21 21:09:18) 下一个

这是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近期的校园发展,华大前校门东端在疫情的高峰期,建筑工程都沒有停止过,勤奋的美国建筑工人。正门北侧的工学院大楼还沒有在照片中呈现出来,他们在楼上建了一个四方形的城堡塔楼。这真是现代与古典哥特风格的完美结合,在中央的俩建筑为玻璃的现代方框楼,旁边建的工学院新楼还是与我们邻居的古典房相似的传统建筑。

华大校园设计师是美国曾经设计过纽约中央公园的著名庭院景观设计师,这位耶鲁毕业生也参与设计了斯坦福大学。整个校园拥有中杻线,两侧尽可能对称,建筑物以牛津和剑桥哥特风格为主体,即使是崭新建筑也是如此,校园内有几个空地作为球场和运动场。华大拥有无敌的校园,比耶鲁干净,也比耶鲁更整体化地优美,虽然耶鲁拥有美国建筑博物馆之美誉。耶鲁具有历史厚重感,建筑风格也多样,整体美还属华大。

与另外的大国无法比较,现在的美国,基本上将新冠作为一种流行病来处理了。从美国之国体与文化,基本上不可能采取其他国家的强制性隔离措施,不然美国将会大乱的。这个我在美国疫情早期爆发写文章时就预见到了,刚好在近期的暴乱中得到了证实。我们只有面对这进化的选择压力了,身体弱的或者拥有基础疾病的人们,会挺不过去。没有办法,美国作为一个国家选择面对这个挑战,华大下周就迎风开始60-80%上班工作。

关于疫情对美国大学的冲击,因为这次涉及到教授的利益,所以遭遇来自大学教授们的强烈不满,尤其以霍普金斯的历史教授的反应更为激烈。这家伙应该是终身教职到手,“我们老了,无所谓了”。从他文章中反映的情况,美国著名高校损失惨重。华大校长称华大损失一亿五千万美元,华大准备从七月一日起停发我们全体教职工退休金的校方匹配部分。当我在第一时间看到和分享这则信息时,群里西北和杜克的教授告诉我,他们早就开始了类似的措施,有些医生和护士还被Furloughed了(停薪留职)。

现在知道的美国名牌大学的损失或预测损失情况是:霍普金斯会丢三亿五千万美元,圣路易斯华大则估计为一亿五千万美元,这两所学校拥有庞大的医院系统,损失惨重可以理解,因为没了病人的临床收入。但是安娜堡密西根大学也损失四亿美元,斯坦福则是二亿美元。这些学校的校友捐赠基金都有至少60亿美元以上,斯坦福的基金甚至高达277亿美元。但是校方着眼于学校的长远利益与发展,都决定不动用这笔资金。

大学领导层通过不同的途经来节流,华大开始的措施是让年薪4万的职工停薪留职,在医学院大约有1500人。让大家去拿政府的失业救济直到七月底,完后再招回来工作,以此钻川普政府救灾的空子。另外就是减工资,停止任何公款旅行和雇人的决定。现在发现这些措施不够就开始拿教职员工的退休金开刀了,华大声称砍全体职工一年的退休金,就可以为学校节省九千五百四十万美元的支出,霍普金斯则声称可以节省一个亿。对于我们那个时代入职的教职工,华大会匹配相当于我们年薪的11.5%作为退休金。这11.5%涉及到年薪10万或20万的教授们,还是一个相当的额度,所以霍普金斯的教授愤怒了。我看到此信息后又去细读了校长的信,发现沒有削减子女学费福利的条款,让我长舒了一口气。

霍普金斯教授指出, 我们观察美国大学做出这些决定时,完全忽略了一个现实。那就是美国大学现在的运作越来越像公司或企业的经营模式了,虽然大学校长没有公司CEO的年薪高得那么离谱,但是我们华大离任校长年薪加补偿金也有几百万美元。霍普金斯大学校长的年薪为160万,补帖金达110万,他还在T. Rowe Price的董事会里可以拿到31万,而该华尔街金融公司的董事长则在霍普金斯大学的董事会任职,所以他们相互关照与交易。问题是他们决定砍教授年薪和退休金时,没有Faculty Senate (教授委员会)的参加,都是校长与他周围的副校长或董事会决定的。这帮行政的家伙拥有MBA学位的多,PhD的少,学校决策机构的董事会则全是富商,无人懂学术。霍普金斯副校长的薪水动则120万或95万,就连霍普金斯校长的幕僚长(Chief of Staff)都挣67万美元。

以普林斯顿那样教授治校的美国大学,这次不知教授是否能参与疫情对财务冲击的管理?像我们这样拥有庞大医院或医学院系统的大学,商业第一则是很明显的。

美国名牌大学面对突发事件在短时间内就会有如此大的损失,责任方应该在管理层,他们凭什么让我们教职工来买单?那么肥的捐赠基金为什么不动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Endowment 高达79.5亿美元。从根本上说,是我们这些学术人员的努力养活了他们管理层,在医院里,医生与管理层MBA的类似矛盾更加明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LaoxiangPAPA 回复 悄悄话 “但是校方着眼于学校的长远利益与发展,都决定不动用这笔资金。”

这些校方管理层是很无耻的!在国家有难,社会有难的相当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级的巨大损失下,他们不动用校友捐助基金用于,而让它継续生财。力所能及的事不做,而让员工和社会承受灾难和损失!还记得疫情之初,哈佛校长的“品行与智慧并行”的鸡汤文,这就是平时道貌岸然,政治正确者的丑恶嘴脸!

abraham007 回复 悄悄话 其实有大医院的大学已经不错了,虽然受到疫情打击,但是正常年景下,医院的收入一部分可以反哺教学或研究(用大学的牌子招揽病人交钱也应该)。而没有这些收入大学可就惨了。这年头知识越来越不值钱。光靠学生教的学费大伙而都得喝西北风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上次bail out 华尔街时,不是大学也被bail out. 了? 下一轮的package 就轮到大学了。
笑薇. 回复 悄悄话 上次bail out 华尔街时,不是大学也被bail out. 了? 下一轮的package 就轮到大学了。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自20年前,医生们就从贵为行业主人轮为医院打工的, 颇多怨言.

没办法, 资本主义的逐利机制所然.

博主有何高见?
abraham007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國大陸窮得叮噹響的時候,根本沒有能力派學生留學,這些大靠什麼過日子?
--当年大学的钱多(我指人均)。你看现在每年多少博士毕业?工业界空心化,博士们只好全挤在学校搞房顶。凭良心说,NIH的钱年年增加,可PAYLINE都低成啥样了,呵呵
X723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國大陸窮得叮噹響的時候,根本沒有能力派學生留學,這些大靠什麼過日子?
abraham007 回复 悄悄话 这年头,有房顶你就是教授,没有就啥也不是。特别是在医学院的研究部门。学校某些院系可能还有些硬钱,但也越来越少。话说回来,这个应该是大势所趋,到处都在市场化,呵呵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博主主要针对医学院的问题,需要说清楚。政府没有砍科研经费,其它专业影响不大。现在服务业谁不受到冲击?只能抵押贷款度过难关。这才是高薪管理人员该做的事。解雇也是个办法。降工资除非大家同意。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大学的确现在已经变了味道。对于教授们拿到external funding的压力越来越大。Annual review都是bean counting。Administrators reap all。他们的工资也越来越高,而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给下面施加压力。他们的功绩就是如何implement regulatory requirements。需要的training和paperwork,red tape越来越多,同时需要的office和工作人员越来越多,而这一切都需要教授们的external funding来支持。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不选择抵押贷款,度过难关?名校不缺乏这个能力。

教师组织怎么哑巴了?不闹当然被欺负。可以选择罢工。
无言无语无声 回复 悄悄话 您说得对 华大 美则美亦, 就是没有历史感。 Vegas rather than Europe. 像我们非名校 更不像话, 董事会说了算, 都是金融企业 政治家, 教授治校 早就形同虚设。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