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在华盛顿大学参观蒋氏艺术家的展览

(2019-12-16 18:07:28) 下一个

从电邮中得知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这展览首次出现中文解说,我便在周末抽时间去了。没有想到只有三位观众,另外二位分别是耶鲁老爸和我以前的华大学生的妈妈。讲员是华大三年级学艺术史的本科生,从北京来,她父母都担心她参加了此项活动,作为华大学生为学校的艺术展工作有半点错吗?她说自己中文简历会不写这段经历,我说你英文简历应该大书特书,我的学生在文书中写天朝之黑暗,曾在美国受到欣赏。

既然这样,我们避免透露解说员的照片,但是我还是应该说说这艾Ai的姓氏是怎么来的,这原因连解说学生都不知道。艾青原名蒋正涵,字海澄,浙江金华人,姓蒋的人都出自那里,所以我们家因为太太姓蒋,我们的后代如果以后出些文学艺术界的名人,那是有遗传学基础的。艾青是个不安份的人,他坐过国民党的牢,又被共产党开除党籍,思维奔逸的诗人不安份才对呢。网上说他根据“蒋海澄”的谐音首次在三十年代使用“艾青”作为笔名,我怎么也发现不了这谐音,或许在浙江金华方言里这些发音相似。艾青笔名使用的时间是在1934年,他发表成名作《大堰河——我的保姆》的时候,当时他还在监狱里。传说他当时因为思想左倾而恨国民党的蒋委员会,逐保留“蒋”字的草字头,而在下面的“将”字上打叉,这样“蒋”就变成了“艾”。这个似乎更可信,因为艾青可不是简单的笔名,为彻底地抛弃蒋姓,包括他这来华大办艺术展的儿子都姓艾,鲁迅后代仍姓周。

美国德裔因为几次世界大战而大量更改德裔姓氏,德裔改姓的例子包括Trump和Steinway。当然美国迟迟不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也与大量德裔美国人的阻力相关。这样为了文字的安全考量,我们在下面仅称“蒋氏艺术家”比较妥当。这艺术家是艾青被开除党籍流放到新疆石子河后与第三任妻子生的。艾青后来平反拜官职,所以这艺术家也属于红二代,80年代初能去纽约留学的人,不是一般的家庭背景,他也在纽约学到了Yankees痞子文化的真传。我这文章的草稿帖出后,果然有北京的名门之后告诉我,艾青为儿子留美托过他爸的关系。与我们这些乡里人留美相比,北京上海的优势不是一般的大,我能成为我们班上最早混到美国来的,现在看来不可想像。蒋氏艺术家于1981年在宾大学英语,1983年在纽约Parsons上过一年的学,然后就去什么Art Student League学绘画。蒋氏艺术家在美国的书读不下去的,他的学生身份很快就失效了,他在纽约大部分的时间是黑了身份的人。蒋氏艺术家在纽约呆了大约11年,他在1993年回国后是受到礼遇的,赚过不少钱,也风光过。

鉴于他在美国的经历,既无学位也没成名的作品,他受国内追捧靠得是父辈的名声和他的所谓“前卫艺术”。我曾经对他非常不感冒,所以这次华大为他举办的浓重开幕仪式都没有参加,尽管宣传铺天盖地。据说华大这次是人山人海地追捧他,大厅位置不够还使有了闭路电视转播。为了防止中国愤青的可能抗议,问题是预先准备好的。

他的所谓出名的行为艺术的惊人之作就是摔汉代文物,一个瓷器,这次还有此照片,他的荒唐解释是你不重视文物,我不如这样摔了。他的其他成名作还有他与数位中国女人一起赤身裸体地晒肉,他反叛的是所有文化,那些美好的东西在他眼里都被过份地政治化了。

蒋氏艺术家自吹自己设计了鸟巢,这次展览还有好几张照片佐证他的这项成就。稍懂建筑的人都知道他怎么会设计如此庞大的建筑物?他应该没有建筑师的执照,应该是连建筑的边都没摸上,设计越战纪念碑的耶鲁校友林璎在好长时间都沒有建筑师的执照。真实的情况是瑞士建筑师在完成主体设计后,请蒋式艺术家去提过意见,最后的方案里包含了他的一些想法。

蒋氏艺术家把纽约痞子文化带到中国大陆不遗余力,他真正遭遇滑铁卢是在2008年他为纹川地震的受难者鸣不平,政府开始找他麻烦。短期牢狱之灾后,他被长期软禁在家里,最后才允许他移居去了德国柏林。但是蒋氏艺术家似乎在北京还有事务所,因为这次展览的很多物件是从北京搬来的,从北京来了六人负责安装。华大这次破费不少,材料和人员中的不少费用是由华大承担的。

展览走廊就有正式的内容,有件被称为“炸弹”的作品是蒋氏艺术家专门为这次的华大展览而设计的,他们充分利用了Kemper博物馆这个顶层的弧形墙壁。艺术家团队在网上找来各个时期世界各国的炸弹,从英国、德国、美国、苏联到以色列制造的都有,他们再通过电脑合成出来。中国艺术家没放天朝的炸弹,是否因为这是使用过并且拥有世界影响的。这幅艺术品从严格意义上不算原创,但是放在这里则成震憾效应,在某种程度上还应该感谢当年的建筑师设计了这个舞台。据说炸弹是以时间为单元从左到右,以威力大小自上而下的。

看见左上角美国向日本投放的两颗原子弹,Little Boy和Fat Man, 想到我们去年参观的原子弹发源地Los Alamos。当时首颗原子弹在美国与墨西哥交界处的实验基地爆炸后,科学家们就知道世界因此而改变,那里离Los Alamos还有点距离。当时的美国并沒有首次实施分裂原子的实验的德国先进,但是美国代表着正义的力量。费曼等美国本土物理学家参与到理论物理的计算,玻尔从丹麦逃到美国后,也去那里通报他从与海森伯格的会谈中得知的德国已经大大落后的消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艾青以原蒋姓名顺读出有艾青意,就象不用读出北京话甭。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还以为艾青是位女士,原来是男士。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还以为艾青是位女士,原来是男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