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解读哈佛校长浮士德的缷任

(2017-06-14 19:36:59) 下一个

哈佛校长浮士德宣布将在明年6月辞去校长职务,届时她将在此职位上工作了11年。我的反应是预料之中,虽然她算近期哈佛任职最长的校长。新闻报道给浮士德的功绩是她带领哈佛走过经济萧条期,以及赞扬她致力于使哈佛更加包容和多样化的努力。可是在她的领导下,由于持续的财政吃紧,哈佛都面临减少研究生人数的现实,哈佛2016年的总捐赠基金比金融危机前的2007年还少20多亿美元。她确实使哈佛女性教授的比例增加了,不知是否达到哈佛标准,她的功绩了得。

在耶鲁莱文校长执掌耶鲁的长达20年期间(1993-2013),哈佛换了四位校长,哈佛校长换人之频令人吃惊,萨默斯任职到三年多哈佛就开始轰他走人的程序。所以中国人更知道耶鲁校长是谁,哈佛换校长只是沒有日本人换首相那么勤。耶鲁虽然似乎比哈佛更左,但是耶鲁的近期校长至少是实干家和知名学者,耶鲁现任校长苏必德为著名心理学家,与人合作创立了情商的概念和理论,哈佛校长是位懂些美国历史的没太大学术成就的人物。我读过不少浮士德校长的演讲稿,她是一位相当善良的人,但是她确实缺乏领导世界一流大学的激情与视野。

哈佛玩政治正确两次玩过了头,够他们喝一壶的。第一次与浮士德校长无关,为哈佛一位临时校长所为。哈佛声称他们实施的单一早期行动(SCEA, Single Choice Early Action)是对穷孩子不公的录取政策,哈佛率先取消了SCEA。哈佛满以为自己是旗舰,别人会跟进的,结果只有普林斯顿和UVA(弗吉尼亚大学)步其后尘,耶鲁和所有名校不理,耶鲁校长莱文还反驳说,我的早期行动录取根本沒有强迫你选我。结果哈佛只能承受自己在录取竞争中的劣势,看来就象美国一样,成为世界领袖是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几年后哈佛自觉沒趣,又恢复了SCEA,恢复后也不知道以前的普爱情怀哪里去了。普林斯顿也跟着重回早期录取,但是只能加入SCEA, 以前自己实施的ED(早决定)因太不政治正确,实在不敢再回去了。

第二次就是哈佛逼迫有能力的校长下台。当年的哈佛校长萨默斯,曾经有过将哈佛科学校园扩增的宏伟计划,但是这全被他在一个会议上的说漏嘴而变得不可能。他称女性可能因天生的原因不适合从事抽象理科的科学领域,他说出了存在于世界各地的普遍性现象,你既使做出无限的努力也不可能使美国IMO(国际数学奥赛队)的六位成员达到二位女性选手的比例,如果选择过程是按现在纯粹靠公平竞争的话。萨默斯只是以假设的形式说出的话,哈佛Faculty就饶不了他,经过长达一年多的抗议而最终逼迫他辞职。哈佛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破天荒地选择哈佛原女子学院的负责人浮士德为哈佛首任女校长。此校长还沒哈佛学位,治校能力远逊于耶鲁的两任校长。这女校长头脑发热,上任几个月采取的冒进措施是,做出重大改革以扩大哈佛对本科生的财政资助的额度,这下把耶鲁也逼到死角而只能花钱去竞争好学生。可是浮士德的政策作出后不到一年,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使哈佛捐赠基金重挫近30%,现在哈佛基金也恢复缓慢,哈佛只能加大募捐的步伐来弥补缺额。当然哈佛富校友众多,浮士德可以在近期募到70亿美元的基金。

浮士德的最大成就之一是让所有人读哈佛无需考虑费用,这点对这所全球最富有的大学来说确实是小菜。但是富家也有富家的难处,哈佛是家大开销也大,整体学生的人数是耶鲁的一倍。

浮士德最大的失误是沒有管好哈佛的钱,2015-2016年度哈佛和耶鲁的捐赠基金都是负增长,但是哈佛亏损19亿美元,比前一年降低了5.2%;而耶鲁仅亏1.6亿美元,基本持平只降低了0.6%。在金融风暴之后的2008-2014的六年间,耶鲁捐赠基金有5年回报率高过哈佛,有些年是以15%对10%或6.9%对1.6%的超出。2016年,哈佛捐赠基金以345亿美元对耶鲁的254亿美元;而金融风暴发生前的2007年,哈佛以365亿对耶鲁的228亿。哈佛至今没有回到十年前的水平,耶鲁在总额上迅速缩小与哈佛的距离,如果以每位学生平均拥有的捐赠基金计算,耶鲁远超哈佛。哈佛捐赠基金管理层的一些成员来自耶鲁,但是那些仅是David Swensen的徒子徒孙,老祖宗还是在为耶鲁致富,Swensen是耶鲁近代史上最了不起的人物。

耶鲁校长莱文和苏必德

耶鲁的总投资官David Swense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huamulan 回复 悄悄话 Larry Summers实在是害人太多,树敌无数,被拉下台是必然的是,让他撑了这几年也是奇迹。这种靠关系的富二代,官二代,能装成这样也是很有些胆量的。Drew Faust人品不错,但是没有实权,不能怪她。
czh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美之途' 的评论 : True, and that was why she carried on Waston's book of "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gene" . I believe her under was from Radcliff College at that time, and a Ph.D. from Harvard BMB with Waston, so her entire academic life has been in the Cambridge area.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zhz' 的评论 : She was James Watson's PhD student.
czhz 回复 悄悄话 同意Summers的被迫辞职是哈佛至今无法弥补的损失,但始作俑者并非哈佛的faculty而是当时在场的MIT的Nancy Hopkins, 一个平庸的,但整天咋呼的科学家,假如不是个女的,根本不可能在MIT拿到tenure。
nj360 回复 悄悄话 真没必要这么纠结,今天踩哈佛,明天踩普林,一会儿夸耶鲁,一会儿夸华大,有时间做好自己的事,比什么都强!
paulaj 回复 悄悄话 一看文章的口气,就知道是耶鲁家长写的。
这么多年了,还是老跟哈佛过不去,可怜见!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家慧' 的评论 : If Harvard lets her run for 10 more years, it would be doing a favor for Yale.
家慧 回复 悄悄话 没必要扬耶鲁、贬哈佛,学校规模不同,面临的管理和筹资难度也不同。 也不应该出身论英雄,Faust没有哈佛学位,但是当了11年哈佛校长,难道这不是对她最好的评价吗?Larry Summers对教员和学生都很傲慢,难怪被赶下台,他歧视女性的评价只是导火索而已。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都是搞营销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