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

(2013-12-06 07:56:28) 下一个



捷克首都布拉格以德沃夏克命名的国家音乐剧院,它离布拉格古老的犹太区不远,我们拍的是它的侧面,左边为其正面。
 

自新大陆是德沃夏克最为著名的交响曲,它在我们家里受欢迎的程度,可以体现在该交响乐第二乐章的主旋律曾经充当过我们襁褓中的孩子睡觉前的摇篮曲,大家可以欣赏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日裔前音乐指导小征泽尔指挥的第二乐章视频。德沃夏克在欧洲享有盛名后受美国的高薪聘请前往纽约担任乐团的音乐指导,当时的美国相对于欧洲大陆的音乐辉煌可以说是文化的沙漠。但他在纽约停留的时间并不长,据说由于雇主拖欠工资而使他在纽约仅工作了三年就返回了捷克, 

然而,德沃夏克短期访问我们中西部的爱荷华州时,却从美国土著的音乐中得到启发,他还听到美国捷克后裔弹唱的他们故乡的民乐曲目,作曲家随即萌生了思故乡的情感。美国中西部曾经是在东部被英国和爱尔兰裔移民占据后德国和其他欧陆国家后裔的移民聚集地,德沃夏克当时就有亲戚生活在爱荷华讲捷克语的社区。这首被定为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的名篇是他特地为纽约爱乐乐团写的,在卡内基音乐厅首演后大获成功,如今己成为浪漫晚期的经典曲目。自新大陆交响乐对新移民具有特别的吸引力,旋律中含有太多游子们身处新大陆后对故国的思念情怀,而它对新大陆美国的赞美还是次要的。 

虽然德沃夏克的第九拥有多国文化的影子,交响乐里面还用了很多捷克民乐的欢快舞曲,但他的音乐受到的最大影响还是古典音乐的那些大师们。德沃夏克交响乐的宏伟里面带有的抒情与欢快的节奏,常常使我更多地想到贝多芬而不是茣扎特,贝多芬终生未娶晚年则完全失聪,那么悲伤的一生表现在第五交响曲的悲壮和与命运抗争的激情容易理解,但我也时常问自己,贝多芬音乐里面那么多的愉悦或欢乐的成份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们访问德沃夏克的故国捷克时,亲身感受到这位出生于布拉格的古典音乐大师在他祖国人民心中的地位,布拉格城里他的雕像,故居与纪念品数不胜数,布拉格的国家音乐厅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叔夏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喜欢这一曲.但音像质量不佳, 小泽的水平下降很大. 建议去听捷克乐团的录音.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七荤八素' 的评论 :
两种译名都有,请看百科下列解释,但好像说的更准确,我会修改,谢谢!

From 百科:

“小征泽尔”是“小泽征尔”的同义词。
七荤八素 回复 悄悄话 我也很喜欢《自新大陆》,日裔指挥家是小泽征尔(Seiji Ozawa),不是小征泽尔。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ivers11' 的评论 :
Nice to read your touching words, the New World Symphony could be interpreted through multiple angles, enjoy!
rivers11 回复 悄悄话 I first watched the performance of the second movement in Prague years ago. And I just attended the performace of the symphony by Philadelphia Orchestra last month. The theme of the second momvement is really great. It gives you a warm pleasant feeling like you get from a mother's comfort, a beautiful memory. It also feels like parents are happily waiting for their children's visit and when it is time to leave, it is hard to say goodbye.

And the fourth movement is also incredible.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米德1' 的评论 :
我们应该感谢的是德沃夏克和小征泽尔给我们带来的美妙音乐,还有那些演奏家们,那号吹得多好!
米德1 回复 悄悄话
听着这段旋律
我们心中那个太阳好像在远方冉冉升起,
那一定是早晨是我们又有希望的时刻。。
谢谢你美丽的音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