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怀念爱犬真真

(2012-04-01 13:19:23) 下一个

记得那年见到你,
我把你轻轻抱起。
那是怎样地轻轻?
那是担心惊吓你的轻轻,
那是担心抱疼你的轻轻。

自从有了你,
我坚守着一个承诺。
那是怎样的承诺?
我,就是你的唯一。
我,就是你的一生。

晚饭来了,
你犹豫着嗅了嗅。
我真是提心吊胆。
直到看你吃完了,
我是怎样地欣慰?
那是如释重负的欣慰。
那是今晚宝贝不饿的欣慰。

公园里,
你欢快地奔跑,追逐。
我看着你,
我的陶醉啊,叫我怎样说?
是跑着说?
是唱着说?
还是躺在草地上,望着蓝天白云说?

下班回家,
习惯了你在窗前的身影。
门开了,你入怀一扑。
那份疯狂的亲情,叫我怎样说?
是搂着说?
是抱着说?
还是让你的口水湿满我的脸,
让你的头顶着我的胸口说?

有一天,你轻轻地走了,
就像当初你轻轻地来。
我的一生思念,叫我怎样说?
是哭着说?
是笑着说?
还是酒后长醉,伏在案上,悄悄地对你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午后柠檬茶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你给真真写的吗?我好想变成那狗啊,为了这诗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