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堂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此一言堂非彼一言堂也。此一言堂,乃是万言堂中之一分子。无此一堂之言,便无百家之争。故君子“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正文

再论中美之争

(2022-10-22 14:35:40) 下一个

话说天下大国,强久必弱,弱久必强。中国是如此,俄罗斯也是如此,英法德日也是如此,美国是否也会如此?

国家之间的强弱,往往由战争来决定,所以有些人便预测中美必有一战。

讨论中美之战,首先要知道这是两个什么样的国家。

笼统地说,两个国家如今都是强国。但强国主要反映在三个方面:政治、经济和军事。譬如前苏联是一个军事强国,但不是一个政治或经济强国。如果国家A在军事上弱于国家B,但在经济上强于国家B,那国家A就会选择和国家B拼经济而不是拼军事,而国家B则有两个选项。其一是竭尽所能抑制国家A的经济发展。其二是通过挑衅而引起战争,尤其是当抑制国家A的经济发展未能凑效。

但今天我既不讨论经济,也不讨论军事。今天我只谈政治和由政治而衍生的政治制度。

在北美大陆,产生了两次对全世界影响深远的重大政治改革。两次都是通过残酷的战争来实现。第一次是由独立战争(1775年4月19日 – 1783年9月3日)而产生的“人人生而平等”的崇高理想和建国原则。但是“人人生而平等”的远大理想,当然不可能一蹴而就。到现在还没有哪个国家实现了“人人生而平等”。在所有远大理想中的“远”字,总让人感到这个理想的遥不可及。正所谓“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美利坚建国之后,“人人生而平等”的崇高理想逐渐为人淡忘。美国政治的堕落导致了由林肯总统领导的解放黑奴的南北内战 (1861年4月12日 – 1865年5月26日)。林肯内阁的重大政治改革不但让美国人民重新看到 “人人生而平等”的终极目标,而且指出了一条明确的道路,即政府应该是“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民主,民治,民生)。这一呼召振聋发聩。全世界有正义之心而上下求索的人们从此知道,“人人生而平等”的远大理想,原来是可以通过三民主义来逐步实现的。

曾经有人问一位议员候选人什么是民主。他憋了半天回答不出,最后憋出了一句“民主是建立在法律的基础上”。民主的先贤们早就指出这种回答的肤浅。威廉·苏厄德(William Henry Seward,后来任林肯的国务卿)在1850年就大声疾呼,这世界上和人心里有比宪法更高的法律("higher law than the Constitution")。而这高于宪法的法律,就是美国国父们代表美国人民提出的“人人生而平等”的崇高理想。宪法受历史条件所局限,往往离“人人生而平等”的终极目标相差甚远。譬如美国宪法原来并不反对蓄奴,而蓄奴和“人人生而平等”的终极目标可谓天差地远。一个有良心的国度,只要条件许可,就应该修改宪法,让宪法能尽量接近“人人生而平等”这一高于宪法的法律。明确废奴的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终于在十五年后得以通过。

林肯内阁由此建立了修宪的标准。任何对宪法的修改,都要看它是不是让宪法更接近“人人生而平等”的终极目标。如果是,就应该修改;如果不是,就应该拒绝。由此联想到国内不久前的修宪闹剧,令人扼腕叹息。诗人艾青说“为什么我眼中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深沉的爱和万分的无奈,无时不刻在折磨华人同胞的心。

可是我们海外的华人,却还得忍受另一层折磨,就是离“人人生而平等”的终极目标渐行渐远的西方政治。

美国曾经是西方的良心,是民主政治的灯塔。这一灯塔的光芒,照亮了世界,也曾经照亮共产党人的心。请看《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副刊上发表的《民主颂》吧:

-------------------------

民主颂

——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作者唐徵,因煽动颠覆罪于1949年11月27日牺牲于国民党渣滓洞监狱)

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

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在中国,每个小学生都知道华盛顿的诚实,每个中学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与怛恻,杰弗逊的博大与真诚。这些光辉的名字,在我们国土上已经是一切美德的象征。他们所代表的,也早已经不止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荣誉了。玛克吐温、惠特曼、爱玛生教育了我们这一代。是他们使年青的东方人知道了人的尊严,自由的宝贵;也是他们,在我们没有民主传统的精神领域里,筑起了在今天使我们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长城。这一切以心传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与,是不能用数字和价值来计算的。

中国人感谢着“美麦”,感谢着“庚款”,感谢抗战以来的一切一切的寄赠与援助;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我们相信,这才是使中美两大民族不论在战时,在战后,一定能够永远地亲密合作的最基本的成因。

我们离得很远。百十年来,我们之间接触着的也还不过是我们两大民族间的极少数极特殊的一部。但,我们坚信,太平洋是不会阻隔我们人民与人民间的交谊的。在患难中,我们的心向往着西方。而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同心协力,消灭了法西斯蒂的暴力之后,为着要在战争上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在科学的领域里更有待于盟邦的援助。

在过去,民主润泽了我们的心;在今后,科学将会增长我们的力。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光荣将永远属于公正、诚实的民族与人民.

----------------------------------

记得我第一次读这篇短文的时候,不由得热泪盈眶。当时也不知道这篇短文的作者是谁,但我深知他就是和我一样的人,他在写这篇短文的时候,必定也是热泪盈眶。

如今重读这篇短文,重新审视这两个国家,心里是一阵阵绞痛。应该大声疾呼“不忘初心”的美利坚合众国,如今早已忘记初心。而另一个大国,却将那个恐怖初心的骷髅堂而皇之地挂在殿堂上。这样的“伟大复兴“,怎能不让人心寒。

政治的反复在历史上是经常发生的。美国在林肯之前就已经经历了几十年的堕落。中美于1844年签订的《望厦条约》也是一个不平等条约,其中容许美国在通商、外交等方面,享有与英国同等的权利,即英国通过鸦片战争于1842年逼迫中国政府签订的《南京条约》中的特权,除割地赔款外,美国全都享有。美国将军马休·佩里于1854年用美国的炮舰政策,敲开了日本的国门,让美国在日本也享有一系列特权。

但良知自在人间。威廉·苏厄德和他的得意门生约翰·海伊(John Hay,曾是林肯总统的私人秘书,后于1898年至1905年任美国国务卿)将公义平等的理念由国内推向国际。如果没有约翰·海伊,恐怕世界上早已没有中国。如果觉得这是危言耸听,就请浏览中国的近代史吧。

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历史。在1839年到1842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大英帝国凭借三十七艘军舰、一万九千军队迫使大清王朝于1842年8月29日签订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割让香港,赔款三千一百万两白银(两千两百万战争赔偿,六百万鸦片赔偿,三百万债务赔偿)。

1856年至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英军13127人、法军7000人)大败二十万八旗兵和绿营兵,于1860年10月6、7日将颐和园和圆明园洗劫一空后于10月18日将圆明园付之一炬。其后签订的《中英法天津条约》,将九龙和昂船洲割让给英国,并向英国赔偿白银四百万两,向法国赔偿白银二百万两。俄罗斯趁火打劫,与战乱中逼迫中国于1858年和1860年分别签订《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强占中国北方几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

1894年至1895年的甲午战争,中国的北洋舰队全军覆没。中日签订《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和台湾,赔款白银二亿两。从此西方列强开始加速分割中国。

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清军不堪一击,溃不成军。列强于是把北京分成多个占领区,由列强的占领军分别实行军事统治。最終清廷與列强簽訂《辛丑条約》,赔偿4亿5千万两白银。这就是著名的庚子赔款。

有哪个国家能经得起这样规模的折腾?美国国务卿约翰·海伊路见不平,于1899年和1900年分别给西方列强写信,阐述他的关于中国的门户开放政策。内容主要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杀鸡取卵,把中国瓜分了("carving of China like a melon"),最终于大家都不利。所以美国要以她有限的力量,努力帮助中国维护她的领土完整。希望能与西欧诸国达成共识。下面的漫画,可以算是对当时形势的真实写照(漫画下面的解释是这样的。山姆大叔说:先生们,这张中国地图你们想怎么剪就怎么剪吧,但我会呆在这张地图上,你们总不能把我也瓜分了吧。)

可惜美国当时还不是很强大,所以列强也没把美国当带头大哥,尤其是日本根本不会听美国的,所以漫画里没有日本。不过美国的努力,给了中国喘息的时间,终于得以生存下来。

约翰·海伊多次表示庚子赔款不合理,并带头倡议退回赔款,帮助中国的教育。虽然有反美人士说这些措施都是假仁假义,是处心积虑要控制中国的下一代,但是不可否认,没有美国,没有约翰·海伊,中国就是今天的海地。

中国的血泪史,让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深受震撼。他于1899年4月10日作了《奋斗不息》(“THE STRENUOUS LIFE”)的演讲,呼吁美国人一定要努力进取,千万不能学中国官员,闭关锁国,满足于偏安一隅。这篇演讲有几种翻译,但下面这几句诗可能更容易记:

劝君莫学天朝臣,
纸醉金迷到如今。
国家兴亡凭天数,
百姓苦乐问神明。
不知天下群雄起,
忽闻海上万炮惊。
奋发向上真绅士,
莫负同胞养我情。

我相信美国的精神,就是奋发向上的精神;我相信美国的政治,就是 “人人生而平等”的政治。虽然会有挫折,虽然会有复辟,虽然会有挑拨离间的败类,虽然会有拜登和特朗普,但公平正义存在于大多数美国人的心中。我希望奋发向上也是我们华人的精神,我希望“人人生而平等”也是我们华人愿意为之终生奋斗的理想。虽然会有挫折,虽然会有复辟,虽然会有挑拨离间的败类,虽然会出现独夫民贼,但公平正义存在于大多数华人的心中。只有极少数无知狂徒才会鼓吹中美必有一战。

如果马丁·路德金还在世,他一定希望中国人和美国人会共同生活在蓝天丽日之下,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野餐,一起构筑美好的未来。都因为有高于各国宪法的法律,存在于亿万人民的愿望之中。有你的愿望,也有我的愿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ShiMaQi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落后与先进”,可以是政治方面,经济方面,军事方面,科学技术方面,等等。
ShiMaQi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hniu' 的评论 :

东周列国时的孔子,就已经知道老百姓“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平等的概念是自古就有的。只是国民心中的“不均”,往往是财富分配的不均,而不是人权分配的不均。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不存在中美之战,只存在中西之战,落后与先进之战。
ahniu 回复 悄悄话 n农民思维没有平等概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