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北方面柜惊诧论

(2022-05-13 07:17:53) 下一个

曾与朋友谈论童年往事,从故乡小吃,聊到当初的粗细粮供应,自然而然地便聊到了面柜。朋友睁大眼睛好奇地问面柜是什么,我则瞪圆了眼睛回答面柜就是放面粉的柜子呀!朋友继续睁大眼睛说为什么叫面柜而不叫面缸。我解释因为面粉是放在柜子里不是缸里呀。那天,两个分别来自于南北方的友人,瞪大眼睛一问一答,真实演绎了一番面柜米缸惊诧论。

朋友的家乡缸里放大米,我的故乡面柜储面粉。一日与母亲电话聊天,谈论起与友人面柜米缸惊诧论。母亲说面柜干燥、通风好,防潮防虫,适宜存放面粉。北方面柜、南方米缸,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各方的米面自有各方的储存之道。

记忆里的面柜为长方体。六面均由薄薄的木板打造而成。面柜的盖子分为前后两部分,后面的一部分大概是整个面积的三分之一,是固定的。前面一部分约三分之二与后半部分用合页相连,可以打开。我们家最大的一只面柜长约三尺、宽二尺,高不到尺。母亲把面柜的外部漆成深黄色,又把面柜里面的底部、侧面和上部均用雪白的纸张糊上,平平整整、干干净净。记得家里有好几只面柜,大小不等,一溜排开。分别存放各类粮食,最常见的是白面粉、高粱面粉、玉米面粉、莜面粉、荞麦面粉、还有小米等。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生活清苦,按户按人按比例凭票供应,而且粗粮所占比例极大。家乡的粗粮主要是高粱面和玉米面,但是家人都喜欢吃高粱面。因为高粱面可蒸可煮可煎可干可稀,可蒸茭壳儿或鱼儿,包馅变成蒸饺;也可和面做成各类汤面,面条猫耳朵面疙瘩皆宜, 配上豆腐、白菜、粉条等各类菜肴;还可摊煎饼,卷酸菜,吃起来也是津津有味。所以家里最大的面柜里总是装满了高粱面。父亲隔一段时间去粮店买面,自行车后座上堆放两袋高粱面,拆开一袋,倒进面柜,再拆开一袋,再倒进面柜。我最喜欢看父亲往面柜里倒面粉,把整袋面粉的一端支靠在一侧面柜上,撕开口子,袋子逐渐倾斜,面粉缓慢流进面柜。到了最后父亲把袋子口朝下兜开,使劲抖落几下,面粉纷纷扬扬地落下,又纷纷扬扬地飞起。飞扬的面粉,在阳光的照耀下成为一道流动的光影。待面粉落定,父亲喜欢抓一把面粉在手里,放到阳光下,眯起眼睛仔细查看高粱面的色泽。如果颜色发白,父亲便满心欢喜,笑容浮上面颊。如果色泽发红,父亲会叹一口气。最后,父亲盖上面柜,再压上几只厚重的瓷盆,以防老鼠溜进去。

    待到做饭之际,母亲拿一只面盆走进储藏间,打开面柜,用一只碗挖出两碗面粉,回到灶间,和面做饭。待面粉见底前,父亲会再次拿着粮本骑车去粮店买面。如此反复,周而复始,年少时的日子就在父亲买面、倒面、观察面的色泽和母亲挖面、和面,全家人一起吃面的循环里悄然流逝。

到了七十年代最后两年,突然间,父亲每每驮回家的面粉由高粱面换成了白面粉。唯一不变的,是父亲依旧在关上面柜之前抓一把面粉出来,放到阳光下观察面粉的色泽深浅。记得一日好奇地问父亲为何现在全部买白面了。父亲回答粮食政策全然放开。可以用粮本供应的两斤粗粮买一斤细粮。而我们家的粮本上积聚了很多没有吃完的粗粮。记得从那时起,家里的主食换成了以白面粉为主,高粱面等杂粮只是偶尔吃吃,尝个新鲜。再后来,粗粮成了稀罕物,托人找关系才可以从乡下买一些高粱面回来解馋。

八十年代中期搬进父亲单位的家属楼以后,新楼房配备新橱柜,老旧的面柜留在了老平房,变成了杂物储藏柜。面柜便从日常生活里消失了。

光影流年里,父亲离开了我们,母亲也已风烛残年,老屋不再有人居住。只有装满旧杂物的面柜,依旧静静地守候在那里。如果说人生是一场场在不同场景演绎的戏,那么面柜就是年少岁月舞台上的一个道具。而我呢,老屋里的戏份演完了,场景换到了新居,新城,新国家,拥有了新舞台,新道具。面柜渐渐被遗忘。今晨的阳光下,回首往昔,想起那只承载了年少时光和情感记忆的面柜。仿佛看见父亲手捧一把面粉,眯起眼睛查看色泽,而我还是那个仰头看父亲的小女孩。等疫情结束,可以回家时,一定要走进老房子看看那只面柜,为它拍照留影。

又是周五了,祝福来访的众亲周末快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6)
评论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只知道有装衣服的柜子,还第一次听说有放面的柜子。” 也有同感。第一次听说家里还有面柜,感觉很有意思。很喜欢看杜鹃的回忆故事,就像看电影一样。祝阖家幸福安康!
魏薇 回复 悄悄话 只知道有装衣服的柜子,还第一次听说有放面的柜子:)杜娟非常擅写回忆文,问好!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我不知道这次王府活动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谢谢茶亲,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韭菜周末快乐!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浓浓的思情,温馨的回忆!写的真好。
不由得想起了我姥姥家的米缸,和我父母亲的樟木箱。
ARooibosTea 回复 悄悄话 浓浓的思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分享了,周末吉祥如意!!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面柜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问好杜鹃,祝周末愉快!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谢谢亲,再祝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应该早已失传,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就不用了。现在已经走进历史博物馆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抱抱西西,你见过面柜的呀,看来是俺们山西特色的民俗了:)周末快乐!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沈香才读到杜鹃母亲节写母亲的文章,好文!沈香留言了。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我还真是没见过面柜,但看描述这种带合页盖子的面柜倒真是适合放面粉。不知以后会不会失传啊。杜鹃好文,温馨的时光,旧时的用具都被文字记录下来。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我在山西亲戚家见过面柜,但不知为什么要把面放柜子里。现在在杜鹃这里得到答案,长见识了!
杜鹃的文亲情满满,乡味浓浓!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抱抱沈香,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回国?真是愁啊!周末快乐!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杜鹃写面柜,写出了浓浓的怀旧感、写出了对父亲的深切怀念之情,很感人。我是南方人,从来没有见过面柜,期待以后杜鹃回家拍照片。谢谢杜鹃好文分享!喜欢这篇。杜鹃周末愉快!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俺是山西人。说的是,没有拍照,现在回不了国,尽怀旧了,才想起来面柜,:)鹿葱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报告朦胧,阿拉刚刚撸起袖子蒸了花卷:)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紧衣卫' 的评论 :
记得我爸爸看面粉色泽的样子,后来来美国探亲,发现我蒸馒头的面黑,因为加了whole wheat. 很担心的样子:)
钢丝面只吃过一次,76年,我姨夫带我去在我表姐插厂的农场,很好吃。不知为什么,家里从来不做。
冒昧问一句,你也是俺们老西儿?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小仙女说得对,我现在也特别喜欢这些民风民俗的东西,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谢谢暖冬一顿海夸:)周末快乐,亲!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这个是西北用的吗?听说过,没见过,上个图就好啦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温馨回忆。。杜鹃周末撸起袖子准备做馒头了吗? 呵呵!
紧衣卫 回复 悄悄话 本是粗粮、红面、但这白就是让人待见,权当吃白面。浑身皆白、可又差一点不太白、就让人指指点点啦。

你家的面柜实际就是一个微型粮店,说明你爹娘仔细、会过日子。

国人勤劳、智慧能吃苦,会粗粮细作。钢丝面可否领教过?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赞杜鹃美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米缸面柜演绎着不同风格的人生和乡情。周末快乐!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杜鹃写得真好啊,我一字一句读完,感动,你的文字好,情感深,最后一段尤其,绝对是范文级的。读你的文章是一种享受,一种学习! 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零不是数' 的评论 :
还有新朋友来访,看来或许面柜是我们家特有:)疑惑中,有机会问问我们那里的人,是否记得家里有面柜。这个话题很有意思,谢谢你的分享。你形容的那种矮胖的缸 也很有趣。
零不是数 回复 悄悄话 坐标天津,米面都是在布袋里,然后放进一个大缸里。不是水缸,是直径和高度相似,矮胖的缸。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好,对的,记得我爸就是一次买一袋,一袋50斤。或许那会儿人多,现在一次只买几磅。2020年疫情之初,我家就没面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说明你妈现代,我爸最喜欢储藏粮食,从小就记得总是念叨面柜要充足:)2020年3月份,我家几乎断粮,记起了我爸的储存。。。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哈哈哈,儿时舞台上的道具,我也忘的七零八落了,而且我的记忆特别专注一个画面,很孤独的画面,特别清楚,至于与之相关的其它 则一片模糊。你描述的漏斗倒米的情节也很有趣,我好像没去过粮店,一点印象都没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估计菲儿最近在读旧约吧:)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我们那里只吃高粱面,我没吃过高粱米饭和高粱米粥,还别说,根本就没见过磨成面粉之前的高粱是什么样子? 领导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看来面柜一说还真是只有我们那里有了:)小c,你怎么没参加这次王府活动?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迪儿好,好久没见了。问好。现在回不了国,便在记忆里使劲挖掘过去的往事;)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紧衣卫' 的评论 :
还有专门的面口袋吗? 我怎么记得我爸每次回来,面粉正好一整袋。把面粉倒进面柜后,面口袋如何处理还真没印象了。哪天打电话问问我妈。谢谢留言,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京妞,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谢谢平等,周末快乐!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面柜写的好!我记得小时候我爸用面口袋买面,一次40-50斤。现在想起来真多。现在我每次买1公斤,放小玻璃瓶里。我的中国邻居还是买20-40公斤,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吃,这么热的天,很快就长虫啊:)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杜鹃好文!我家没有面柜,也没有面缸,大概是因为我妈不会过日子,不知道储藏东西。:)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杜鹃记忆力真好,我现在就记得小时候南方买米是有个漏斗的,把口袋撑在漏斗口,米就落口袋里的。哈哈,应该这也是“年少岁月舞台上的一个道具”了,问好杜鹃,周末愉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面柜,差一点看成约柜。“因为高粱面可蒸可煮可煎可干可稀,可蒸茭壳儿或鱼儿,包馅变成蒸饺;也可和面做成各类汤面,面条猫耳朵面疙瘩皆宜, 配上豆腐、白菜、粉条等各类菜肴;还可摊煎饼,卷酸菜,吃起来也是津津有味。”,杜鹃作家太会写了,馋死。幸好今天吃到了小笼包子。:)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我还真没吃过高粱面,高粱米饭,粥是忘不掉的记忆。
cxyz 回复 悄悄话 我好像小时候没有见过面柜, 坐标河北乡下。 记得面是装面袋子里? 再想不起其他的盛具了……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问好杜鹃。
充满亲情和回忆,我也生活在北方,但第一次听说面柜,对背后的历史和渊源挺感兴趣的。可惜想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学不过来。
紧衣卫 回复 悄悄话 民间烟火、千姿百态;王府生活,大同小异:)。
那年头、专门买粮用的面口袋也是个稀罕物件。城里的双职工家庭大概就是从有了额外的面口袋(存粮的、买粮的)小康起来的吧?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没见过。 但很理解。 就是放米面的箱子吧? 杜鹃写得好生动,赋予了面柜情感。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写得真细腻!谢谢杜鹃分享,祝周末愉快!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是啊,以前可以随便回去的时候,每当回事,现在只能在梦中回味了。今天的灰姑娘是你吗?:)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麦子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周末快乐!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温馨的回忆,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期待杜鹃上面柜片片,那意味着我们都能回国内看家人了,期待那一天。杜鹃周末愉快!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杜鹃文字真好,温馨的回忆。我家有米缸,尽管生活在北方,但我妈保持了南方人的习惯。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请娘娘坐沙发喝茶,那可能只有我们老家七十年代有,到了八十年代慢慢消失了。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北方还真没有面柜,但对这名字不陌生,我正想在哪儿听到过这说法?杜鹃好文,家乡的味道浓浓的!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