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88

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正文

平壤的一声叹息---《为什么移民》之一

(2016-04-17 18:40:51) 下一个

注:我认识很多移民加拿大的朋友,准备把他们有意思的经历写出来。为方便,文章都以第一人称“我”来叙述,但都是别人的故事,是我亲耳听来的真实经历。细节上可能有出入,也加了我的一些议论。另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那是90年代中期,我在北京一家国营贸易公司工作,我们单位与朝鲜有业务往来,我经常被派往平壤出差。我们住在专为外国人服务的酒店里,一般外出都有翻译和导游陪伴,自己是不能自由走动的,平时也不怎么出门。那天工作多一些,干完已经天黑了,正好工作地点离酒店不远,我和同事我们两个决定走回去。他们大概也觉得天黑了,除了回酒店我们不可能去别处,没有人陪我们,让我们自己走回去了。

天完全黑了,我们俩很累,谁也不说话,默默的走在街上。平壤的街上除个别地方如我们的酒店附近,是没有街灯的,黑乎乎的,也没有什么声音。偶尔有无轨电车经过,电线擦出的电火花闪那么一下,这时候我能够看到街上其实有许多人来来往往在走,奇特的是所有的人都不说话,只是默默的走,宛如鬼魅!

那还是比较长的一段路,我那同事大概因为工作时间长,又走了这么长的路,觉得累了,忍不住叹了口气:

“唉---!”

没想到就这一声叹息,把走在前边的一个朝鲜老太太吓坏了!她回过头来,脸上现出异常吃惊的表情,嘴里还发出‘啊---啊---“的声音,像撞见鬼一般,然后扭头快步走开了。

她反过来又把我俩吓了一跳,---就是叹了口气而已,她是怎么了?

过去很长时间之后,我还在想这事儿。我后来想明白了,那个朝鲜老太太被吓坏了,因为她以及周围的人已经习惯了这种悄无声息的生活,这已经是常态,偶尔大声叹口气倒是非常态。中国古代周厉王时期“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在朝鲜是真的。不,朝鲜人连道路以目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都不敢,人成了机器,行尸走肉,鬼影。

这个社会太可怕了!

我回忆起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的是前苏联或某个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人们是不敢随便笑的,你不能显得与众不同,不然克格勃会盯上你。

中国过去在毛时代,跟现在的朝鲜某些方面不是很类似吗?人的自由被剥夺,也几乎到了道路以目的地步。现在中国虽然改革开放了,个人的自由与朝鲜比完全是两个世界,但本质没有变。他们给你自由,但哪天不高兴,还可能收回去,生杀予夺的权利在他们手中。谁能保证文革不会再来,中国不会回到毛时代?

当时我已经在考虑办理去加拿大的移民。那时我结婚不久,准备要孩子。我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将来生活在一个像朝鲜那样的国家,即使这国家仅仅有可能性变为朝鲜。

想明白之后我开始认真准备材料,递申请,等待。申请很顺利,一年多之后就拿到移民纸了。

之后我又有一次出差到平壤,那是最后一次。工作完成,临走时与翻译告别,没人的时候我跟他多说了两句。那个翻译多次陪同我们,彼此已经有些熟悉了,我感觉他跟其他朝鲜人不太一样,比如,私下里太他会小声抱怨领袖自己穷奢极欲,如何不顾普通百姓生活之类。

我告诉他,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平壤,下个月我们全家即将移民加拿大,以后见面的机会恐怕就很渺茫了,祝他以后一切都好。

他看着我半天不说话,难以置信的样子,眼光很复杂,有羡慕,有悲伤,也许还有一丝泪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您说得很好!谢谢您的评论和补充。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文革期间,对人的残害到了极点,尤其是精神的折磨,不是当事人,体会不到。做了坏事,受惩罚,活该,没做任何坏事,被冤枉,谁也想不通,可文革有个口号叫,领袖的话,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这就是中国现在这么多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产生的原因。最近中国海外电台,报道京剧大师,周信芳,白天被批斗,挨打,晚上关在牛棚里,同伴问他,我们是为什么啊!他长叹,我哪知道!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我是过来人,从毛掌权,我就出生了,毛时代啥样,即使我说得是事实,你没有亲眼看见,也是不会相信。我想请恢恢想这样一个问题: 人如果不是被迫害到无路可走的地步,会自杀吗?文革时自杀的人,不用统计,知名人士无数,他们该死吗?到全民都在整人,都在自保,这个社会还不黑暗吗?一个社会,如果没做任何犯法的事,就凭有权人一句话,就可让人掉脑袋,这个社会还不黑暗吗?封建社会还有律法,到了毛时代,他说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还不黑暗吗?无数历史事实是抹杀不掉的。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说的北朝鲜的事,是真的。我老公在前苏联留学,同屋住着一个北朝鲜人,经常有人来视察他,探听他的情况,他本人也是不敢乱说乱动的。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91' 的评论 : 完全同意!文革完全可能重来,只不过不会是一样的形式。正因为对文革没有彻底的否定和肃清,才造成现在的年轻人的不了解,甚至怀念,认为那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们党不是到现在还坚持“反右没有错,只是有偏差”吗?为此,50万右派都平反了,只留下储安平等5个右派不予改正,以证明反右是对的。我们经历过的,有责任揭露这种谎言,不让悲剧重演。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恢恢' 的评论 : 看来你对文革没有任何亲身体验,建议你读读回忆文革的书和历史。受文革冲击最深的绝不是高官,所谓“地富反坏右”才是最惨的,然后是普通人,尤其是农村。您可看一下我的博文《我记忆中的毛时代》。
“担心文革再来,是不是有点拔高了?”一点都没有!当今中国很多做法,已经有文革的影子。最突出的是法制的倒退,例如政法委领导公检法,中纪委凌驾于法律之上,律师屡屡被打被抓被判罪等等。香港人他们都可以越境绑架到大陆,让他认罪,你如果还对自己和自己的孩子生活在大陆很有信心、很有安全感,我只能祝您好运了。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溪边愚人' 的评论 : "两大强(苏、美)同时作对是找死!"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实际上差点死掉!环球时报怀念毛时代对美帝强硬,其实毛太祖对苏修更强硬,后来中方自己披露,珍宝岛冲突是中方有预谋地伏击苏军,造成对方重大伤亡,苏修大怒,准备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似的核打击,并告知美方。关键时刻,倒是美帝帮了中国,事先透露消息给中方,并警告苏联,如果核攻击中国,苏联也会受到核攻击。毛太祖这才意识到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不再找死,才有了后来的乒乓外交。
我那时刚刚记事,我们那里那么偏远,也到处挖防空洞。我还记得当时的纪录片,讲受到原子弹攻击时如何应对。
胡锡进等人居然怀念这样的强硬,简直是疯了!不是无知,就是无耻!
Momo_91 回复 悄悄话 难道文革整的光是高官?看来有些人真的是太幸运了。也曾经与朋友讨论过文革一事,朋友大笑不可能再来了。但我可以说,可能形式不同,但是一旦开始,照样会发生类似文革一样的悲剧。可能每个人经历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必然的不同。美国不完美,但至少我可以安心地过我自己的小日子。
恢恢 回复 悄悄话 移民为了看看外面的世界,体验不同的生活,可以理解,但是说是担心文革再来,是不是有点拔高了?难道他家是在文革中挨过整,他自己也不像是个高官哪?抑或是有着比较开放的思想在国内无法抒发?
溪边愚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i88' 的评论 :

鸡同鸭讲是很无奈的事情。我就说过北韩是面镜子,可人家从这面镜子里看出来的形象与你看见的不一样!
话说回来,当初老毛真和现在的北韩一样,与全世界作对啊!有网友说过,与两大强(苏、美)同时作对是找死!而且就那样,老毛还“无私”援助无数个“唇齿相依”的难兄难弟。苦了国人啊,特别是农民!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溪边愚人' 的评论 : 完全同意!有人说毛时代如何强硬等等,有现在的金三儿强硬吗?人家敢跟全世界做对,包括中国。有位网友说过,北朝鲜存在的好处就是,像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我们过去是什么样。文明世界怎么看现在的北韩,也就是当时他们如何看毛时代。毛时代当时的世界形象,就是现在北韩的形象。
而有人要回到毛时代!就像有网友说的:他们可以直接去北韩。
溪边愚人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看见“在美国你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吗?”的问话,我来说一个事吧,也许可以解答LZ 对这样问话的疑惑。我被人这样问过:“在美国体育比赛等会唱国歌。你在美国敢在唱国歌时 不站起来,敢嘘别人唱国歌吗?”我回答:“我不会唱国歌,但我会和别人一样站起来。我还真不敢嘘国歌,但这是因为我还懂得自尊、自爱,我还懂得尊重别人。”不要说我是真心敬仰美国,哪怕我不,我也没必要嘘别人唱国歌啊!一个敢烧自己国旗的国度还怕人嘘唱国歌吗?!问这话的人可能以为在美国嘘国歌会被割喉吧!

认识的人中有人骂北韩无赖,同时又说毛使中国人站起来了,有了导弹、卫星,说那时国人苦一点是值得的。我说,你不觉得我们那时勒着裤腰带搞导弹、卫星不就和你骂的北韩一样吗?
现在世界上就剩这两家了,偏咱就轮着了其中之一,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中国人真是苦啊!

我在国内工作时,单位里老同事也因做项目在70年代去过北韩。那时的北韩连无线电都没有,是每家一个有线广播喇叭,播什么听什么。
期待LZ 继续这个系列!
smeagolrocks 回复 悄悄话

不论你写啥都会有人查美国有没有。那些骂美国的捂毛其实无论什么都拿美国作标准对比。

--------------------------------------------------
ali88 发表评论于 2016-04-18 06:43:07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我说“朝鲜人可能连叹口气都不敢”,
然后你就问我“在美国你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吗?”
我不太明白您想表达什么,试着猜一下:你是不是想说:其实在美国跟在朝鲜也差不多?
郝斯佳 回复 悄悄话 是的,每个独立的移民都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作为加拿大技术移民的一员,我想说谢谢你!期待下文~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颐和园' 的评论 : 谢谢您的分享!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我说“朝鲜人可能连叹口气都不敢”,
然后你就问我“在美国你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吗?”
我不太明白您想表达什么,试着猜一下:你是不是想说:其实在美国跟在朝鲜也差不多?
ali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GLL' 的评论 : “呵呵,如果移民二十年,能吹还只是停留在这点表皮的东东,肯定移错了”
我能否小声辩解一下,我的副标题是《为什么移民》,不是《移民二十年后之深刻感悟》。
不过,您的意见我还是接受,下次见面可以问问那位老兄,20年后,感想如何?然后贴在文章后面。
而且,老兄(或老姐?)您自己有什么感想,也可以贴出来。欢迎分享!
GGLL 回复 悄悄话 呵呵,如果移民二十年,能吹还只是停留在这点表皮的东东,肯定移错了。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80年代的北京外国留学生和学者中,北朝鲜人是最大的一群人,拿着中国大学的奖学金,学各种学科。我也听到过一位北朝鲜的学者表示过类似的想法。他告诉我,北朝鲜人很穷,生活很艰苦。我回答说,很多中国人也还贫穷。他非常不以为然,回答说,中国人的贫穷与北朝鲜人民的贫穷无法相比。他长着一副北朝鲜人的典型模样,黑瘦,矮小,就像一位普通的农民。多年过去了,我仍然记着他满脸的无奈,记着这场对话。
海外闲客 回复 悄悄话 请blue君说说,你在美国说了些什么,被政府镇压或者割喉?让大家都小心点儿。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在美国你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吗?
fchshm 回复 悄悄话 人家说的是九十年代中的平壤,楼下去看过?
qq669 回复 悄悄话 你肯定你去的是平壤?满大街霓虹灯标语牌照着你看不到街上有人?晚上街上你看到的最多是下班的,没有逛街散步的好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