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山陇西郡

宁静纯我心 感得事物人 写朴实清新. 闲书闲话养闲心,闲笔闲写记闲人;人生无虞懂珍惜,以沫相濡字字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Soong 和亲密朋友的信件都是英文的

(2018-04-23 16:46:24) 下一个
shocking to read this. Not sure if it's true or not, as from WeChat, ton of fake news. Google it ...

I guess that might be true:

"细心查看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的展品,会发现宋庆龄每每逢写给毛等党政领导人的信都是中文,而且话说的比较逢迎、官话十足。而她和亲密朋友的信件往来,以及她真正在乎的人的信件往来都是英文的,她的英文信也比较吐露真话。这人应该是个两面派。中文信件是一张面孔,英文信件是另一张面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7257639 

宋美龄评二姐: 一生每逢大事必糊涂(上) (图)
 
姜青


1981年5月29日宋庆龄去世。宋美龄评价她:「二姐生性好强,一生每逢大事必糊涂,最终于国未尽忠,于民不称仁,于父母未尽孝,于夫妻未尽节,于亲朋未尽义,于大义未尽思,于天地无一敬,于暴君未尽谏,于凶民未尽抚。可不悲哉!…… 终至于众叛亲离,孤苦无依,上辱父母先祖,下愧多灾黎民。」 https://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7/5/2/65426.html

SCIE 电影,音乐,历史 偶尔政治关注
我觉得是假的,因为美龄和庆龄,如果不是政治观念因素,感情会很好(她们在美国留学时,蔼龄很早毕业了,庆龄和美龄年龄差小,有点相互照顾的意思吧,庆龄和孙中山结婚时,家里除了美龄是支持的,其他人都不同意。宋美龄最后选择蒋,很大一部分是英雄崇拜主义,就是受庆龄当时影响,也想嫁给所谓中国的林肯.....)庆龄死时,美龄因为坚持蒋的三不政策,没有去看二姐,但是据她身旁的人讲述,她本人是非常伤心,几度落泪,姐妹之间,何况是对昔日崇拜的姐姐,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这显然不是宋美龄对家人的口气(据资料表明,晚年的美龄因为基督信仰,面对亲人的一个个离去,越发珍视亲情;而且当她发现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改变不了国民党的节节败退,昔日梦想与野心烟消云散时,也明白了唯有亲情才是不可辜负啊……)所以宋美龄表示,这锅她不背heheda

知乎用户
南开大学历史系毕业生/纽约客

作为宋美龄女士的八卦爱好者,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一段话肯定是不是宋美龄说的。Why? 她的中文没有那么好,说不出这样带古文范儿的连串中文排比。实际上宋庆龄的中文水平恐怕也没有这么好。如果细心查看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的展品,会发现宋庆龄每每逢写给毛等党政领导人的信都是中文,而且话说的比较逢迎、官话十足。而她和亲密朋友的信件往来,以及她真正在乎的人的信件往来都是英文的,她的英文信也比较吐露真话。这人应该是个两面派。中文信件是一张面孔,英文信件是另一张面孔。




 

宋庆龄去世三十五周年前后,坊间流传宋美龄晚年评价她“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但无人给出任何史料来源

近段时间,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则宋美龄晚年对宋庆龄的评价:

“二姐生性好强,一生每逢大事必糊涂,最终于国未尽忠,于民不称仁,于父母未尽孝,于夫妻未尽节,于亲朋未尽义,于大义未尽思,于天地无一敬,于暴君未尽谏,于凶民未尽抚。可不悲哉!究其原因,皆因生性倔犟,又得父母溺爱,自高而不学,见识浅短而好蘸大事,终至于众叛亲离,孤苦无依,上辱父母先祖,下愧多灾黎民。”

该评价将宋庆龄的一生归纳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可谓全盘否定。据笔者的搜索,这段文字开始在网络上广泛流传,始于2016年上半年(即宋庆龄去世三十五周年前后),但没有任何人给出过该评价的史料来源。而在此之前,则很难搜索到相似内容。

那么,宋美龄真讲过这样的话吗?http://view.news.qq.com/original/legacyintouch/d530.html

 

宋美龄评价二姐“不仁不义”,是真的吗?

坊间流传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责,乃是伪史。 …[详细]

 

宋庆龄去世三十五周年前后,坊间流传宋美龄晚年评价她“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但无人给出任何史料来源

近段时间,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则宋美龄晚年对宋庆龄的评价:

“二姐生性好强,一生每逢大事必糊涂,最终于国未尽忠,于民不称仁,于父母未尽孝,于夫妻未尽节,于亲朋未尽义,于大义未尽思,于天地无一敬,于暴君未尽谏,于凶民未尽抚。可不悲哉!究其原因,皆因生性倔犟,又得父母溺爱,自高而不学,见识浅短而好蘸大事,终至于众叛亲离,孤苦无依,上辱父母先祖,下愧多灾黎民。”

该评价将宋庆龄的一生归纳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可谓全盘否定。据笔者的搜索,这段文字开始在网络上广泛流传,始于2016年上半年(即宋庆龄去世三十五周年前后),但没有任何人给出过该评价的史料来源。而在此之前,则很难搜索到相似内容。

那么,宋美龄真讲过这样的话吗?

该传言,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甚广该传言,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甚广

这段“咬牙切齿”之言,不符合宋美龄对二姐的感情,也不符合宋美龄的宗教信仰,乃是伪史

就常理而言,宋美龄对二姐宋庆龄感情颇深,绝无可能说出如此“咬牙切齿”之言。

宋庆龄早年因政见而厌恶蒋介石,曾一度与宋美龄关系疏远,彼此以“孙夫人”、“蒋夫人”相称。但终究血浓于水,因二姐的缘故,宋美龄常与蒋介石发生冲突。如1931年,“因蒋杀害邓演达事,两人闹得最烈”。①抗战期间,宋美龄曾指示俞济时给二姐装过一部不对外公开的电话,以方便二人直接沟通。因宋庆龄与共产国际关系密切,蒋介石曾指示戴笠对其实施监控,宋美龄又打电话给宋子文,特别嘱咐:“你关照他们(戴笠)一下不准在阿姊那里胡来,如果让我听到有什么,我是决不答应的。”宋美龄的意见让军统在监控宋庆龄时缩手缩脚,“戴老板对此非常为难,很伤脑筋,照委员长的意旨办嘛,夫人不答应,闹出乱子来,委员长还是拗不过夫人,大家都有所顾忌。”②

抗战期间,宋庆龄对三妹的看法也有所改观。埃德加·斯诺回忆说:“我初次会见宋庆龄时,她说,这一婚姻(蒋介石与宋美龄)的双方都是出于投机,其中绝无爱情可言。……一直到了中日战争,她们才有了点和解,而孙夫人对宋美龄的婚事的看法也有所改变。‘开始时他们的婚姻并不是爱情的结合’,1940年的一天,宋庆龄在香港对我说,‘但是,现在我认为是了。美龄真心爱蒋介石,蒋介石也同样爱她。没有美龄,他也许会坏得多。’”③

1940年4月4日,宋氏三姐妹前往参观“中苏儿童照片展览和儿童科学玩具展览”1940年4月4日,宋氏三姐妹前往参观“中苏儿童照片展览和儿童科学玩具展览”

宋美龄在1927年嫁给蒋介石,确实未必完全出于对蒋介石的“爱情”——宋美龄青年时代感情经历丰富,挫折也多。1917-1918年间,在给大学好友Emma DeLong Mills女士的私人信函中,宋美龄曾多次感慨:“既然我不能和我真正在乎的人结婚,我也不会和其他任何人结婚,除非是为了名声和金钱。”“我不介意告诉你,如果我终于结婚,也不会是因为爱。因为很不幸,我爱的那个男人,已经结婚了。”④宋庆龄当年对蒋宋结合之动机所下的断语,并非全然无因。但蒋自与宋美龄结合,即倾注心力欲经营出一种“纯洁至诚之爱”,二人感情于婚后升温迅速。⑤宋庆龄能体察到这一点,承认蒋宋二人乃是真爱,可见姐妹间的芥蒂已有所消解。1943年宋美龄访美归来,送给二姐一面镜子,宋庆龄在给友人的信函中说“我很宝贵它”。对三妹的访美之行,宋庆龄也不吝赞赏:“不管人们怎么说,她为中国做了最广泛的宣传,并且正如她自己在一次集会上对倾慕她的人说:‘我让美国人看到,中国人不全是苦力和洗衣工人!’我想,中国必须为此而感激她。”⑥也可见二人关系日趋亲密。

内战爆发,姐妹俩再度因政见分道扬镳,但亲情仍在。1949年5月19日,宋美龄曾致信宋庆龄,内有“最近,我们都经常想起你,……希望你能平安、顺利……如果我们在这儿能为你做些什么的话,只要能办到,请告诉我们”之语。⑦此后,二人天各一方,再无书信往来。但宋美龄仍时时牵挂二姐。五、六十年代,曾与宋霭龄等人计划将其接往海外全家团聚,且一度与北京取得了联系,有所进展。唯此事详情限于史料仍不明朗。宋庆龄去世后,有人自大陆给宋美龄带去一本画册《纪念宋庆龄同志》,“蒋夫人坐在那儿,一幅一幅认认真真地看了两个多小时,一动不动,而且旁若无人。看完之后蒋夫人什么话都没说,就把那个画册收起来了。”姐妹感情如此,岂会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责?

此外,宋美龄晚年对宗教的信仰相当虔诚。常言:“这世上除了上帝外没有完人。因为大家都会犯镨。”“我不怕别人怎么讲我,我也不求怎样,因为我的一切行动上帝都知道。”“上帝留我到现在,一定还有他的用意。我现在就是揣测上帝的意思,做我应该做的事。至于其他,我对自己已无所求。”⑧因此种信念,宋美龄晚年不接受口述访谈,将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上帝评判。如此心境下,自亦无可能对二姐做出那般“咬牙切齿”的苛刻评价。

1940年4月3日,宋氏三姐妹在重庆视察第一儿童保育院1940年4月3日,宋氏三姐妹在重庆视察第一儿童保育院

1981年,廖承志曾致函宋庆龄,告知她“您妹妹是怎样看您的”,惜资料尚未公开;宋庆龄晚年也留下了一句自评

虽然坊间流传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责,乃是伪史,但宋美龄对宋庆龄,还是留下了一些评价。在宋庆龄去世前夕,主持对台统战工作的廖承志,曾给宋庆龄写了一封信,信中说道:

随信附上的东西您也许会有兴趣。这些消息是从美国工作的同志那里得来的。我相信来自可靠的人,尽管是间接的,但他们是用了大力气,从您的亲戚和妹妹那里得到这些消息。有趣的是知道您妹妹是怎样看您的。而我相信这并不是不可想像的。不仅如此,在一个美国人——里根的信使,和一个中国人到过北京后,她表露了她的感情,而这种感情,我相信,要比家庭感情的含义更多些。更有趣的是,大卫·金把您妹妹的地址和电话告诉了我们。如果没有弄错的话,我想大卫是为您而这样做的。”⑨

廖承志提到“有趣的是知道您妹妹是怎样看您的”,这部分内容当是在“随信附上的东西”之中。可惜的是,这些“随信附上的东西”下落何处,迄今仍是一个谜(未解密或遗失,前者可能性较大)。惟据廖信的前言后语,宋美龄的评价似较为正面。此外,宋庆龄临终前夕,曾致信中央,言道:“请不要把我和国父放在一起,我不够格。”⑩这也可算作风波历尽之后,宋庆龄留下的一句自评。

1981年5月,宋庆龄去世,宋美龄为之流泪祷告,但拒绝回大陆参加葬礼。在致蒋经国函中,宋美龄如此解释自己的抉择:“骨肉虽亲,大道为重,我等做人做事须对得起上帝、国家、民族及总理主义、父亲在天灵,其他均无论矣。”这一抉择让宋美龄的内心充满了遗憾,故又对蒋经国感叹:“深信若大陆撤退时,余在中国……或大姨母不在美国而在上海,必可拖其(宋庆龄)离开。”(11)

1940年4月23日,蒋介石主持成都中央军校毕业及开学典礼,宋氏三姐妹与之同台合影1940年4月23日,蒋介石主持成都中央军校毕业及开学典礼,宋氏三姐妹与之同台合影

注释

①孙宗宪,《为蒋介石当侍卫时的回忆》,收录于《浙江文史资料选辑 第38辑 蒋介石家世》。②王正元,《听宋美龄和宋庆龄通话》,原载《联合时报))1987年2月6日。收录于《回忆宋庆龄》,上海市孙中山宋庆龄文物管理委员会、上海宋庆龄研究会/编,东方出版中心,2013,P802页。③埃德加·斯诺,《中国的乔治·华盛顿夫人》,收录于《回忆宋庆龄》,P253-254。④谌旭彬,《宋美龄少女时代的幽怨:“我爱的男人已经结婚”》,《短史记》第37期。⑤谌旭彬,《蒋介石对宋美龄究竟有多少真爱》,《今日话题历史版》第232期。⑥《致格雷斯》(一九四三年七月十六日),收录于《宋庆龄书信集》,宋庆龄基金会、中国福利会/编,人民出版社,1999,P237-238。⑦《宋美龄、宋子良致宋庆龄》,1949年5月19日,收录于《宋庆龄来往书信选集》,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编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P199。⑧熊丸/口述,《蒋介石私人医生回忆录》,团结出版社,2010,P96-98。⑨廖承志,《致宋庆龄》,1981年2月27日,原件为英文。收录于《廖承志文集》,三联书店有限公司 , 1990,P865-866。大卫是宋蔼龄长子的英文名。⑩尚明轩/主编,《宋庆龄年谱长编 下1893-194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P1404。(11)何大章,《晚年隔海相望的宋氏三姐妹》,《世纪》2013年第1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