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谷 -- 溪流

地球轨道是椭圆,不圆我有什么办法?
个人资料
正文

我是谁,谁在念佛?

(2020-10-12 10:46:54) 下一个

多年前修过一次密集念佛,其中有些不同日常经验的经历让我一下子难以理解,后来就琢磨了很多年。

我从小相信“追随你的心”这么一种说法,后来经过生活的折腾,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什么是我的心,“内心里有很多想法,到底哪个是我的心”?渐渐地觉得,如果搞不清楚这个“心”,就不知道怎么能follow my heart,那活下去没有方向。

出国后,碰到一些修学佛法的朋友,似乎能帮我搞明白这个事情。为了搞明白“我心里那么多声音,到底哪个是我的心声”,专门辞了工作去打坐,念佛,差不多20年前的事了。那还是出国后获得的第一个技术工作,当时是害怕一旦以后工作生活条件好了,恐怕就不会有胆量放下工作去打坐了。

两个朋友,一个指导我念佛,另一个教我吃生食,他们倒是互相不认识。

当我决定开始实修的时候,就开始每天只吃生的瓜果蔬菜,香蕉花生,除了生食还是生食,用刀切切、手撕撕就吃了,没有任何蒸煮,也完全不吃油盐酱醋任何调料。吃了几天后,得到一些新鲜的认知:

  • 觉察到脑袋里的杂念少了。当时的一个认识是,原来“食物会影响脑袋里的念头”。然后推理一下,觉得可以理解:既然喝酒可以让人头晕脑胀,其他饮食当然也可以作用于大脑,作用肯定有好有坏,有强有弱。
  • 几个月后,恢复吃盐的时候,我能体会到,盐确实是收缩的;能感觉胃本是非常鲜嫩的,被盐浸泡出汁了;盐把胃本身有的新鲜感给破坏了。
  • 而调料的作用,就是刺激人的胃口,本来不需要吃那么多的

当时住在一个合租的公寓里,一个年轻学生和另两个小两口。为了避免别人干扰,每天都是等那三个人离开房间我才出去,预计他们要回来之前,我就躲在房间里。

除了买菜,也不跟人说话。一门心思念佛,控制自己的心不乱跑,只是念佛。无论是吃饭买菜冲凉,每一秒钟都不能忘记念到哪里了。如果任何一秒钟回头发现刚才忘了念佛,那就要从新来过了。我就会想,我自己的心,我为什么不能控制?!

依此执行了大概两个月,记不清了。直到越来越专心,越来越深入,连续几个星期,都能在清醒时绝不遗忘佛号,哪怕一秒钟,一瞬间。

有一天朋友对我说,成了。难得,恭喜。我当下还没有理解,“成了”?成了什么?

只是过些天后,各种心理现象开始显现:

  • 发现原来认定是自己的思想的,并不是“自己的”思想,只是飘在空中的云一样的东西。感受到的喜怒哀乐也并不是自己,我可以一边恐惧一边另一个我在看着笑。我不再是原来那个生下来就一直认定是我的我。
  • 又有一次,我的自我在内心中分成了三部分,“一个上帝,一个假我,一个真我”,当时直觉地体验到了基督教经典里说的“荣耀归于上帝,一切都是上帝造的”,上帝如此荣耀,那种体验如此真实,无可否认。同时又意识到,我的那个“假我”非常会居功(claim credit),他一定要把上帝的所作,归功于自己,并向外宣称。就像一个大机关的看门人,本来只是传递消息,但是他把功劳都拦下来了。而我的真我,又无可遏止地要把假我当成我,心中的呼喊无比强烈、不可遏制:“这就是我,就是我!"。那时,虽然理智上认识到这一切都是上帝做的,但是情感上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功劳归功于那个假我,这真是非常奇怪。就像一个惯偷,分明已经到警察局了,还是忍不住再拿点东西。或者就像一个母亲溺爱自己的孩子,不管对错,这是我的孩子,“就是!好的!”,习惯的力量太强大了,只能慢慢扭转。此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有如此强大的心理执着。按佛教的说法,这种与生俱来的“我执”是所有人的都有的,叫做“痴”,只有开悟的人才能彻底破除这种执着,我只是有幸看见了一点。
  • 再后来几年后,我发现有时我不认识自己。实际上,后来回味,只有当人经历不认识自己之后,才开始慢慢明白“我是谁”是个什么问题,是怎么回事。
  • 那会儿,大脑和心分开了,就像硬盘和CPU分开了一样,想写东西到硬盘里,但是缺乏链接写不进去,就像钢笔水滴在泉水的源头,一下子就冲的无影无终了,一点痕迹都没有。困惑。(大部人终其一生,大概不知道电脑是可以拆开成部分的。)

有了这个经验,才发现可以读懂一些佛经了,理解佛教公案在说什么。基督教说的丢了魂,得了魂是什么意思。也多少理解了真心、妄心确实有差别,就像盐和白糖混在一起,不知道为何有时甜有时咸。后来朋友跟我解释,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会觉得自己遇见了上帝;什么叫真我,什么叫假我,真我假我如何混杂,机制何在。等等。

本来我只是想知道什么是我的心,结果发现“知道这个心”和“解决生死问题”是直接关联的。所有的宗教,教人的就是跳车,就是学会怎么死(也可以说是怎么不死,老子说,死而不亡者寿。应该是有实指的)。所有的日常生活,从物理化学,到心理政治经济,都是修车和开车。

不过要实证自我真的不死,需要的模型是脱好几层衣服,而不是仅仅一次跳车。第一层衣服,就是你的思想、大脑,认识到大脑不是自己,you are not your mind,you are not your thought。etc.。

跳车,是一项可以掌握的能力。只不过这个事情确实难以掌控,如果天天开车忙于日常生活,人就很难静下心来练习跳车。如果集中精力练习跳车的技能(森林里打坐),在一段时间里,也肯定会影响日常生活。除非真正的高手,随时可以提起放下,就过了那个困难的阶段。

无论是跳出车外还是开车,车好还是车坏,“我”都还是我,从来不变。这就是鲁智深说的,“今日方知我是我”。

有时候人们会不由自主地把佛法修行和“高尚感”联系起来,这大概是个很深的误区,会陷入高推的陷阱无法自拔,上去下不来。现在看,个人想干什么,也没有道德上的好坏优劣。喜欢吃甜、吃咸,喜欢逛鬼屋、下地狱,还是旅游塔西提,都是个人的偏好。毕竟,没有人会死,灵魂都是永生的。更根本的道理在于因果,手不去接触火炉不是因为不道德,而是因为火会烧手,我们不用手去触火炉,本质上不是因为我们是好人,而是因为我们不想烫手。

仔细看看历史的话,所有的“高尚感”“高推圣境”,都是那些二三流的笨蛋搞出来的东西,用来腐蚀人的灵魂,包括现在所谓的“爬藤”,其实真正的能做成事情的人,都是面对自心的人,牛顿说的海边玩耍的小孩,应该是他真实的内心写照。用高尚感来强迫推广任何东西,最后都是跟人性对抗,不会成功;而且即使成功了,多少也有点为了别人打工的感觉,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孔子也说,责之不如好之,好之不如乐之,一定直面内心的想法才会觉得自己活得值得吧。

会跳车和车的好坏没有固定联系,有些生活上技能不高,是车不好,不代表他不会跳车。而另一些人,可能车很好,但从来不知道那只是车,更不知道这是可以跳出来的东西。一辈子和车固定关联,无法解开那个束缚,摆脱车坏时带来的恐惧。

车太好的人也不容易玩跳车的游戏,舍不得:)。但是禅师们,无论什么车,好车坏车,从来也不会把人车混淆,纠缠不清。

跳车的比喻应该还不是究竟,如果走的更远,会发现,车,原来也是个幻觉,如梦如幻。

现在看来,这条路还长,需要继续才能真正完成。不一定哪一天,又想继续了,直接就沉寂不发声了,来不及跟这里的朋友告别。就像那次突然决定开始念佛时,也没有跟室友说明一样。

================

如果实证“真我”永远不死,人的活法应该是有变迁的。世界上的人,多少还是受“我,在变化”这种心态的影响。导致“做点什么事情(财富和成就是Having),来证明自己的价值(Being)”的心态,就是“用Having来证明Being”的心理。电影Groundhog Day里讲到一个人发现自己永远不死,他的生活心态直接就变了。宗教群体中的另一个极端是,弃绝一切物质所有-Having,来证明自己-Being, 这同样是迷惑。 

完美主义,多少是一种迷思,就是无意识地想用所做的“事情-Having”来证明“自我-Being-的完美”,这带来的心理问题是,“我的所作永远没法说怎么叫完美“,导致人觉得“我好像永远不完美”。如果我们不需要通过自己的行为和成就来证明自己,生命应该会回复到自然的状态,人可以做自己有兴趣做的事情,自己定义自己生命的目的。

这个时代里,完美主义似乎还有扩大的趋势。完美主义,是太过苛求这个车了,误以为这车的好坏就是个天大的事。

车不是我,我不是车,能代步、买菜、逛风景就够了。关键在于车里的主人,有没有个明白的打算,一辈子到底想干啥。这个思路还是需要再沉淀一下。

------------------------------

一个小故事:

当年一个班的同学到苏联学习弹钢琴,回来后演奏表演,结果每个人、每次,在表演到某个段落的时候,都会满含深情地把头深深地埋下,久久才抬起来继续演奏。观众中的一个人就奇怪了,问为什么都这么样呢?大家都说,我们习惯就是这样的,老师就是这样的,弹起来很顺。但人们还是奇怪为什么。

后来一个人有机会到苏联去,跟他们的导师聊起这个话题。那个导师听了笑起来:我演到那里的时候,通常就是酒瘾发作的时候,正好可以低头喝一大口。

--- 人生很多时候是模仿动作,至于动作本身的目的,有时反而是遗失了。

-----------

回味、体会那个真我假我的区分,以及假我喜欢居功(claim credit)的强大心里执着。究竟有什么启示。

1. 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是,你越是claim那个credit,世界上的人越是会用各种办法证明这不是你的功劳,告诉你世界离开你照样转;而且别人的证明最后就真是对的;世界离开任何人,都照样转。

整个地球,不也是在宇宙郊区的一个小角落规规矩矩地转圈么?地球难道还要对着宇宙咆哮,声称地球很伟大吗? 

凡是有形有相的东西,都是有限的,而且会消失,我们的肉体生命也会消失,无论你多么崇拜它,安置它,它其实就是微小、脆弱的。为什么不直接、自然地接受这一点呢?为什么要继续被迷惑所牵引呢?

“我”,到底重要不重要,到底对谁重要?这个问题让人迷惑,在于“真我”“假我”纠织不清,难解难分。如果“我”真的不重要,耶稣,佛,孔子,老子等人,说那么多又是何必?

真我的最根本特性,好像是自由意志。大概在上帝眼里,没有真正的苦和罪,哪怕一个人吃火锅、看恐怖片哇啦哇啦叫,也是他自己想吃,其中自有乐趣。如果想吃别的也可以换。不过人有习惯,克服习惯需要时间和意志。如果说有罪,大概最大的罪(或者说让人可惜的事情),就是竟然“自己不认识自己”,“我不知道我是谁”,这是个奇怪的事。

从另一个方面说,在永恒的时空里,我们都是演员,扮演某个角色。所谓的迷,就是把扮演的角色,所穿的戏服,当成了自己,这也是不认识自己了。如果你这辈子扮演一个富翁,当然可以很高兴;但是如果扮演了一个穷苦人,就认定自己是个穷苦人,不知道自己只是演戏,只是因为穷苦而伤心,这就冤枉了。人有时候经历痛苦后,更容易出离,大概这时是他内心真我的声音开始强大:这不是我!

再拿那个模型来说,人生就是三个方面,Being-Doing-Having。我们的所作所为(Doing),无非可以有两个功能,往左,是认识自己(Being),往右是享受世界的所有物,积聚物质财富,经历思维、情感(Having)。如果左右兼顾,就是一个丰满的人生。其实就是佛教说的福慧双修(佛教的慧,本意就是认识自己-Being,只不过,要真实认识究竟自我,需要摆脱的衣服是很多层的,不像跳车那么简单的只有一层;福是福报-Having)

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可以自主决定你当下想经历什么,不必跟别人开一样的花。梨树如果想开桃花,就把自己折腾死了。人生的价值不是在跟别人的比较中获得,应该有它固有的乐趣和价值。否则地球想起别的大星星,就该一头撞死。

-------------------------

道是梨花不是。
道是杏花不是。
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
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如梦令   严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那个是很好玩。
我前几天回头想到,你做的工作和事正好是自己想写的东西,这真是一种难得的福报。
政经美食信手写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积累。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自由兄分享的小故事太逗了!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清净兄,我在反思自己(其实也是个普遍现象),就是ownership, 主人心态。感到人生的任何一个方面,如果把自己当主人,就能掌控。如果不把自己当主人,哪怕你是主人,也会觉得别人有权利干涉甚至掌控的话,就会放弃自主权。包括物质的,精神的,过去的,现在的,各个方面。
哪个方面没看透,那个方面就不能做主人。
如果从大方面来说,有些世界上很成功的人,在商业方面有主见;但是在宗教方面就没有探究,或直接放弃探求了。反过来也一样,有些人修行走的远,但是别的地方也可以有误区。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连续的时间, 我是结束后回头才意识到的,具体持续了多少天不断,我也不清楚。因为当时关心的问题不是持续多长时间,而是怕断了,所以就不断地提起来,最后就成了持续不断的状态了。几年后才发现佛经讲的“七天一心不乱”等说法。
所以现在觉得“念多长时间”不应该是最关心的问题,最应该关心的问题是:一定要念出个结果。
这差别是打工心态还是老板心态。打工的心态是计算时间,不太关心结果;老板才关心核心利益,一定要念出结果。
就像人生游泳到了湖中间,就是持续不停地游,一直到目的。中间停了怎么可能?
我觉得有些人念佛不出结果,就是因为他们在给别人念,不是老板心态。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感觉是类似“如母忆子”的那种,如果念的深切,估计是不需要避开日常生活也可以。我知道有些水平特别高的人是可以做到随时都“念念不忘”(这个词也是佛教来的)。但我是避开工作才做到的。
我开始并没有了解太多的计算方法(什么叫做连续念多长时间),就是别人介绍了后,就决定不停地念,开始会忘、会断,慢慢地越来越深入,就不会忘了。慢慢地就像游泳到了一个大湖的中间,前后都不着边际,心里也不敢想别的,只能是持续不断地游,也不敢浪费精力快游,唯一的目的就是能持续游。
我念的是我们师父教的佛号。据说念阿弥陀佛最好加上“南无”,可以慢一点,太快可能容易断。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小狮子说的:“ 每一秒钟都不能忘记念到哪里了。如果任何一秒钟回头发现刚才忘了念佛,那就要从新来过了。”指的是十念吗?“阿弥陀佛”就四个字,从新来过指的是什么呢?
谢谢小狮子兄。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manli01' 的评论 : 我经常会疑惑我的心到底是什么样儿的,我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从来也没有过答案。如果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心里的真我,那可太遗憾了。可是要做到每一秒钟都不停顿的念佛,是不是只能独处啊?有没有可能在不停止最简单的日常生活中实现?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哎,清净来了,又让我高兴一下!
实际上我那个修法原理很简单,我们的心是混合物,像原子一样有精细结构,平常不显,但是用专业的方法(修法)可以让它显出来。“念佛持之以恒这种修法”,就像把混合物放到高速离心机里甩,到一定程度,意识的精细结构就分离了。关键在于中间不停。
为什么停了?其实人真心想做什么(决心和目标),不是随时都有的,我一辈子到那时,只想“知道我的心是什么”,达到了以后,就失去方向了。所以这些年多少也是寻找下一个目标的过程。再一个原因就是,拿跳车、开车做比喻,开车这方面(日常生活)发现需要补课、修理自己以前不正确的思维和习惯。这也是为什么我到你那里和别人那里参观的原因,而且感叹你们的安乐窝那么舒服!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 我的自我在内心中分成了三部分,“一个上帝,一个假我,一个真我”。
哇,这种感觉太神圣了,我也想体验。
我的一个医生朋友告诉我,他的一个病人昏迷了一个多月。在那一个多月里,只是通过鼻饲各种水果和蔬菜汁儿。等她醒过来后,血管干净的像个孩子。
我曾经想过只吃生的水果蔬菜一段时间,但一直下不了决心实践。看了小狮子的这篇文章,这想法又出现。也许过来节日真的实践一次。
好奇,小狮子坚持了两个多月的实修后,为什么停了?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真的吗,菲儿?高兴!喜欢就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很受益。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一直想写,其实日记里写了好几次,但是一直也没完全理顺。
就好像做了实验,实验报告到底于意云何一直不能完全看清楚。
只好决定先这么分享吧。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