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心

你是造物者,不是拜物者
个人资料
正文

“理想主义化”的“唯物主义”本来就有内在的矛盾。

(2018-01-28 14:18:33) 下一个

如若那些为了理想而舍弃了自己生命的人活过来,看到今天会怎么想?
----------------------------------------------------------
他们应该认识一个根本问题是“理想主义化”的“唯物主义”本来就有内在的矛盾。

第一、他们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和服务对象从内心深处隔离开了,认定了“你们”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你们是“唯物主义”的,是物质的奴隶。没有物质,你们就不行了。
所以必须给“你们”物质。但是我们(内心深处自认为)是超越物质主义的。所以这些人的内心深处是有精英意识的。
只是他们从开始并没有认清这一点,一旦他们掌了权,这个潜意识就会发扬光大,无所约束。而且他们过分强调自己超越物质的方面,所以他们就会认为别人收一盒香烟,是被香烟腐蚀,而自己在家里建个游泳池是为了人民的利益。总而言之,他们潜意识里认定在他们身上和别人身上发生的是两套不同的律法和自然规律。

第二、唯物主义本身就是一些不彻底的思想家,例如马克思(他不想认识世界,只想改造世界。这类人的深度都有限。他们认定,认识只能是向外的,而不是向内的。)

第三、只有那些现实主义者,类似美国的开国元勋们,认定了大家都一样(在上帝面前),才有了谦卑的一面。然后指定政策、指导思想的时候,才不会把自己和别人对立起来,才会把制度建立在一个基本思维上(你这样,我也这样,大家既然都这样,我们就基于这个基本认识,来建立公平的活动规则)。

理想化的唯物主义者,既不谦卑,也不深刻。所以他们建立的政权最后都打成一团,国与国打,人与人打。

再者,有不少为理想牺牲的人还有一个迷信的地方,就是通过建功立业而获得永恒、永生,所谓三不朽。这从真实的佛法和基督教的看法来说,是一种迷信。迷心中这种所谓的永生,其实就是想寄生在别人的记忆里,思维里。这最后都会演变成对别人的强迫认可。因为他们想寄生在别人的心里。你们不认可,我还怎么获得永生?而且这种永生是假的永生。

我曾经非常想理解人们到底怕什么?很多革命者为什么在对方的监狱里什么都不怕,但是一旦到了自己的人手里,就软蛋了?那个黄敬(天津市长,江青前夫),见了老毛好像见了魔鬼一样,能吓成神经病?然后文革中各个老将、元帅都看老毛的眼色,立正、稍息、起立、坐下!?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例子是张闻天的发言,这是一个坚持正义的人吧,他有一次说过(大意是,党应该鼓励大家说话,但不要打成反党分子,否则人家就遗臭万年了,这就害怕了)。

慢慢地,我得出自己的理解,大部分理想主义者其实不是什么都不怕,他们只是认识到肉体生命的有限和肉体死亡的不可避免。但是他们内心深处又是渴望永生的,并且不一定知道如何获得永生,所以他们追求理想的过程是自认获得永生的过程。

进而,如果潜意识里认定党所签发的认证、认可是通向永生的通行证,那么他们就会带点恐惧地去满足党的要求。如果党不给他这个签证,他就害怕了,(可能)就真死了。

这反映了很普遍“理想主义者的心理”,以及他们对于死后生命的(比较原始的)看法和认识。

仔细分析一下,这其实就是内在矛盾和迷信(其迷信在于,一方面口称唯物主义,一方面又不自觉地认定有一个“神秘的自我”,希望可以存活在别人的思想里,而且必须通过奋斗来获得签证。)。这和真正的宗教是不能相比的,真正的宗教是知道“自我”,是什么知道什么是“永生”。这个永生是一直都有的,只要去认识就行,不需要靠奋勇杀敌来获得。

人们潜意识里都是一个东西,但是没有认识清楚到底是什么,然后就用各种不同的形式表达出来。人们否定了天堂、地狱和永生,但是发明了新的词语,一边是名垂千古,一边是遗臭万年。依旧是希望和恐惧之间的斗争。

凡是认为永生必须靠奋勇杀敌、建功立业(所谓不朽的功勋)而获得的教义,都是迷途,甚至会因争抢功劳而祸害人间。

有些极端宗教,会引起战争,也是因此迷惑而产生。因为人对死亡的恐惧和对永生的渴望是一种强大的驱动力,它会催生各种各样的表现方式,如果找不到永生的正道,落入外道,就会通过各种折腾来驱除对死亡的恐惧,会产生极大的破坏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多谢自由兄抬爱。知音难觅,甚感欣慰。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多谢知音喜清静兄。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深刻的解剖。体会到了。
大部分理想主义者其实不是什么都不怕,他们只是认识到肉体生命的有限和肉体死亡的不可避免。但是他们内心深处又是渴望永生的,并且不一定知道如何获得永生,所以他们追求理想的过程是自认获得永生的过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