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纪念我的父亲王力 (图)

(2011-04-02 19:48:41) 下一个
(本文写于2000年)


今年是父亲诞生的100周年,他离开我们已经14年了,他住院病危时我们兄弟姐妹几人轮流在他身边看护,在他去世前几天,他神志有些不清,也没有气力说话,但他已经意识到他的生命到了尽头,不时叹气,我猜想他是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人世的,因为还有计划中的书没有写完,还希望要多写些文章……。医生告诉我们,他已没有治愈的希望,所以我们大家都有了思想准备,因此得知他心脏停止跳动时,我们虽然十分悲痛,但也不感到意外。他去世时恰好是我值班,看到他是在安详的表情下走完了他奋斗的也是无悔的一生。

我父亲的身体一向很好,很少生病。这次生病时是在1986年3月底,这时他已经有86岁了,当时我不巧没在国内,那时我在四通公司主持开发四通文字处理机,正带领一支开发队伍在日本横滨做产品开发的最后调试。在开发工作进行到了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时候,我接到四通总裁万润南的电话,告诉我父亲生病住院,我听了之后开始没有在意,他又加了一句话:你父亲的病很重,就是说,可能等不到你回国了……。这时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有点不敢相信,因为我离开北京还不到一个月,那时他还好好的呀!万总对我说,如果需要,你可以中断手中的工作,立刻回国见你父亲最后一面。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我们在日本的签证期限是一个月,这次是四通第一次开发自己品牌的产品,这时已经接近结束,如果我回国,就意味着这次开发要中止,公司的产品的推出必然要拖延一段时间,甚至将失去商业机会;如果我不回国,万一父亲去世了,我将失去和他见面的最后一次机会,也不能在他病重的时候在他身边尽一个孝子的心意。万总看出我的矛盾心情,没有立刻要我表态。放下电话之后,日本ALPS公司的领导也说,如果王先生要回国的话,我们可以立刻安排。我随即向北京拨通了母亲的电话,询问父亲的病情,这才知道,当他生病时,起先是发烧,大家都以为是感冒,谁知住进医院之后才发现情况严重,是白血病,而且病情很快恶化。我想,我是否回北京,可以征求母亲的意见,她的意见将会起很大的作用。如果她要我回去,我必须立刻动身。可是母亲说,"我知道你在日本的工作很重要,如果那里的工作离不开你,你就不必回来了,北京有你的弟弟和妹妹在。
 
"以工作为重,是我父亲和母亲的一贯作风,我父亲和母亲不会轻易以身体不适而请假,一般小病都会坚持上班,而我还在中学上学的时候,不管是肚子痛还是有其它不舒服的症状,我母亲都是要求尽量要坚持去上学。以我父母亲一向教导我们的做人原则,留在日本继续做开发,是很自然的选择。于是,我决定留下。在日本的开发工作顺利完成了,我在4月中旬回到北京,立刻就到北京友谊医院去看望住院的父亲,这时他神志还清醒,但已经不能说出完整的句子了。我向他汇报了我在日本的工作,告诉他开发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我在出国前,曾经给他讲解过文字处理机的工作原理,当时他始终不太理解,我本来想搬一台电脑到父亲家里给他做模拟演示,但一来那时开发工作太忙,二来想到反正很快就会有产品出来,等产品问世后再给他讲岂不更好吗,因此就没再给他做进一步的讲解。谁知到产品真的开发完成的时候,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没能让自己的父亲用上自己设计的文字处理机,是我终生的遗憾。后来,四通文字处理机累计销售了20余万台,成为四通的拳头产品,为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这是后话。

子承父业,是很普遍的现象,所以很多人问我,你怎么没有选择你父亲的专业呢?我从小喜欢数学、物理等,而父亲是搞文的。他曾对我说过,他也喜欢数学,但是他年轻的时候由于个人财力的原因,只能选择文科,要不然,他也会选择理科。所以他并没有要求我继承他的专业,倒是支持我学理工科。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曾经在北京市中学生数学竞赛中获得二等奖,因此1957年我考大学时想选择数学专业。当时计算机业正在兴起,那年大学刚开始设置计算机专业,他劝我报计算机专业。他说,计算机是一门新兴的行业,必然会有比较大的发展,你应该选择它。但是父亲的建议没有起作用。当时整个学术界有一种重理论轻实践的倾向,以至于影响到了我们中学毕业生。我们同学都反对我报考计算机专业,他们说,计算机技术里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还是学传统的数学有出息。我在这样的氛围里,没有听从父亲的建议,还是报考并就读了北京大学数学专业。我1963年大学毕业,经过多年的各种变迁,最后在1973年开始搞计算机,一直到现在。我所做出的任何成绩都与计算机有关。可以说,计算机现在成了我的主业。回想起来,父亲是很有远见的,实践证明了他的建议是正确的。我们大学同班同学中,有一半的人后来都改搞了计算机。

我父亲平时总是很忙,从我们小时候起就一直是这样,很少有空管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我们的家庭教育主要来自母亲。我小时候不听话,常挨母亲打,父亲反对母亲打我们,父亲常对她说,"你是学幼儿教育的,应该懂得不应打骂孩子。"他自己也很少打我,但有一次,我不记得是什么事惹怒了父亲,被他痛打了一顿。那两天母亲正好去开妇女代表大会不在家,等母亲回来时,发现桌上放着鸡毛掸子,他问我父亲怎么回事,我父亲说实在忍不住了……。

尽管如此,因为父亲是研究语言学的,他对我们子女的语文要求很严,我们写的文章里不能出现不通顺的句子,更不能有错别字。此外,还要求我们的文章要符合逻辑。因此,尽管我后来学了数学,但在用语言表达自己思想方面和写文章方面,我从父亲那里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父亲也很少和我一本正经地谈心,我记得只有一次,就是我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的女朋友突然和我分手了,我特别想不通,心里很痛苦。他见状找我谈话,他说,"中国有句成语叫'老马识途',我就算是一匹识途的老马,给你一点建议,世上好的女子那么多,要想开一点……"。

还有我从父亲那里受到的另一个影响,就是独立思考的习惯。我从小就喜欢独立思考,凡事自己拿主意。1984年,受改革开放思潮的影响,我决定从国家单位辞职,和朋友一起创办民营的四通公司,这在当时是要很大勇气的。我曾担心父亲会不支持我的这种行为。但他很支持,不但如此,还在当年的年底挥墨写了一首《七律》给我做鼓励:

不负当年属望殷,精研周髀做畴人,
霜蹄未惮征途远,电脑欣看技术新。
岂但谋生足衣食,还应服务为人民,
愿儿更奋垂天翼,胜似斑衣娱老亲。



在父亲的鼓励下,我在民营的四通公司做出了成绩。我妹妹王缉惠在我的影响之下后来也去了四通公司,在公司当人事部长和办公室主任,也获得了公司同仁的尊敬,后来她也不幸得癌症去世了。后来,我把父亲的墨宝拿到荣宝斋去裱了起来,挂在我家的墙上,从此,"岂但谋生足衣食,还应服务为人民"这两句,成了我的座右铭。后来虽然我离开了四通公司,这两句,仍然是我办企业时永不忘记的原则。我想,时刻记住父亲的教导,照这个原则去做,就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王老的书,我还在读。《古代汉语》经典之作。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我听过令尊的课。令尊是令人景仰的国学大师。“不怕慢,就怕站”,“说‘有’易,说‘无’难”是他的治学名言。很荣幸能读到王先生家庭生活的片断,更觉得他可敬可爱。你父亲一生,特别是晚年,很幸福,是很有福气的人。我们同学都很羡慕的。
走马读人 回复 悄悄话 曾有幸因筹备人才专刊与展览, 拜访过令父大人,当时忘记提到本人插图与先生咏五
四诗作紧挨在报纸同一版. 来美後时有阅读大作, 没有想到多年以後我也涉足语言领域,学习大师经典的机会更多了.

并祝贺您的继承与开拓!

一声笑 回复 悄悄话 很荣幸在这里读到王先生纪念王老先生的文章。王力老先生的《古汉语字典》是我最喜欢的著作, 收益良多。
kn 回复 悄悄话 王力先生的著作《古代汉语》是我上大学时的课本。怀念王力先生。
千年老妖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文章。所有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没有不知先生, 特别是研究语言的, 更以先生在语言学领域开先河的研究成果为基石。非常敬重先生的学术和人品。拜读并籍此纪念。
托宝猫 回复 悄悄话 在首页上看到这篇文章,特进来留言。非常敬佩了一先生学贯中西,国学造诣炉火纯青,也精通法国文学。他翻译的纪德的小说,在作家在世时就已出版,是现当代法国文学翻译的珍贵史料。

以前我对于西南官话中有些字貌似应该读去声、却读阳平的现象甚有不解之处,后来读了王力先生有关的语言学著作,才豁然开朗,明白那只是一个简单的“入声转作阳平”的现象。至今印象极深。

他讲述中国古诗及西洋诗格律,深入浅出,严谨而易懂。他所著的《汉语诗律学》迄今还是我学做诗的必要参考书。

谢谢分享,让我看到这位令人敬佩的学者的生活点滴。先生自称“龙虫并雕”,生活中果然也是有趣之人。
木兮 回复 悄悄话 您父亲的书,是我当年的专业必读书。您父亲,也是我最为敬佩的老学者之一。谢谢您的文字,让我看到学术之外的一个他。:)
老野 回复 悄悄话 风流人物随风去,过眼往事过眼云。
法国薰衣草 回复 悄悄话 拜读了几遍,日前在中国像您父亲那样德高望重的大学者越来越少了。
喜欢您父亲说的:《岂但谋生足衣食,还应服务为人民》,说得太好了,听了很感动, 也准备借用来鼓励自己和教育孩子(如果不反对的话),谢谢分享, 也谢谢分享钢琴曲《小河淌水》。 Take care!
sweetie遐思 回复 悄悄话 王老先生是我非常崇敬的一位达人,今天读来更让我缅怀。谢谢你的分享。
所谓伊人 回复 悄悄话 向伟大的语言学家致敬!
中关村人 回复 悄悄话 清明怀念先人,写文章纪念是最好的方式。王力先生的"岂但谋生足衣食,还应服务为人民"这两句,成为你的座右铭。照这个原则去做,就是对他最好的纪念。是啊,你一直是这样实践着!怀念王力先生!老友同时向你问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