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假装

民族:满汉半袭。信仰:三顿饭一张床。爱好:练贫。性格:大愚若智。目标:(1)减少满足了嘴对不起胃的次数(2)把贫穷表现为不露富。
个人资料
石假装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过去的事情常在脑子里冒出来

(2021-09-22 02:17:44) 下一个

1报纸上的作文竞赛

   我出国时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是70元多一点。一般家庭还没有彩电、冰箱、微波炉。那时的中国很穷,我们更是囊中空空,拿到的一点奖学金都用来学习和生活的话没有问题,可是自己心中偏偏有给家里买彩电、冰箱、微波炉的责任感。一起打工的台湾留学生说“我们也穷,可是不用给家里买电器啊”。

    那时有个好习惯,每天去学校图书馆看报纸。某天看到报社搞大学生作文竞赛,内容是“在打工中看到的、学到的”,1200字,一等奖(1名)10万日元;二等奖(2名)5万日元,三等奖记不清了。看到1200字可以挣10万日元,立即来神了,马上写了。朋友的朋友是中学语文老师,她帮着改了改助词等,寄出去了。拿到了一等奖。

    第二年没找人修改又投出去了,得了二等奖。发奖那天聊天时评委中的一个人告诉我说“应该得一等奖的,但是去年得过了,把机会换了给了真正的第二名”。

   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很难为情。在国内都当了教员的人出国后却跟大学生一起参加作文竞赛,实在是一件说不出去的事情。没敢对人讲过。毕竟我们是外文写作,投稿时的自信和勇气哪里来的?贫穷,贫穷是动力、是勇气的原泉。

 

2 不给希望工程捐款

   文革后最先兴起的捐款运动应该是“希望工程”吧。孩子是祖国的花朵、祖国的未来,给孩子的教育捐款的事业命名为“希望工程”贴切又富有鼓动性。你捐不捐?不捐,坚决不捐!谁说什么我也不捐。捐款这种个人的善行、个人施舍能救人一时,救不了一世。教育是国家的长远事业,要靠国家预算、靠法律保护。有了国家预算和法律才能安定稳固。

   我中学的校址在市中心,校门面对着该市的主干道,有个很大的操场。某年市教育局割了操场邻接市主干道的那一面,给教育局职工盖了一座宿舍楼,我们的校门改到侧道一方。割操场盖宿舍,市中心的学校还有这种遭遇,天高皇帝远的偏僻农村会是什么样?靠捐款解决得了吗?

   全民捐款的热情果然很快降温了,于是来了强迫性的“一帮一”,我父亲的工资直接扣除了帮农村孩子的费用。看过被帮的孩子给我爸写的“汇报信”,期末考试多少分、今后会更努力、感谢您的资助。这是“礼貌”,但是小小年纪给“施主”写感谢信,心灵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既然是祖国的花朵,就让他们像花朵一样单纯无邪地生活,祖国要花大钱培养这些花朵。

   听国内一个管教育的朋友说:现在农村最好的建筑是学校,可是大人让孩子去干活,不上学。不受教育就不能切断贫困链,不能提高平均素质。不让孩子上学的家长应该一律绳之以法。

 

3 毒蘑菇

  刚刚打开国门时的留学生都有一把年纪,很多人拉家带口。所以有了“陪读”的身份。有个陪读主妇带孩子在植物园玩,顺便采了蘑菇,晚饭做了蘑菇。饭后肠胃不舒服吃了点家里的常备药,还是不舒服去了附近的小诊所,小诊所给吃了些药在那里观察,送大医院时已经晚了,母子走了。丈夫从实验室回来得晚,吃得也晚,得救了,肝脏受了损伤。

   那件事以后记住了:不舒服了 1) 不要依靠家里的小药箱;2) 不去小诊所,直接去大医院。

   以这个方针养孩子。女儿小时睡着后出汗,带她去医院。大夫说“热呗,我还出汗呢。”

   被大夫笑话了,我也不往心里去,我图的是安心。

~~~~~~~~~~~~~~~~~~~~~~~~~~~~~~~~

祝各位朋友仲秋愉快!

----------------------------------------------------------------
更多文章

   
爸爸回来了
   走街串村看日本(图)
   日本点滴  

    胃大吃八方

   “红太阳”照耀下  
   
锦州“一步半”的家
   华北平原的青年点
 

   重返锦州(图) 
   希望你们都活着~!
   有机会去参加一次同学会

   即兴随笔   

    不是笑话

     在日本养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7)
评论
l4j 回复 悄悄话 出国第二年跟老公同事几个好友一起去林子里采蘑菇。其实还是有点担心会把毒蘑菇跟好蘑菇一起捡来。看我不放心,同事一个女孩说,没事的,我们有专家跟着做鉴定,说着她指着一个同来的女孩说,她是林学院的,知道什么样蘑菇能吃,什么样的有毒。不记得他们后来怎么筛选蘑菇了,只记得我们满载而归,到我家用一点油清炒了一下,贼香。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穷”与“打工”真是那时代的特有现象,太刻骨铭心了。其他国家留学生的“穷”,无非是为自己挣一些房租零花钱、减轻爸爸妈妈的负担……咱们那时的穷,不仅是真正的一无所有、而且还是跨代的……

不过现在的华夏留学生又有了另一个极端的现象,我朋友的孩子出来留学,父母是直接在东京买个小套间给孩子住……
munchenxx 回复 悄悄话 第三点很赞~!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哇,好厉害的假装同学!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难忘的回忆, 很共鸣!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是这样,就连中国产的日本电器品牌也不常见。日本品牌的汽车大多是北美产。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村山人' 的评论 : 蘑菇事故就出在我们附近,日本人搞募捐接来故去女主人的母亲参加葬礼。后来,她丈夫毕业回国了。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那时指标可以倒卖,1个大件指标200元,小件100元。我给我爸买的微波炉用了20多年都没坏。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七色花瓣' 的评论 :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超过了我们在国内生活的年数了。庆幸走出来了,庆幸走出了当年的辛苦状态。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ullessbody' 的评论 : 我一直怀疑是不是有范文,孩子们抄的,因为文章写得无可挑剔。没有写信习惯的人写不了那么简介完整。看了你说的情况,可以确信是有人操作的了。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香槟球' 的评论 : 谢谢夸奖。日语的1200字很好凑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读你的文章就知道你是个老好人,肯定会捐款的:)关键是制度不健全,没办法防止乱用捐款。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问好! 仲秋快乐。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也许是老了吧,以前的事情常常冒出来,或者触景生情地想起来。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去医院看病出过很多笑话。比如,因为老忘事觉得自己是早期痴呆,去看了精神科,大夫问我:能写出自己的简历吗?家里的人都能认出来吗?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那时台湾、东南亚的为主,但是没遇到过香港人。现在留学生仍然以中国为主,其次是越南。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yfwzl' 的评论 : 是啊,是来的比较早,那时日本每月扔一次大型垃圾,冰箱什么的都可以捡到:)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现在日本也很少能买到日本原装的电器了,多是中国产的,美国也是这样吗?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夸奖!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话照实说' 的评论 : 你夫人说得太对了,反腐前公款吃掉了多少钱啊。现在国家重视了,但农民收入跟不上还是不行。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as2004' 的评论 : 太太太明白你说的情景、明白你的心情。那时的人真顾家,时常想现在的小留学生如果父母穷的时候会像我们当年那样顾家吗?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文章奖状很讲究,从来没有拿出来过。看到时就会想起10万日元:)
秋天到了,新蘑菇出来了,绝对不能乱采着吃。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untai' 的评论 : “逼捐”贴切形象的好词。真是那样,平时我比较热心公共事物,来找我捐款的人没想到我会那么坚决地拒绝,还给我讲了很多大道理。他心里一定瞧不起我。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居北飞雁' 的评论 : 说到磁带,当时为了回国教课录制了很多好的日本电视节目,一大堆很占地方,搬家时全扔了。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一贯的鼓励。仲秋快乐!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那时100元人民币换3000日元,只能10公斤最便宜的业务用大米。太穷了。
东村山人 回复 悄悄话 用外文写作得奖很不容易呀!日文一定很棒!
毒蘑菇事件我也听说过。血的教训啊!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我第1次回国的时候,也把几个指标给了朋友买了彩电等等,他们高兴坏了。石妹妹中秋节快乐!
七色花瓣 回复 悄悄话 问好石姐姐! 时间过得真快,早年出国留学的人都有着丰富的经历,成为如今甘甜的回忆。
soullessbody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单位当时每个部门经理都给希望工程捐了一个对口孩子,给我一纸确认,上面有孩子的姓名年龄学校年级等等,等到一年后所谓孩子写的感谢信一看就是假的,根本不像一个小学生写的,我跟别人一说,有人说别的部门也有人怀疑假,我找那人一对,发现写给我们俩的信除了称谓和名字,笔迹和措辞一摸一样。后来陆续别的人也发现有假。
香槟球 回复 悄悄话 石姐文笔不仅中文好啊,日文都拿大奖!很佩服!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往事如烟,我记得我们家一个亲戚当年也是回国后到出国人员服务部给家里买电视,冰箱等,指标没用完,给了我们家一个。
以前,我傻乎乎的,给各种“工程”捐了不少钱,后来听到报道,所捐款被贪腐等等,后来,再也不捐了!
石姐秋日安康快乐!:))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往事如烟,烟太轻了但往事有重量,很多时候停留在脑里挥之不去。谢分享并中秋快乐!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当年的留学生真的很辛苦。吃毒蘑菇的母子就这样走了,很惨!最后您女儿看大医生的事好幽默,我忍不住笑了。祝石假装秋安吉祥!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祝阖家中秋快乐,安康!
云淡风更轻 回复 悄悄话 是的呐,90年代初当时在日本读书的同学几乎都是台湾和东南亚来的,谢谢好文分享,祝秋安!
cyfwzl 回复 悄悄话 看走出国门的时间和阅历,石姐姐都是大先辈了。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假装提及成年往事,转眼好多年过去了。记得刚来美国那会儿,电子产品基本上都是日本品牌,精致可爱。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日本品牌渐渐消失了,现在日常生活中最常见只有日本相机了。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很好的分享和提醒”+1 谢谢分享精彩!
有话照实说 回复 悄悄话 出国前当过几天小萝卜头。被电视上的宣传所感染,和老婆商量给希望工程捐点钱,受到坚决的反对。理由是:你们在外面少吃两顿(公款)什么都有了。
nas2004 回复 悄悄话 "那时的中国很穷,我们更是囊中空空,拿到的一点奖学金都用来学习和生活的话没有问题,可是自己心中偏偏有给家里买彩电、冰箱、微波炉的责任感。" 这也是那时的我。给家里人惯成了一个环习惯,30多年过去了,我总觉得他们一直在算计着怎么从我这里整点钱。很郁闷。
yy56 回复 悄悄话 那獎真是太珍貴了,既給了你自信,又幫了家裏,我都替你高興地咧開了嘴。

誤吃毒蘑菇真可怕。

秋安!
yuntai 回复 悄悄话 是“入理”。
yuntai 回复 悄悄话 切身感受,又有历史感的回忆,读起来感觉真实可信,又很如理。关于募捐的事也有同感,现在看某些捐款不像是自觉自愿的,形同逼捐,完全背离了其本来的宗旨。
居北飞雁 回复 悄悄话 九十年代初回国去免税店买微波炉,录像机,照相机给父母,当时很时髦,我们把磁带寄回家,让父母看我们的录像,看孙子辈玩耍。那是温馨的回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很好的分享和提醒,谢谢假装祝阖家中秋快乐,安康!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10万日元当时可以买三台电视吧。我第一次出国,回去之后就给岳父母买了一台21寸的日本电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