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假装

民族:满汉半袭。信仰:三顿饭一张床。爱好:练贫。性格:大愚若智。目标:(1)减少满足了嘴对不起胃的次数(2)把贫穷表现为不露富。
个人资料
石假装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好运从身边闪过

(2012-07-12 03:27:34) 下一个

    秋收接近尾声的天,我一个人在宿舍的时候献力回来了,若有所指地说:“咳、怎么会有这么运气好的人”。

       旁边没有别人,按照她平时说话的语气习惯,那运气好的人就是指我。秋芳通知我分到6队的时候,献力就说过“运气真好”。

      我心里想:有什么好的?你到那铁石心肠铁脸皮的队长手下去干两天试试,不把你累死,要不咱俩换。献力跟小芳都在2队,就在青年点旁边,常常羡慕她们出工晚收工早。

      又过了两、三天宿舍里没有别人的时候,小芳过来一本正经地说:“我想了两天,觉得还是告诉你好”。

      小芳一改她那“呜呵呵呵”笑着说话的腔调,像我爸要跟我谈什么时的那种严肃。

     “公社要从青年点挑选一名机要员,接接电话,写写稿子什么的。大队书记推荐了你,公社就来指名要你。宗师傅看了你的档案说:亲属关系一个都没有写,跟亲姐姐也不是一个姓,家庭情况肯定相当复杂。机要员接触国家机密,最低也得用共青团员。所以……。这么好的机会,可惜了。宗这家伙是条咬人的看家狗,以后得小心点儿”。

      如果是你,在那个时期那个环境听到这样的消息会怎样?小芳一直盯着我,以为我一定会大哭,我只是点了点头,跟她聊起了别的事情。小芳并不接我的话茬,不可思议地说:“年纪不大,城府不浅”。

      不是城府,是这样的痛苦经历太多了,我无能为力。你让我防着那条“咬人的狗”,我怎么防?档案攥在人家手里,自己不能看,也不能改。社会如果不看人们的家庭出身,我怎么也不会落到这里。讲这些太啰唆,还不如压下去。

     所谓机要员,就是电话总机的接线员。当时电话不发达,一个村一部电话,设在大队部,大队部有专人在那里值班,但这电话不是为村民传呼用的,主要用来接公社给大队干部们的通知。在大队的电话旁值班的多是有些缘由的老人,我在的那个村是位抗日有功的老人。

      公社总机上接县府、下接所管辖的村子。电话总机设在公社办公的大院,接线员每月领工资,拿着工资买生产队供给的口粮。接线员最大的好处是接触领导多,知道的消息多,机会多。一般来讲,接线员多为皇亲国戚,锦州的一位远亲是商业局长,他的女儿下乡后被安排到公社作电话接线员。

      青年点儿建点儿两年,公社的机要员第一次有空缺,第一次有招人的机会。青年点里有厂长的女儿、处长的女儿,她们都是乡龄满两年的老知青了,这样的好机会怎么会轮到一个刚来不满两个月的、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人身上,想来让人感到蹊跷。

       答案还是那句话:离领导近机会就多。大队书记是6队的人,挣6队的公分。秋收最繁忙的时候,大队书记一直在挣10个工分的人群中劳动,我跟秋芳的对话他都听到了。就凭那一点点的了解,他就认定我是青年点儿里最有头脑的人。机要员闲时还要给上面写报道下属村子情况的稿子,他认定我能写出反应真实情况的文章。

      不敢说这个书记有眼力,但敢说他太没有心计。大队书记跟宗师傅起初走的是同一条人生路线:从农村当兵,在部队入党。那以后,宗师傅对形势认识得透,阶级觉悟高,在部队提了干,转业到了工厂,户口落在城市,有了铁饭碗。大队书记则拿着一张党票回到原籍当村党支部书记。就凭村支书推荐我这件事上看,他是一个“不识时务”,不会分析“大局”的憨人。

      没去当成机要员,但是知道了这里是正直人当道的村子,心里踏实了。

      每个人都有档案,你可能有机会携带自己的档案口袋,但自己绝对不能打开看它。我参加工作后跟单位档案室的一个人成了好朋友,跟他说了一直对档案好奇,一直想看一次的想法。一天晚上,他在外边放哨,我在屋子里看。我那个年纪、那个经历的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按时间推算,宗师傅看的时候,档案里只有锦州二高中同学老师写的鉴定。那时的孩子们都知道毕业鉴定要进档案,事关一辈子,彼此都捡好的说,“积极参加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是表扬一个人政治态度鲜明的好话,我们那代人的档案袋里大概都有这句话。好在邓小平当政后没有计较参加过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人,不然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现在看我家的问题一点儿也不复杂,不过是父母离异,爸不过是右派而已。也许是我一直在爸妈之间走动,户口上又曾经过继给表姑,搞得我很难对人讲清自己是谁。二高的同学们背后议论说我是个谜,宁可当谜也懒得跟人讲清楚自己。我把中学毕业当作摆脱这一团糟的机会,毕业添表时居然连父母都没有写,只写了姓名和出生年月日。16岁的天真、16岁的妄想,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了?连小芳都说“父母活着却跟姐姐下乡,肯定是父母有问题”,更何况政治嗅觉敏锐的宗师傅了。

      天网恢恢的“网”是档案,还是血统?

      锦州那位远亲每天为当机要员的女儿担心。原因是他女儿说:晚上她一个人值班的时候,公社的干部时常装作上厕所回来路过这里,提着裤子就进来了。远亲盼自己的儿子快点儿毕业,去把姐姐换回来。

      这么看,女孩子当机要员也没有什么好处。

      慢着,什么“机要员”,不就是个接线员吗?不就是个插眼儿的吗?我连管那几个眼儿的资格都没有啊!

      那天夜里躺在床上,好的坏的没有头绪地乱想了很长时间。那是我人生中遇到的最微小的一次机会,因为微小才感到人的价值被贬到了最低。

      是天性还是长期的磨难练就的,我有把不愉快的事情扔在昨天的本事。吃饱了,睡一大觉,醒来就又是艳阳天了。以后再也没有为这件事糟心过,但后悔没有谢小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加州大草原的评论:
握手!
谢谢鼓励和关注。
那个年代遇到的好人和坏人、好事和坏事都难以忘却。
加州大草原 回复 悄悄话 我是刚刚注册的读者。 我和你年龄相仿, 有着类似的经历。你写的很好, 很动人. 佩服你的记忆和文笔。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花甲老翁的评论:

谢谢夸奖!
穷得高调^_^ 
花甲老翁 回复 悄悄话 把贫穷表现为不露富。 大智慧.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紅嘴鴎的评论:
问好小红!
羡慕你们生在一个平和的时代。时代好、环境好,人就活得单纯活得幸福。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DUMARTINI的评论:
DU姐好!
档案养活了一批政工人员,让很多人背了一辈子包袱。
现在档案又有了一项用处--统计大学生就业率。根据学校寄出的档案算就业率。问题是大学把档案一律寄回原籍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实际上并没有找到工作。
紅嘴鴎 回复 悄悄话 如此经历,丰富了你的人生。听你说过去的故事,也开阔了我的视野。

问好石姐姐!
DUMARTINI 回复 悄悄话 档案材料!是最擅长给人穿小鞋戴黑锅的黑档案!你一提我就来气了。。。



幸亏没去当机要员,确实有的位置会给农村干部提供干坏事的机会。

听说我们公社就有个道貌岸然的干部,乘插队女孩子管水泵(住水房)的机会长期霸占她。开始还以为不用下地是好工种,其实宁可大家一起下大田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