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声

美国,加州,湾区
正文

蒙特利尔杂记04孩子就读法语学校

(2023-01-23 18:34:51) 下一个

在加拿大,教育权属于各个省份而不属于联邦。以魁北克为例,在魁省有一个叫做“法语语言宪章”(La charte de la langue française)的法律,俗称“101法案”(Loi 101)。该法案规定了法语在魁北克的地位,对法语的使用进行了规定,而对于在魁北克就读英语学校也设置了一定的限制。一般情况下,对于华人移民家长来说,在魁省如果选择“公立学校”就只能选择“法语公立学校”。
 

为了扩展法语的学习与使用,魁北克的教育体系就会有一个必然的要求,对于没有法语基础、或者法语基础不足以进入相应年级普通班就读的学生,需要开设“法语欢迎班(Classe d’accueil)”,使学生尽快学习、适应与融入魁北克常规的教育体系。因此,“欢迎班”一方面承载了学生学习法语的重任,另一方面也是帮助学生尽快融入魁北克社会的家园。

由于孩子的年龄、学习内容、学习态度、法语接受力、同辈竞争压力、家长教育方式、学校要求等不同因素,孩子走出欢迎班的时间是有明显差异的,从半年时间到多年出不去无法一概而论。孩子进了欢迎班和6~10岁的同学一起相处,课间说着法语,一下课就跟我那个法语培训班一样,各说各的家乡话。如果班里有那么一小撮同胞,他们一定是个小团体在一起享受自己的文化,语言文化的排他性就是那么强,在娃娃小心灵中也会本能地滋生。好在孩子班里那时只有一个中国小男生,他们成不了气候,两人的法语进步挺快,很快走出了欢迎班。

语言本来就是我们的极度短板,作为家长几乎无法监督孩子的英语学习,现在又给你整出个法语,更是傻了眼。每天看到他的法语课本和作业只能是空悲切,一脸无语,总之听不懂的都是对的。有意思的是我们发现孩子课余时间跟Jenny打电话时,依然说英语,交谈甚欢。我们知道Jenny还在英语学校,他们说着各自学校里有趣的事儿,Jenny说她家一个朋友的孩子在法语学校的欢迎班里三年还没毕业,问是不是法语很难啊,我孩子说不难,就是要搞清楚每个名词是male 还是female就行了,

Jenny:“object 还有sex? “

我孩子说:“有啊,table 和door是female, cup 和bed 就是male. ”

“那怎么知道哪些object 是male, 哪些object 是female?“

“我也不知道,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听着俩小人儿的对话,我一半是楠楠的叹息,一半是明媚的仰望。那个“到时候“就是语感了,我们永远也到不了那个时候的。接到Jenny的电话我们总是高兴的,因为他们可以英语交谈,这样有助于我孩子保留英语,我们最终还是要去英语区的,不能丢了英语。

记得在法语学校我们只参加过一次家长会,老师跟我们说英语,其实那时的英语也是懵懵懂懂的,根本拽不出几个词儿,说不了几句文绉绉的话,只要孩子在学校既不出众也没麻烦,老师就没啥要跟家长说的,我们也开避免文化尴尬。只记得老师说 :“he is really trying”. 还是那句话,学英语学法语都很trying 就好,小学基本就是玩,不trying怎么能玩得尽兴呢?

半年后Jenny也转到孩子的法语学校来了,她比我孩子高一班,一个学期就走出了欢迎班,那一学年结束时,学校搞了一个science fair, 我孩子和Jenny 被选作host,我很surprise 怎么他俩如此荣幸,Jenny 的妈妈开玩笑说他们是移民法语学习标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辛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intin9999' 的评论 :
孩子在蒙特利尔最大的收益就是自然有了双语加母语的能力。
tintin9999 回复 悄悄话 记得我在蒙特利尔的时候, 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 她的孩子学校有学期末集会, 家长也参加了.小女孩上台拿她的学期成绩单. 老师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在她回到座位后, 她妈妈问她老师对她说了什么? 她回答说"She说tre bien"!一句话里用了三种语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