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令健康养生园

让我们一起缔造青春不老的传说。。。
正文

中医药怎样对抗瘟疫?

(2012-10-15 13:02:46) 下一个

中医药怎样对抗瘟疫?(转载)

在SARS(非典)来到的时候,为什么西医认为没有办法?为什么北京那时候那么恐慌?道理很简单,因为第一不知道它是什么,它表现的症状像肺炎,但又不是常规的肺炎,常规武器----抗生素无效;第二不知道谁会被感染;第三,感染上以后不知道谁会死.....一大批一线的医务人员就倒在那儿了。常规武器无效,又找不出新的武器,轻者是伤,重者是死,不知道谁能得,谁不会得;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会再爆发,尤其可怕的是很多医务人员都倒在一线上,那老百姓能不慌吗?很多人那个时候基本不敢出门。

那一个月北京人家家喝中药,从老到小全民服中药。金银花、连翘都能卖到比人参还贵,而且是单位大量地配发。为什么要吃中药呢?中药抗病毒。也就是说,西医解决不了的时候呢,启用我们的中医药。中医其实是用药食的偏性来纠正人体的偏性,用以改变这种致病因子在你这儿赖以生存的条件,这是中医对治病的理解。中医常用的方子包括张仲景《伤寒论》的方子、《金匮要略》的方子,学中医的都知道,是两千年以前的方子。

中医治的是人不是病!中医在治疗的过程中,是用药物的偏性来纠正人体的偏性,改善了人体的内环境,让你被破坏的环境得到修復,把致病因子在这儿赖以生存的条件破坏掉。SARS是瘟疫的一种,我们国家歷史上发生过数百次瘟疫,但是都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并最终解决掉了。说明中医对付瘟疫是很有一套的。

我们的祖先是怎样对抗瘟疫的?不知道它是什么,可又能把它治好,这是为什么?流行疾病不是个体的疾病,那一定是自然界给了它一个环境和条件,这个环境和条件是这个致病因子发生发展流行的重要原因在这儿,我想借用一句佛家说的话「因缘相合则为果」,引起致病的因子是客观存在的,得了病结果也是实在的,中间一定有一个条件,如果这个条件不具备的话,因就不会变果。

我们分析一下SARS产生的环境和条件是什么?那一年,是以寒湿为主的一年,同时,3月到5月正好是寒、湿、热这三个条件共存,是SARS病毒发展的环境。而北京当时的特殊气候条件和早些时候广东2002年12月到2003年2月的气候发病条件是一样的。因为它们两个是在不同的时间中出现了同样的一种气候条件,所以广东发病,北京接著发病。如果你的身体也是寒、湿、热共存的话,那你无疑就是易感者。

那时我天天上班,两粒「银翘解毒片」,一粒「藿香正气软胶囊」,吃完我就上班去,我的女儿上学也如此。大环境我改变不了,但是我自己体内的环境我能改变,只要不让寒、湿、热三者共存,这个致病因子对我就毫无办法。「银翘解毒片」中的金银花、连翘、淡竹叶是清热的;荆芥、薄荷、淡豆豉是散寒的;藿香正气里面的苍术、生半夏是祛湿的。我吃完这两种药,我体内就没有寒、湿、热三种条件了,我怕什么呢?所以整个SARS时期,我们一天都没有停过诊,我天天都在接待病人。我也不是不怕死。我还思考一个问题:中医之所以选用这两种药,因为SARS主要病变部位在肺胃两经。中医著作里说:「治上焦如羽,非轻莫举。」只用清轻之剂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两千年来用的麻杏石甘汤治疗肺炎现在依然有效。所谓大道至简。很多疾病看似很复杂,其实究其根本非常简单。

我们说大的流行性疾病,像SARS、禽流感......一定是自然界给了这个致病因子以发展条件。这种环境和条件存在的本身就不是局部的,正是因为它的普遍性,所以就变成了瘟疫,就有了很大的传染性。当SARS病毒来的时候,西医首先要研究这是什么病毒,因为只有把这个研究明白了,西医才能够找到打击它的武器,比如研制疫苗来预防。但某些病毒变异很快,疫苗难以研发,抗生素对病毒无效,即使知道它是什么病毒,西药也难以对付。在人类发现细菌病毒的一百多年中,SARS是我们看到的一次爆发现象。在这次爆发之前,它之所以没有找到发展的时机,是因为大自然没有给它生存的环境和条件。一直到了2003年那一段时间,广东和北京正好具备了SARS病毒发展的环境和条件,所以它就发展起来了。

时刻警觉自己的身体内环境,能够做到管理得当(如调理体内的寒、湿、热),那还何病之有呢?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医随手捻来全是药。

好多人喜欢吃瓜子,为什么吃葵花子嗓子乾,而西瓜子就不乾,是因为葵花子来自向日葵,火性大,而西瓜水气重,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这就是同气相求。大自然赋予中药各种不同的颜色,有绿色、有黄色、有红色....不同的颜色代表了不同的偏性。关键的是什么?一个好的医生能用药的偏性纠正人体的偏性,把你被打破的平衡调整过来。我有时候常说笑,你们外国人的药没进来以前呀,活在中国的细菌、病毒比外国活得轻松,因为它不会着急变异啊,你老想杀死它,不变异它怎么活下去啊?大自然没让它死,它就要千方百计地活下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