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尘

试着告诉读者,生活是多样的。每一个活着的人,在多元化的人生时空里, 扮演着某种角色,向着不同的方向展现着自己的千姿百态,书写着与众不同的生 命华章。
个人资料
正文

祖国人民真热情

(2019-04-19 01:34:45) 下一个

飘尘

 

清晨,我止步在天坛公园的售票窗前,售票的姑娘,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一遍,问道:

“老人家,你有六十了吗?有身份证吗?”“我六十三啦,不过,我只有护照,来自美利坚。”“老人家,您不用买门票,这是您的钱,如数退还。除了回音壁和祈年殿,您可以到处转一转。”

我漫步在天坛公园里,道路的两侧到处是晨练的人们。有的在练嗓子,唱戏,有的在跳舞,有的在打太极拳,还有的在打”板羽球“。因为好奇,我和正在打板羽球的马先生聊了聊。马先生说板羽球是他发明的,他为此还上过北京电视台的专访节目。在我看来,板羽球像是乒乓球和羽毛球的结合, 只是球拍比乒乓球拍稍大一些,而羽毛球的头部是用弹性好的橡胶制成的。马先生的搭档是天坛医院的一位退了休的葛姓女医生,球技十分了得,两人你来我往,来回击球几十个回合,球也不落地。葛大夫属猴,今年七十五岁,她告诉我,十年前她患了高血压中风,康复治疗师向她推荐了马先生和他的板羽球。她从那时起,每天早上坚持打 板羽球,现在,她血压也正常了,抗高血压药也停了,身体看上去很健康。

八十年代初,我在北京读研时,我所在的研究所的位置在天坛西里一号,离天坛公园得西大门只有一墙之隔。那时候的天坛公园,早上没有现在这么多人晨练,空气质量比现在好一些。散步时,我还碰到了一个来自俄亥俄州的黑人小伙子和他的女友,他在北京读书经贸专业,偶尔代课教英文,她的女友是个黑人姑娘,在杭州教英文。他们很喜欢北京,说北京人很友好,中国的经济发展很了不起。我问他毕业后是否打算留在北京,他说会的,因为对他而言,中国有很多机会和发展的空间。他的回答,让我感触良多。目前中美关系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彭斯副总统去年十月在哈德逊研究所的演讲为美国当下的美中关系定下了基调,美中关系由在各个领域里的接触合作转为竞争对抗。然而,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往来,似乎没有受到太多意识形态方面的影响。我想只要中国继续对世界开放,让美国人民更多的了解中国,彭斯的冷战思维下的美中外交政策,最终会被美国人民所抛弃。

我上次回北京还是在2014年的冬天,当时,儿子大学毕业不久,到北京的一个影视制作中心实习后期的声像制作和剪辑。记得那是北京的空气污染很严重,看不到蓝天和白云。我到北京一周后,哮喘发作,呼吸困难,便提前回美国了。用一句老话,是夹着尾巴逃回了美国。北京的雾霾,让我产生了今生今世再也回不了北京的感叹。这次回国扫墓,我发现自己必须改变以前的看法。北京的空气变好了。我在北京的几天,我又见到了蓝天和白云, 虽然PM2.5仍然有100多。听说环保总局的主管是一位行业内的专家,在他的主导下,北京南面的防护林带被切开了一个通风口子,这样,来自张家口,燕山山脉,内蒙的风可以把北京上空聚集的雾霾刮到河北的华北平原。这个解释,不知是真是假。

我的门票是为老人的免费优惠票,按理我不能去祈年殿和回音壁浏览。当我走到祈年殿大门口时,一位公园的工作人员,一位年轻的女士,热情地给我打招呼,大爷,你怎么不进来啊。我说我的票是老人免费门票,不能进。那位女士说,”可以进,大爷。你的门票可以到天坛公园的所有的景点。“ 我说,”姑娘,我以前在天坛西里读书,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八十年代初。我每个周末都会来这里,和我的初恋一起。“ 我指了指西南面那片松林里。祖国人民真热情!北京人真热情!我当时的感觉就像到家了一样,好极了。(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Quarx 回复 悄悄话 老北京文化很厚道热情的,比美国待九的很多地方都好。
biaoche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白水之鱼' 的评论 : 83-86
biaoche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白水之鱼' 的评论 : 82-86
biaoche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soRun' 的评论 : 83-86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回国去西山卧佛寺游玩,卖票的姑娘也是很热心,不要我买贵的票,让我买了张便宜票。
alsoRun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俺84-86 年 卫研所的.
白水之鱼 回复 悄悄话 握手,我也在那里工作过。你是哪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