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红叶

带着对盛夏的眷恋,新绿的期盼,以其生命中最璀璨的瞬间,迎接寒冬......
个人资料
正文

广州人的“饮茶”情结

(2021-07-25 14:59:49) 下一个

     

    近日,广州市荔湾区一位75岁的阿婆,被检出新冠阳性,顿时,整个社区如临大敌,微信新闻也瞬即刷屏。核算排查,社区封锁等防控措施随即展开。政府部门公布了阿婆近日的行踪以助市民防护戒备,可是,在微信上更广泛被流传的,或者说,更令市民们关注的,不是官方发布的“行踪”,而是被精简过的“阿婆饮茶地图”。

     “地图”上,全是阿婆这几天留下过足迹的“饮茶”餐厅,而网友们给这份“饮茶地图”的注释更是令人捧腹:“外地朋友留意一下阿婆的行迹,下次来广州就知道该去哪饮茶了”;“阿婆的轨迹,就是我未来退休之后的日常”;“阿婆不是在饮茶,就是在去饮茶的路上”……而有一间被阿婆舍近求远没去光顾的餐厅,也因而躺着中枪背“黑锅”,被列入“餐厅”黑名单。

      这些幽默的图文,虽然多少带些搞笑成分,但却很真实地披露了广州人在“兵临城下”依然乐观的心态、对美食一如既往的不懈追求、以及根深蒂固的“饮茶”情结。这些都无不彰显着广州人对“食在广州”这个民间美誉的不负。

     “食在广州”,虽说只是一句民间谚语,但广州人“爱吃、会吃”却是名声在外的。有言道:但凡长四条腿的,除了桌子,都有可能成为广州人餐桌上的一道菜肴。无论这是褒是贬,都是对广州人“爱吃”之秉性至出神入化的描述。

      至于“会吃”,那更是毋庸置疑了。食材之广泛,烹饪之精致,出品之美味已经成为南粤美食的标签。无论在高档时尚的大饭店,还是小巷深处的“阿婆摊当”,粤式美食都犹如魅力四射的女郎,令人难以抵挡,即便减肥节食者,也不得不欲拒还迎。

       然而,在琳琅满目的粤式美食里,广州人的“饮茶”——一个最传统的“边品茶边吃点心”的休闲进餐形式,在传承了几百年的历史之后,如今依然以经久不衰的魅力,主导着广州人的饮食文化。在广州,你会常常听到朋友间互道:得闲约出来“饮茶”;或者说:下次来广州,我请你“饮茶”。可见,“饮茶”,已经从单纯的“饮食文化”,提升到“社交文化”的层次了。

图片来自网络

      在广州,“饮早茶”,几乎成了退休一族老人每天的“必修”。清晨即起,三两“茶友”相约茶楼,点上经济实惠的“一盅两件”(一壶茶,两件点心),品茶聊天,解决了早餐,也消磨了时光。繁多的点心,随意的选择,休闲的环境,令“饮茶”成为一种老少皆宜,雅俗不拘的餐饮聚会形式。所以,到访广州的外地朋友,如果收到“我请你饮茶”的邀请,不必惊讶,那是一份好客和热情。

       广州的“饮茶”文化,可追溯到三百多年前雍正年间,而正宗的广式点心发源地,则是广州美食文化的核心区域-西关。因而,很多“老字号茶楼”都集中在西关一带,比如:莲香楼,陶陶居,泮溪,祥珍,广州酒家等。常言道:“食在广州、味出西关”,可见,“西关味道”在南粤美食里举足轻重的地位。

       每次回国,我都会找机会到荟萃了最传统地道粤式美食的西关走上一趟,或是光顾招牌“老字号”,又或是走进小巷深处,去寻觅那些早已无法复制,但依然可以慰藉“舌尖上的乡愁”的故乡美食,同时,也重拾一份童年的回忆。

       我对“饮茶”的认知,也是从童年,从西关开始的。

       幼年时,我有一段时间是与居住在西关的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偶然,他们会带我去“饮茶”,一般就去离家不远的“祥珍”老字号茶楼。时隔半个世纪了,“祥珍”的点心出品如何,我已无法忆起,“祥珍楼”也早已消失于时代的洪流了,但茶楼的场景、氛围却如烙印一样刻于记忆深处,并成为一份挥之不去的对“茶楼、童年”的回忆。

(当年的“祥珍楼”,如今已不复存在了)

      古朴典雅的茶楼装饰、新鲜出炉的点心小食;

       忙碌于食客间的店小二、抑扬顿挫如唱歌般的叫卖声“虾饺、烧卖、糯米鸡”“春卷、蛋挞、叉烧包”“肠粉、白粥”……;

      喧嚣的茶市,畅快的聊天、满足的笑脸……

       这一切,浑然天成出一幅市井气、烟火气满溢的南粤风情画。

       茶楼外的骑楼下,卖艺人弹唱着粤曲小调,委婉的音韵缭绕茶楼内外,为这幅风情画添上最富南国色彩的一笔。

     常常,骑楼下还坐着三几个盲人在叫卖“南乳花生”,纵使我已忆不起“祥珍楼”虾饺、烧卖的味道,但那些香脆美味的“南乳花生”,却以无法替代也无处再觅的一味“咸脆花生”深藏于舌尖。

      ——这,就是我幼年时“初相遇”,并早已植入记忆细胞的南粤“茶楼”缩影。

图片来自网络

     随着时代的变迁,广州的“饮茶文化” 也时易世变了。茶楼的装修,从昔日古朴的岭南风情到当今奢华的时尚格调;点心的“叫卖”,从旧时挂在店小二身上的大簸箕,到后来穿梭于餐桌间的点心车,又到如今简单的“下单上菜”。而点心的出品,则从当年点心师傅在厨房一揉一捏的新鲜出炉,到现在批量生产的冷冻成品。

      然而,无论这个承载了几百年历史的粤式“饮茶文化”在岁月的河流里如何更迭,不变 的,是南粤人那份世代相传、刻进了骨子里的“饮茶”情结。

此文原发于《星星生活周刊》2021.6.4第1027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是的,我在硅谷。小时候有几年跟着在西关的外公、外婆住,所以,对西关风情有比较深的印象。谢谢!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老广的情怀,感觉很亲切。所提的茶楼,除了祥云缕没去过(在西门口),其它几家都去过多次。写得真好,谢谢分享。你也在硅谷哈?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oBucks!' 的评论 : 其实,据说现在广州很多茶楼,包括品牌老字号茶楼,都在使用冷冻链的点心产品了,能吃到返璞归真的现做、现卖的点心不多,除非走进小巷深处那些还保留着的“阿婆摊当”,或如你所说的,到都市周边的乡镇,或许还保留着传统、地道的美食。谢谢!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点都德麻麻地,都是工厂制作的,也许是速冻的,没味道,品种少。去周边的,比如芳村等乡办饭店比较正宗,便宜。二线城市比如佛山,南海,顺德等应该还是比较传统。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叹茶、叹世界、享受人生” :)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邮政编码279' 的评论 : 我回去时,帮衬过几间不同地点的“点都德”,感觉还可以的,也许是我的味蕾已经被这里“粗旷”的食物虐待到变得麻木、不敏感了 :)。谢谢!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广州人追求的是一种低调、无争、悠闲的日子。“叹茶”是最享乐的事情之一了。谢谢!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是的,对于广州人,粤式的早茶,“一盅两件,三两好友”,才是真正的“叹茶、叹世界” 。谢谢水鸟!
深秋的红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也很怀念广州早茶的茶点与氛围,希望可以早日回去好好饮下早茶。谢谢菲儿!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我很喜欢广东早茶的点心,去了茶楼,不是去喝茶,而是去吃小吃的。~~谢谢分享历史!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会喝茶的人会过日子哦,广东人勤劳勇敢,会过日子!!
邮政编码279 回复 悄悄话 也说明现在广东对病毒经已没那么恐慌。旧年春节时,武汉车牌停留的酒店餐厅,都被拍摄视频放到微信互相警示。
邮政编码279 回复 悄悄话 我亦都系觉得点都德D 嘢唔好吃,都唔似广东师傅整出黎ge.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澳州西人也叫饮茶,法英的西人叫点心,粤人老食客叫叹茶,他们是粤式饮食中真正叹世界的一族。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早茶,出去就要吃。谢谢好文分享!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叹茶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