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红叶

带着对盛夏的眷恋,新绿的期盼,以其生命中最璀璨的瞬间,迎接寒冬......
个人资料
正文

硅谷随笔-燃烧的夏日

(2020-08-17 17:29:43) 下一个

       阳春三月,世纪疫情袭来,被迫宅家防疫。外面世界里那个花雨纷扬的春天,虽还意犹未尽,却随着足不出户的我,一起被闭锁在心底,冷藏于脑间。

      今年的日子过得有些浑混,恍惚中对季节的感知也有些错乱。然而,时钟总是遵循应有的节奏不疾不徐地摆动;挂历也在日出日落的感动里不紧不慢地翻篇。明明已经到了流火的七月,却以为外面还应该是那个花瓣雨纷洒的世界,直到看见后院轮番登场的繁花都已一一落尽,才意识到被我冷藏在脑海里的春天,其实早已解冻融化,汇进岁月的河流里成了不可回复的昨天。

      当我站在末夏的烈阳下,期待着一份热情的拥抱,好让我感受一下这个还没淋漓尽致的夏季时,阵阵带着寒意的清风提醒我,秋,来了!

      原来,夏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并没有我臆想中那样依依不舍,她的离去,与秋的登场一样迫不及待;原来,躲在恒温“避风港”里的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从“被冷藏的春天”,一下子闯进了款款而至的秋;原来,在浑混恍惚的日子里,我完美地错过了夏,错过了她的热烈,也错过了她的金黄。是的,是烈阳下燃烧出来的金黄,加州特有的夏日风情。

      “绿树婆娑,苍翠青葱”,这些本该专属于夏季,溢满绿意与清凉,令人如沐和风的词语,并不属于加州的夏。只因,毫不吝啬的阳光,一如既往的干旱,灼烧大地,煎熬花草,把盎然的绿意燃尽。

      连绵起伏的峰峦,那一身在湿润的冬春里如茵的绿衣,在热辣的夏阳里很魔性地全变成了金黄,就仿佛短期内经历了一次从青涩到成熟的光合蜕变。远眺茫茫群山,仿如一座座黄土高坡,贫瘠里透着一种苍凉的美感。近观干枯山草,就像一片片摇曳的麦浪,熠熠中闪着一笔柔美的诗意。

      有言道“生如夏花之绚烂”。夏日的花草,有春天的温柔为底蕴,又融进了夏季的热烈,理应逬发出生命里最绚丽的光彩,然而,在加州这样燃烧的夏季,却是另一番迥然不同的风景。

      路边那些本该尽情灿烂的夏花,却因遇上过分热烈的阳光,极度吝啬的水分而过早地枯萎,剩下的,似乎都是例行公事般地履行着季节赋予的使命而无力地开放。行走花丛间,仿佛都可以感受到它们挣扎的喘息,以及对水份的渴望……此时,如果有一场雨点敲窗,于这里的土地,生灵将会是一份何等的恩赐和奢侈!

      往往,世人都习惯于把葱葱的“绿”赋予夏,这个在一年中最生机盎然的季节;而夏又总是不负众望地把“郁郁苍苍”还给大地。然而,在加州,这片受阳光偏爱的一方暖土,夏日调色板的主色却是……黄色的。那山,那草,黄的那样明快热烈,那样金光熠熠。加州人,在夏日里“扫黄”,扫得那样兴致勃勃,流连忘返。

      这,就是硅谷燃烧的夏日;这,就是加州金黄的夏季。这般的色彩,也令加州那样无愧于它富态的昵称-黄金州(Golden State)。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