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风阁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个人资料
Windy2009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往事回顾: 我上中学和大学的时候也认识不少台湾同学

(2021-06-14 08:46:45) 下一个

往事回顾: 我上中学和大学的时候也认识不少台湾同学


我跟台湾人没仇。关系都挺好的。虽然说想法可能不一样。因为背井差异。

我其实也算是和台湾人长大的。因为初中,高中,大学阶段有不少台湾同学。最近又有一个二十几年没有联络上我的高中台湾同学找我。也算缘分的。

以前台弯小留比较多。很多人都是香港台湾的小留。现在大陆留学生多了也在情理之中。

当年二十多年前,在上高中的时候有不少台湾香港的小留。都自己在国外念书。大陆的小留几乎是没有。有的都是跟随父母移民到美国的。

我也是少有的大陆人从小随父母出来的。以前是在美国东部居住念到高三,后来转学到加州北部完成后面两年课。在东部的中国同学都是家里是研究员之类的大陆学者,这样的学术背景。比较是国内的尖子。到了加州发现早年来美国的台湾人比较多一些。

当年我和大陆同学有一些友谊,不过都觉得心眼多了些,走不到一起。有个女生百般的刁难我,他漂亮最早交了男朋友。但是因为我的外貌漂亮和她不相上下,她反而老爱欺负我。我没有跟她一般见识,因为她父母离婚了,我可怜她,懒的跟她计较。以前我对她的表现非常不理解,后来长大以后知道她的心思了。我还是比她单纯多了。台湾女孩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的。

我和台湾同学又觉得除了上课也话不多。相对还好,大多数比较礼貌。主要还是来的晚了,觉得没有什么深入交际。除了上课之外。友谊都是在课堂上形成的。

我当年好像因为是大陆人,也不太入他们港台人的圈子。也许因为我在美国东部没有什么中国人,有关系可能某些情愫和认同的意识是那个时候形成的。我没有去追求美国本地文化,但是自然而然就是给了我这种熏陶。所以我也不是太入典型的台湾的圈子。我也不入大陆同学的圈子。另外可能和籍贯也有点关系,那边很少有北方人,很少有内陆的那种地方出来的。都是南方人多一些。他们连姓氏都是台湾的拼音。我很少有什么和自己籍贯类似的人。大多数都是东南沿海地区的那些地方。

其实到了大学我也参与教会,但是也是格格不入的感觉。就是不觉得FIT IN。像前面说的,意识形态差别还是很大的。可能大陆人确实比较有思想。我从小到大看的书籍也满多的。有关历史文化的书也看了很多。周围有深度的人真的不多。就是觉得自己没有得到什么深度交流。但是一起休闲或者说说生活里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交两个非常要好的台湾朋友,有一个在美术上很支持我。后者最近才联络到了我。她说她一直记得我用圆珠壁画的画很AMAZING。其实她也是个才女了,在UCB学的COMPUTER SCIENCE,水彩画画的不错,还得奖品。她应该是个ABC,从小在这边的。

还有一个ABC,是全校唯一进入哈佛大学的一个女生。看样子应该是台湾外省人。但是她是完全非常的美国化了。气质是美国人的感觉。一个韩国女同学说她是MANDARIN,意思就是说国语的。不是说广东方言。从气质看,她应该是家里出身还不错的。能送她去度哈佛。当年全校大多是去公立大学,少数的人去读私立名校,而且去的基本都是白人。亚洲学习好的都上TOP UC.她当年也是有不少优秀的男生喜欢的,人漂亮,有气质,又是个高才生。因为她外貌不像北方人,又不说中文,我不确定她是中国人。
她对我不错,毕业的时候给我写留言说,希望我找到幸福,因为你DESERVE IT。

她在哈佛学习历史,后来读了眼科,成为顶级的一个眼科医生。后来嫁了一个第二代的印度医生。没有想到她也是和外国人结婚,有三个孩子,住在德州。最近才发现她的信息。想起以前我们小时候,她给我一个GOOD WISH,我也觉得自己应该是有过幸福的。

早期的ABC一般是台湾人比较多。和我差不多大的大陆人基本都不是生在美国。我跟台湾的小留也关系不错了,可以一起说中文。他们都自己在国外,比较独立一些。经济状况也都不错,要什么有什么。

当年有些闺密也是一起说说男生什么的这些话题,嘻嘻。也算是有个可以吐露心事的伴,说一说自己的心事和谈朋友的事情。台湾和韩国的比,比较温柔,是一个好的听众。也会劝劝人什么的。。。我记得有几个非常漂亮的美女,反而还对我比较客气和礼貌,越漂亮人越NICE,有的也挺大方的。

大家都一起渡过青春。想想虽然比较淡,但是也是美好的记忆。

我现在这些年离开加州,其实有时候觉得回去肯定也可以见见她们了。能联络上的也算缘分。我的青少年还是在加州度过的。其实住在那边也有一些青春的不想忘却的成长中的记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Windy200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我的大陆朋友也不少。分人,主要还是随缘分。

可能以前高中那时候有的人不成熟,素质很差。
但是对十几岁的我很有影响,因为转学到一个新环境,摸不清底细,对别人太心态。但是有时候人挺坏的,我也不是想吃亏的主儿。现在回想起来以前不应该承受某些负面不良的对待,类似于BULLY。很多事情躲不开。

但是好的还是有的。可能就是因为社会比较复杂,参差不齐,所以不容易都合的来,朋友得挑。
我小时候特单纯,容易轻信别人,对别人太好。结果是非常枉然的一个关系。

好像比较正面对我的有那么几个。大陆人可能是在竞争那种影响里,没有别的地方那么更慷慨对我。

有成熟的,有不成熟的。要学会看人。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大陆人心眼多,但谈对了还是开心的,毕竟文化相通。我最开心的几年就是我旁边有个大陆女的,我每天都可以自由地用中文谈天说地:)
Windy200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谢谢。是阿。这些朋友确实陪伴我度过了难忘美好的岁月,给与少年时代的精神支持。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美好记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