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苏扬

在北美漂泊,有时心理很累,梦里不知身是客,总把他乡当故乡.。想找个地方说说话,在烦闷的工作之余,诗情画意,陶冶情操。也许人到中年,有了经历和阅历.万事看的很淡了,也许自己活的很精彩,也许自己活的很平庸,但大体上我都无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了,活的自由些没有野心做
正文

从《知青论坛》主编洪亚非教授的离去谈起…

(2018-06-30 21:33:56) 下一个

     我能够在上海的《知青论坛》(别名)里幸运的同广大的农友兄弟姐妹们一起在怀旧中寻找昔日岁月的痕迹;于感叹里表露缠绵微妙的情感,首先得感谢上海华东师大洪亚非洪教授的引导。
     当年自己曾经和洪亚非教授同吃同住同劳动的在崇明的跃进农场十一连生活过,不过那时他是连队科研排的排长,我只是他手下默默无闻的普通一兵。记忆中的洪老师酷爱学习,博览群书。一天繁重的体力劳动以后,大家疲惫的七倒八歪的躺在床上呼呼酣睡了,他还在昏暗的灯光下孜孜不倦的看书读报,于知识的海洋里畅游。
     1979年春节前夕我顶替返回上海了,紧接着他也凭自己的能力在这年的金秋季节考入了上海复旦大学分校哲学系。洪亚非教授特意前来寒舍叙旧,为庆祝他科举成功,金榜题名,家父特意去杨树浦路上的“春江点心店”买回两盒小笼包以表敬意。
      1990年8月,我毅然决然的远渡重洋,到北半球的加拿大蒙特利尔折腾了,由于生存的颠簸流离,自顾不暇,也就和他失去了联系。
      2012年2月,洪亚非老师贵脚踏贱地,大驾光临我的网易博客,并且挥洒浓墨,留下了温馨的“御笔”,犹如皇恩浩荡,恩泽四海,我喜出望外,激动不已,大有春回大地,万象更新之感觉。
      此次网络巧逢,彼此都万分感慨,他洪亚非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从当年的农场排长拼搏成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的教授,我朱东东却是午后见阳光——每况愈下,竟然从上海的会计师沦落成为蒙特利尔的厨师。哈哈呵呵嘻嘻!!
     为了把这一刻美好的时光永远铭记在心,我欣然命笔,赋诗一首:
     网易奇遇老排长,荧屏南北多悲怆。
     三十二年弹指过,不堪回首鬓有霜。 
     垦荒种地阅寒星,筑堤围海战恶浪。
     苦辣酸辛俱往矣,共洒残血染夕阳。
     
     再后来在和洪亚非教授的交往聊侃中,我欣喜的闻之《知青论坛》诞生了,更兴奋的知道他被网站领导欣赏已经走马上任成为论坛的主编,在羡慕和敬佩的同时,我激昂亢奋,暗暗下决心,就象葵花向太阳、群星围绕月亮那样,我将再一次跟着洪亚非教授风里浪里往前闯,继续在他手下当一名勇往直前的战士。
      没料到的是我扎根留下来,他却远走高飞了,看着陋室空堂,衰草枯杨,蛛丝儿结满雕梁的《知青论坛》,我非常迷茫,不知所措。 
      洪亚非教授没有儿女情长,没有泪沾衣裳,“挥一挥衣袖,不带走这里一片云彩”般地洒脱离开了,而且还语重心长的丢下了这样一段话:“无语,我生下孩子,完全是义务的没有领取任何报酬,所以,我扔掉它也无须任何人批准。”于是有人感慨的回答说:“孩子是你生下的,随便扔掉有违法律。比喻不恰当!”
      对于自己曾经的老排长,现在华东师大哲学系教授的洪亚非教授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或者将来我都会一如既往的敬仰和崇拜,所以对洪教授充满辩证法的哲学语言,我理解要理解,不理解也要理解,只是此时此刻,我忽然想起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一句名言:“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忽然又想起了李敖大哥也曾说过,一个人不能没有精神———没有精神那是行尸走肉。

      呵呵!打住了,打住了,还是谈谈自己的近况吧。
      今年六月初的某一天深夜。好久没有见面的蒙特利尔的厨房老华侨谭超麟又在电话里骂骂咧咧的教训起我来了,原因是他老哥几次邀我一起钓鱼听歌郊游我都婉言谢绝了,他骂道《知青论坛》和我远开八只脚,浑身不搭界了,倘若有多余空闲再去找一份兼职工作既能多挣银子又能打发无聊,不要在那里浪费时间发什么感慨写什么狗屎文章了。我没有辩解,只是“嘿嘿”笑了几声。
      我知道作文比做菜更难,炒餐一天,至少有八百余人民币进帐,在《知青论坛》撰文写稿,非但分文未得,脑细胞也死了若干,有时自己为了某一篇文章的某一段文字推敲的昼夜难眠,神经兮兮搞得周围的邻居和同事以为在练李大师的什么“功”走火入魔了……
      但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虽然谈不上潇洒自如,但也是思路到哪里键盘也就敲到哪里,字里行间皆为自己内心的感受,从来不掩饰自己,自然也就脸皮厚厚的不会怕他人笑话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